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28章 万军之中取敌将……

    乌桓的各大邑落小帅,之所以愿意听从丘力居的命令,就是信服于他的武勇和智慧,认为他能带领整个部族迈向强大。

    与之相比,虽然蹋顿的武勇还要胜出,智略也非常出众,可经验尚浅,冲动易怒,终究比不得丘力居的老辣。

    对于一众邑落头人的奉承和支持,丘力居非常满意,随后才继续开口:“眼前的汉将,便是斩杀了泰德,并且击败我族三千勇士之人,此人必是汉人中的豪杰人物,与之厮杀对我们没有好处,不如将其策反,制造汉人更大的内乱,反而对我们更为有利。”

    “此言在理,吾等都听大人您的!”

    各参战的邑落头人,纷纷附和着丘力居的决定。

    不是他们怂,而是按照乌桓习俗,他们这些头人都是靠着勇健能战或者判罚公平才得以上位。

    而在乌桓内部,两百人左右为一个邑落,选出小帅为头领,然后数百千落自为一部,选出一位大人作为领袖。

    由此可见,无论大人还是小帅,都是靠选举而出,而非世袭。

    一旦出来征战,死伤太多族人,而又没能捞到足够好处,他们这些邑落头人回去之后就没办法向族人交代。

    所以这会儿一听到能不用拼命就可以捞到足够多的好处,他们自然不会反对。

    而蹋顿虽说人长得五大三粗,可脑子却不傻,他当然不会为了证明自己的武勇,就带领自己的人马去和黑骑军拼命,所以丘力居表态之后,他就恭恭敬敬地退回自己的位置,不再继续出风头。

    压服一众邑落头人之后,丘力居这才淡然一笑,看向他的好侄子:“蹋顿,你跟我一起,去见见这位汉人豪杰吧。”

    “好,就陪叔父走这一遭。”

    两人各带十余名亲随出列,来到阵前发出邀请:“对面的汉人将领,可敢出来一叙?”

    “有何不敢?”

    梁铮单骑出阵吗,应邀而至。

    北风萧萧,战袍猎猎,梁铮身后的百余名黑甲骑士,更是不言不语,在无声的沉默中,散发出一股可怕的威势。

    如同一头凶恶的黑色猛兽,哪怕蛰伏,也足以让人惊惧。

    “敢问阁下姓名。”

    “梁铮。”

    梁铮握着缰绳,面对丘力居和蹋顿的凝视,姿态依旧是从容不迫:“你们呢,不自报家门吗?”

    “在下丘力居,身旁的这位,是我的侄子蹋顿。”

    丘力居倒是和颜悦色,而且熟知汉话与汉礼,并不似一般的乌桓头人那样粗鄙野蛮,不知礼仪和智慧为何物。

    虽然梁铮带着黑色的面具,但丘力居还是看出来了,眼前的汉人将领非常年轻,心中不由暗喜,同时难免生出了几分轻视。

    年轻人好啊!

    年轻人才更容易忽悠。

    “阁下年纪轻轻,就有如此能耐,何必为汉庭卖命呢?你们的汉人皇帝昏聩无能,致使家国动乱,像你这样的英雄豪杰,何不趁势而起,与吾等共谋大业?”

    丘力居的话,仿佛有着煽动人心的魔力,当初他就是这么挑起张纯的野心,一步步引导他起兵造反的。

    甚至连三千乌桓突骑也交给他来指挥,以助长张纯的气焰和决心。

    奈何这种话,却骗不了梁铮这样的老油条。

    当年还是打工人的时候,他见多了资本家们的画饼,你区区一个连初中都没上过的塞外蛮夷,也配和我谈梦想?

    “哈哈哈。”

    梁铮忍不住仰天大笑。

    如此无礼的举动,让城府甚深的丘力居都不由皱起了眉头,冷声诘问:“你笑什么?”

    “我笑你自己内部的事情都没管好,还有心思来管我们汉人的闲事,如此愚不可及,这难道不好笑吗?”

    梁铮语露讥讽,轻蔑的态度更是毫不掩饰。

    他确实有野心不假,但不代表他要去给乌桓人当狗。

    蹋顿拔刀在手,怒声大喝:“放肆!你真以为我们不敢杀你吗!”

    梁铮扫了他一眼,却是懒得回应,反而看向丘力居,再次嘲讽说道:“丘力居,听说你的这位侄子骁勇善战,又通谋略,你猜他是不是故意在你面前表现出冲动易怒的一面,想要麻痹你?”

    丘力居脸色阴沉,面露不满:“拙劣的挑拨,以为对我会有用吗?”

    “呵呵,我不介意失败的尝试,因为失败是成功他妈。”

    梁铮继续开口挑拨两人的关系,不过这次的目标,却是换成了一旁的蹋顿:“听说草原人都很短命,鲜有能活过四十岁的。你的叔父已经三十有六了吧?而你也三十岁出头了。你就这么自信,可以熬死他然后上位吗?”

    “胡言乱语,你该死!”

    蹋顿佯装愤怒,目光却不禁飘向了丘力居,显然心中难免产生了动摇。

    梁铮的挑拨并不高明,可问题是他说出的每一句话,都像尖刺一样,非常的扎心扎肺。

    丘力居心知绝不可再让梁铮这么说下去了,当即愤怒表态:“够了,我带着诚意而来,不代表我怕了你。”

    “我也带着诚意而来,否则,你以为你现在还能活着跟我说话吗?”

    说完梁铮忽然拔剑,连斩数人,单枪匹马冲到了丘力居的面前,将寒光闪闪的惊蛰剑,架在了丘力居的脖子上:“我原本的打算,是杀了你然后突围而去,但现在我改变主意了。比起有勇有谋的蹋顿,留着你这个废物牵制他,或许对我更加有利。”

    “你!”

    受到这等奇耻大辱,丘力居气得须发皆张,同时也气恼自己居然这般大意,看见对方一个人过来,便放松了警惕和戒备,万万没想到对方居然真敢动手!

    “再会了,希望下回再见,你还活着。”

    梁铮蔑声冷笑,随即剑光一闪,削掉了丘力居的左耳,同时还不忘出言嘲讽。

    临走前,梁铮还特意回头看了蹋顿一眼,这才嚣张无比地扬长而去,上百名乌桓勇士上前阻拦围杀,都被他单骑破阵,连斩数十名乌桓勇士,硬是在人潮中冲开了一个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