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7章 保家卫国,就在此时!

    梁铮当即大喝一声:“镇定!都慌什么慌?想要保护你们的家人,就拿起兵器,跟我一起杀回去!”

    “对,杀回去!”

    “都尉,我们都听你的!”

    “很好,那就立即行动起来,只要你们听从我的命令和指挥,我就保证你们的家人都能平安无事!”

    梁铮身披铠甲,高举战矛,洪亮的嗓音,很快就安抚住了军心,同时也让所有人都开始信服他的决定。

    想要成为名将,统帅千军万马,让麾下士卒如臂指使,就必须明白他们的愿望和诉求。

    曾经自己创业过的梁铮,更是深知唯有洞悉人心,才能驾驭人心,将局势向着对自己有利的方向引导。

    随即梁铮一声令下,全军顿时上下一心,人人同仇敌忾,气势汹汹地踏上了折返回城的旅途。

    而此时的渔阳郡,也正面临着一场巨大的危机。

    死了儿子的张举,连夜举兵造反,率领近万人马攻打渔阳郡城,而张举本人更是亲自率领两千亲兵,以及大半主力部队,猛攻东门。

    因为早早就在城中安排好了内应,所以仓促之下,本就兵力不足的守军,一个应对不及,最后只能眼睁睁看着叛军打开了城门。

    “城破了!”

    “叛军入城了!”

    不断响起的惨叫声中,东门火光冲天。

    面容狰狞的张举,刀刃染血,在黑暗中如同一头发狂的野兽:“梁铮小儿杀我独子,我要你们给我的峰儿陪葬!”

    “杀!给老子杀他个昏天暗地,鸡犬不留!”

    张举足足武装了九千余人,这些都是横行北疆的江洋大盗,又或者干脆就是当初造汉朝反的黄巾贼众,一个个早就习惯了刀头舔血的生活,凶恶嗜杀。

    如今听到张举下令屠城,更是让他们这群无法无天的暴徒兴奋得嗷嗷直叫,隐忍许久之后,终于又可以为所欲为了!

    人一旦失去法律和道德的束缚,就会变成残忍暴虐的野兽,而近万头毫无约束的野兽杀入城中,会掀起何等的灾难,简直让人不忍想象。

    得知张举造反,城中的百姓慌乱作一团,他们可没有什么自保之力,面对叛军的屠刀,就算奋起反抗,也只会迎来更残酷的虐杀。

    就在所有人都绝望无比之际,渔阳城外,清冷的月色下,一支黑色的骑兵忽然从夜幕中杀出,马蹄踏出一片惊雷之声,手中的长矛映照着天上的月光,发出让人胆寒的冷冽光芒。

    “黑骑军,随我冲锋!”

    梁铮一马当先,冲锋在前,从叛军的身后发起突袭,时机选得恰到好处。

    叛军此刻刚刚攻破东门,主力几乎大半汇聚于此,而且一半人马已经进城,另外一半卡在外面,只想着快点进城烧杀抢掠。

    突然遭受奇袭,顿时陷入到了进退维谷的两难局面。

    毫无准备的叛军立马士气崩溃,他们毕竟只是一群被张举用刀剑武装起来的暴徒罢了,打顺风仗的时候还能嗷嗷叫,一旦落入下风,立刻就是兵败如山倒。

    “保家卫国,尽在此时,随我冲杀!”

    “追随都尉,杀光这群叛军!”

    “杀杀杀!杀光他们!”

    与之相比,梁铮所统帅的黑甲铁骑,既有明确的作战目标,又因为家人亲属皆在城中,所以人人都有拼死作战的决心,个个奋勇争先。

    铁蹄踏踏,势不可挡。

    黑骑军的玩命冲锋,很快就打得城外的叛军丢盔弃甲,狼奔犬突,使得他们根本不敢与黑骑军交战。

    夜幕下,整个战场混乱无比,到处都是厮杀和惨叫,梁铮的脑子却十分清醒,早就开战之前,他就安排好了相应的战术。

    七百骑兵被梁铮分成四股,其中三股各两百人,对叛军形成三面合围的夹击之势,轮流穿插切割,制造混乱。

    剩下的一支则作为预备队,以防止有突发情况发生。

    叛军人数虽众,却像是尖刀下的奶酪一样,很快就被黑骑军化作的三把利刃切得七零八落,在城外的主力部队更是遭受了迎头痛击,死伤无数。

    张举召集的这群叛军士卒明显没有受过严格的训练,战斗意志更是渣渣,突然遭袭之后立马像受惊的兔子一样,拼命往附近唯一的“洞口”里钻,仿佛只要进城,他们就能安全,就能活下来。

    却不知梁铮要的就是瓮中捉鳖,只见他冲杀一阵之后,便从容指挥部队继续合围,驱赶叛军入城。

    至于逃出城外的散兵游勇,也懒得追杀,而是趁着混乱,猛攻叛军主力。

    而在城内,原本以为胜利在即的张举,却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给打懵了,怒吼着询问左右:“渔阳郡还哪有官军?他们不是都被调走了吗!”

    眼前的景象,差点没把张举活生生气死。

    只见蜂拥入城的叛军士卒,在慌乱中,为了活命甚至拔刀看向前面堵路的队友,然后几千人马就这么自相残杀起来。

    他们自知对付不了刀枪不入的铁甲重骑,所以挥刀砍向了朝夕相处的友军,只为自己能够杀出一条活路来。

    顿时一群人自己杀自己就打得热火朝天,加剧了混乱的局势。

    梁铮很有耐心,只是不停驱赶叛军的溃兵,并不急于发起总攻。他就像是一个经验老道的猎人,将杀手锏藏好,然后通过种种手段,先消磨猎物的体力和精神,直至猎物被折磨到奄奄一息,只剩一口气的时候,再发动致命的一击。

    手底下好不容易训练出来这七百铁甲重骑,死一个梁铮都得心疼半天,他自然不可能拿去和叛军硬刚正面,不然打不了几场仗,他恐怕就要成为光杆司令了。

    交战了约半个时辰,喊杀声渐渐停歇,城外的叛军没死的,也差不多逃光了,而攻入城中的叛军士卒日子也不好过,黑暗中视线本就模糊不清,受到刺激之后更是发生了惨烈的营啸。

    处在精神高压状态下的叛军士卒,就像是装满燃油的罐子,而梁铮的率军奇袭,则是等同于往罐子里丢了一根火柴。

    轰的一下,叛军自己就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