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20章 你这么怂怎么可能造反

    为了骗吃骗喝,葛湛又干起了老本行,顺便骗点钱继续研究手里搜集到的各种上古丹方。

    没想到张举这货居然想不开要造反,还拉着他当狗头军师,让他在得知真相之后一度蛋疼无比。

    如今倒好,近万兵马连个守备空虚的渔阳郡都拿不下来,这点本事也敢学人家造反,真是不知死活!

    张举自己作死也就罢了,偏偏还连累到了自己。

    葛湛面容苦涩,觉得做人真特么难。

    听到有脚步声靠近,葛湛当即收敛苦恼的表情,再次变回了仙风道骨的雷公。

    房门被推开,梁铮踏步而入,犀利的目光瞬间就落在了葛湛身上,让他双肩一沉,感受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压力。

    “听说你自称雷公,能召唤天雷?”

    梁铮似笑非笑地看着眼前的这名道士,五彩羽服,镶金星冠,举止飘逸潇洒,神态安然自若,单论这卖相,还真的挺能唬人的。

    “正是本座。”

    雷公摸着胡须,正襟危坐,在梁铮面前端起了架子。

    他以前靠着这么一个套路,不知道忽悠过多少达官贵人,地方土豪,就从来没有失手过。

    “你的天雷呢,对我用用看,长这么大都没被雷劈过,我想试试。”

    梁铮大马金刀地往葛湛面前这么一坐,说出的话却是让人头秃。

    这年头就算不信鬼神者,大多也是敬鬼神而远之,像梁铮这么百无禁忌的,葛湛还真是头一回碰上。

    他顿时就知道,自己这次怕是遇到对手了。

    眼前的年轻人,不好糊弄啊!

    轻咳一声缓和了尴尬的气氛,葛湛暗暗平复心情,随即才开口说道:“都尉大人有所不知,雷法之威,乃借天地之力而得,若是滥用,必遭天谴。”

    听到这番说辞,梁铮忍不住笑出了声:“那我要是非得见识见识呢?”

    “啊……这……”

    这尼玛不按套路出牌啊!

    葛湛心中气得骂娘,这么想被雷劈你自己大雨天出门啊,找一个最高的地方站着,保证让你火花带闪电!

    可小命都在梁铮手里握着,葛湛只能沉住气,告诫自己不要慌,一定要冷静。

    “都尉大人,若真想见识本公之雷法,却也不是不行,正所谓心诚则灵,请备好祭坛及三牲,再焚香沐浴,虔心祷告三日,本公就可请得天帝法旨,为大人一展雷霆之威。”

    葛湛又开始了他惯用的大忽悠术,他以前这么干过很多次,每次都能成功。

    只可惜,梁铮早就看破了他的伎俩,拿起水壶给自己倒了杯水润润嗓子,然后才似笑非笑地揶揄道:“这么麻烦的吗?我还以为,你会向我讨要硫磺、雄黄、硝石和蜂蜜等物作为祭品呢,没想到你要的却是三牲。”

    “多久没吃过肉了,想打打牙祭啊?”

    梁铮这一番话,说得葛湛额头见汗,再也无法继续镇定从容下去,只见他目露惊恐:“你……你怎么会知道的?”

    火药的配方,葛湛从未告诉过任何人,这还是他从几张上古丹方中自己摸索出来的,之后又陆续改良了配比,一向被他当成是自己的最大底牌,甚至打算带进棺材里也绝不往外传的秘密。

    可现在却被人一语道破配方中最主要的几种成分,葛湛顿时就慌了。

    梁铮揭破了真相,也懒得再看葛湛在这里装神弄鬼,当即给了他两个选择:“眼下摆在你面前的只有两条路,生路和死路,你自己选吧。”

    死路,自然是被梁铮缉拿归案。

    张举造反自然是主犯,可葛湛充当狗头军师,又阻挡官军追击叛军,罪不容恕,必死无疑。

    葛湛当然不想死,所以他低下了头:“敢问都尉大人,何为活路?”

    “为我办事,就是活路,怎么样,你想好了吗?”

    “唉,既如此,葛湛拜见主上。”

    葛湛倒也光棍,二话不说就向梁铮大礼参拜。

    他很聪明,知道自己唯一活命的机会,就是认梁铮为主。

    毕竟造反这么大一个黑锅扣在脑门上,除了卖身之外,他实在是想不到有其他的办法能让梁铮不惜一切代价也要保住他的性命了。

    梁铮对葛湛的表现很满意,将他从地上扶起:“不错,你做出了正确的选择。”

    葛湛站起来之后,也很会做人,当即自动自觉地表示:“主上可需要钱财?说到积蓄,这些年我也攒了不少。”

    虽然很心痛,但钱财哪有小命重要?

    可让葛湛意外的是,梁铮居然没有趁机索要钱财,反而拍了拍他的肩膀:“放心,以后我不仅不会找你要钱,反而会给钱给你花。而我唯一的要求,就是要你用心为我办事。”

    “不知主上想要我做什么?”

    葛湛小心翼翼地抬头询问,生怕梁铮给他出个大难题。

    “很简单,我需要你帮我研制火药。”

    随后梁铮便将他所知道的火药配方,告诉了葛湛。

    一听梁铮让自己做的居然是这种事,葛湛松了一口气,心想早知道这样,他干嘛去投奔张举那个傻叉啊,应该直接来抱住眼前这个年轻人的大腿才是。

    而自葛湛的口中,梁铮也得知了他的一些事情。

    虽然葛湛一直对自己的家世背景闭口不谈,可是从他的言行举止就能看得出来,他必是出身士族无疑,从小肯定接受过非常优秀的教育和培养,不仅能识文断字,待人接物更是仪态优雅,风采不俗,否则也不可能忽悠到那么多人。

    而葛湛随后也说出了不少关于张举的情报:“主上,张举还是泰山郡守时,出手阔绰,大方好客,我便因此而与此逆贼结交,但断然没有造反之心啊。”

    “我信你,贪财的人往往都怕死,你怂成这样,怎么可能胆子造反呢?”

    葛湛:……

    我特么谢谢你的理解啊!

    造反的案子就此揭过,梁铮示意葛湛安心,没人会追究他的罪责。

    之后梁铮又聊起了火药的事情,对于葛湛手里的配方是从哪里获得的,更是好奇不已。

    随着葛湛的讲述,梁铮便也得知了不少有用的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