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22章 英雄起于草莽

    为了苦思平叛之法,箕稠这些天头发都不知道薅掉多少,可还是一筹莫展。

    梁铮当即建议:“眼下张纯必定已经依附于乌桓大人丘力居,与其说是联盟,在我看来,这根本就是投奔。而据我所知,参与叛乱的乌桓头领绝不止丘力居,恐怕还要峭王和贪至王等人。”

    “所以呢,你有什么想法没有?”

    “我还是那句话,此战关键,在于让敌人的主力知难而退。乌桓人大举入侵幽、冀二州,必定精锐尽出,后方空虚。只要我趁虚而入,就能逼迫敌人退兵。”

    “可是,你麾下只有七百骑兵,能办得到吗?”

    虽然两人之前已经讨论过这件事情,可亲眼见识到了叛军的厉害,箕稠此刻心中却是再次变得迟疑不决起来。

    毕竟梁铮的战术太冒险,太疯狂了。

    可梁铮却对自己的战略战术极有把握:“大人,昔年冠军侯年仅十八,就敢率轻勇骑八百,深入大漠,远击千里,杀得匈奴闻风丧胆。某虽不才,却也愿意效仿前辈先人之事迹,扬我大汉军威于域外!”

    梁铮以霍去病自比,在箕稠看来简直狂到没边了。

    但若能成功,却也确实可解幽州之危,当即也只能无奈点头:“好吧,只希望你当真能有霍骠骑的能耐才好。”

    再次稳住箕稠之后,梁铮便率军离开蓟城,当即向着西南方向进兵。

    在出征塞外之前,他得先解了北新城之围,最不济也要试着救出城中百姓与残余守军。

    七百黑骑军,沿路击败了好几股叛军的小队人马,可等梁铮赶到北新城时,终究还是迟来一步。

    整座城市都被叛军付之一炬,城中六万百姓也被屠杀一空。

    相距十里之外,亦能看见城池上空的滚滚浓烟,还有食腐的鸟类在高叫盘旋。

    走进城中,呈现在梁铮和杨业他们眼前的,是一副森罗地狱般的惨烈景象,堆积如山的尸体,甚至在其中一条街上,被扒光了衣服的妇女尸体随处可见,她们身上伤痕累累,可见临死前遭受过何等残忍的折磨。

    其中既有新婚燕尔的年轻妇人,却也有梳着总角的七八岁小女孩,可她们都无一例外,遭受了叛军惨无人道的对待。

    痛苦,愤怒,几乎要化作泪水,从梁铮的双眼中夺眶而出。

    但是他没有哭,只因为心中燃烧起的复仇之火,已经蒸干了他的眼泪,大音希声,大悲无泪!

    此刻的他,握紧拳头,脑海中只有一个想法——复仇!

    此等血海深仇,不可不报!

    死的都是他的同胞,有嗷嗷待哺的婴儿,有正值花季的少女,有慈祥和蔼的老人,有农夫,有工匠,有走南闯北的游商小贩……

    这么多人,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身份,那就是同为汉人!

    可是现在他们却死了,死在叛军的屠刀之下!

    原本对于叛军,梁铮还抱有同情,觉得他们情有可原,可亲眼看到叛军犯下的罪孽之后,梁铮对他们就只剩下滔天的杀意。

    这些渣滓,已经不能被称之为人了,不杀不足以平民愤!

    他们不死,北新城的六万冤魂如何能够安息?

    他们不死,这世上哪里还有正义和公道可言?

    “大人,这些胡狗简直不是人,是畜生啊!”

    杨业悲愤不已,赤红的双眼仿佛烧着了一般,眼前惨烈的景象,让他回忆起了自己当年的悲苦遭遇。

    原本的五口之家,就因为胡人的劫掠,最后只剩下他和母亲相依为命。

    弟弟死了,妹妹死了,父亲也死了,而母亲也因此而一病不起,没两年便撒手人寰,最后只留下他孤零零的一个人,行尸走肉般苟活于世。

    这些年,复仇已经成为了他唯一活下去的动力。

    所以他才会跟着梁铮,守着边关的烽火台,对任何敢于向乌桓人出售铁器等违禁品的过路商旅重拳出击。

    当初赵熠不是没想过要收买他,可他孑然一身,要钱做什么?

    能买回家人的命吗!

    梁铮翻身下马,神情肃穆,动作轻柔地收敛着地上的尸体,这是他现在唯一能做的事情,给这些可怜的女孩们,最后一点身为人的体面。

    埋葬了她们之后,梁铮从还在燃烧的建筑中,俯身捡起了一片被大火熏得漆黑的铁块,十指如钳,用蛮力将它捏成了一副面具,又拿出惊蛰剑,在眼睛的部位处削出了两个窟窿,然后戴在了脸上。

    发烫的铁块,让他的皮肤微微感到了一丝丝的吃痛。

    可比起心中的愤怒,这点痛苦根本不算什么。

    在戴上面具的这一刻起,他从人,变成了野兽,嘴里说出的话,更是如同恶魔的低语,冷酷无情,充满杀意:“你们想要战争,那我就给你们战争。”

    梁铮原本还打算用温和一点的方法来结束这场战争,但叛军的残忍,让他放弃了心中身为人的底线。

    他要让他的敌人,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残忍。

    一边掩埋着死难者的尸体,黑骑军的士卒也是人人义愤填膺,他们也有父母家人,也有妻儿子女。

    叛军的行为已经彻底激起了他们心中的怒火,同胞的惨死,让他们成为了一支哀兵。

    就在这时,斥候来报:“大人,十里之外,发现大股敌军踪迹!”

    “很好,全军上马,准备作战!”

    “是!”

    众人轰然应诺,仇恨的火焰,在他们内心深处熊熊燃烧,唯有敌人的鲜血,方可浇灭!

    “黑骑军,出击!”

    “有我无敌,杀!”

    轰隆的马蹄声,震撼大地,而在十里之外,正志得意满的张纯,并不知道自己即将大祸临头。

    张纯骑在马上,脸上笑容不减,攻破了北新城,他马上就能杀向涿郡,甚至拿下蓟城,到时候割据一方,岂不快哉?

    如今大汉帝国垂垂老矣,正是英雄豪杰奋起之时,张纯心中的野望,早已压抑不住:“张温老匹夫,等着瞧好了,当初你看不起我,以后我必让你跪在我的脚下,俯首称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