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29章 皇叔不但会哭,还会装死

    “保护大人!”

    “大人你没事吧?”

    看着坠马在地的丘力居满脸是血,周围的亲随无不心慌意乱,生怕身为头领的他出点什么意外,自己这些亲卫怕是都要被拉去陪葬。

    所幸确认过伤势之后,大家都送了一口气,梁铮刚刚那一剑只是切下了丘力居的一只耳朵,并没有造成其他的致命伤害,稍微包扎一下伤口,便无大碍。

    可伤害不大,侮辱性极强!

    丘力居生平第一次被人如此戏耍于鼓掌之间,让他如何能够咽下这口气?

    “给我找到他,我要将他五马分尸!”

    其余乌桓头领听了这道命令,却是面面相觑,全都没有动弹。

    眼下这黑灯瞎火的,路都看不清,他们又不熟悉地形,上哪去找人?

    …………

    …………

    范水北岸,范阳城下。

    梁铮带着人突然出现在城门外,引发了守军骚动,他们还以为是乌桓的骑兵杀过来了。

    直到看清是友军,并且再三确认过梁铮的都尉印信之后,这才松了口气,放他进城。

    梁铮刚下马,就见一道魁梧的黑影向他扑来,将他一把抱住:“大人,你可算是回来了啊!我差点就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杨业嚎啕大哭,眼泪鼻涕一个劲儿地往梁铮身上蹭。

    “滚啊,你弄脏我的铠甲了!”

    梁铮一脸嫌弃的按着杨业的大饼脸,将他一脚踹开:“男子汉大丈夫,你哭唧唧的干什么?对了,其他人的情况怎么样,都安全回来了吗?”

    听到询问起正事,杨业这才扬起袖子抹了把脸,挠着头回答道:“都尉大人放心,耗子先我们一步进城,都把弟兄们安顿好了。”

    “嗯。”

    梁铮伸了伸懒腰,活动了一下筋骨,今天的连番大战,就算是强悍如他,也有些困倦了。

    倒是杨业这家伙,仿佛浑身都有使不完的劲儿,依旧龙精虎猛地在梁铮身边喋喋不休:“都尉大人,我跟你说啊,这范阳城可让我好一通找啊。地图上明明写着范阳,结果城门外挂着的却是顺阴,要不是找了几个当地的老乡问路,我们就得露宿荒野了。”

    梁铮追问之下,才得知事情始末。

    原来箕稠给他的幽州地图,特么是西汉时期的老古董,而范阳城在王莽新朝时期,地名被改成顺阴了,到了东汉也没改回来。

    拿着这样的地图行军打仗,梁铮感觉相当蛋疼:“看来得想办法自己绘制一份军用地图了,否则说不定哪天沿着官道都能把自己给走丢了。”

    休息了几天,补充了饮水和粮食之后,梁铮拒绝了当地县令的挽留,继续率军出战。

    全城百姓听闻消息,自发地赶来北门送行,只见他们依依不舍,不少人更是心中默默地为黑骑军祈祷起来。

    只希望这支击败过叛军的子弟兵,能够早日平安归来。

    杨业还是第一次享受这种待遇,骑在马背上乐开了花:“都尉,你看,那边有两个小姑娘对我笑了,你说她们是不是对我有意思?”

    “我想,她们大概是觉得你丑才笑的。”

    “不能够啊,以我的相貌,最多也就比司马相如差那么一丢丢,她们肯定是对我有意思!我啊,现在可是连以后生了孩子叫什么都想好了。”

    “哦,是吗?你斗大的字不识一箩筐,还会取名?”

    “那都尉大人你帮我想一个?”

    “滚。”

    黑骑军出城之后,便一路向北,一人双马,迅捷如飞。

    而在范阳北面的涿郡,此刻却已是一片战火燎原的惨烈景象,原来张纯粮草被烧,一怒之下,便伙同张举,派遣精锐奇袭涿郡。

    只要将此城一举拿下,他们就可获得大量粮草,还可以强征壮丁入伍,进而威胁蓟城。

    涿郡城外,一支从青州而来的客军援兵刚被击溃,士卒死的死逃的逃。

    “快逃命啊!”

    “叛军杀来了!”

    涿郡城外的当地百姓,人人惶恐不安,叛军在北新城做下的事情早就传开,他们生怕涿郡也要被叛军屠城,当即带着家人和行囊,想要躲入郡城中避难。

    只有那里还驻扎着官军,暂时还能维持住正常的社会秩序。

    人群中,两位穿着汉军装束的昂藏大汉显得特别引人瞩目,他们一个脸红,一个脸黑,说话中气十足,嗓门都比别人大,一看就是有武艺在身,极不好惹。

    两人逆着人潮,向南行进。

    “二哥,你说大哥该不会出事了吧?”

    “闭上你的乌鸦嘴,每次三弟你这么说,都准没什么好事!”

    “那能赖我吗?”

    关羽和张飞走在路上,两人都是急得不行,他们兄弟三人在青州平原打拼,结果张纯造反,朝廷诏令青州出兵驰援。

    好死不死的,刘备就被好友刘子平给举荐了,然后领着一群刚刚放下出头的民壮,换上官军的装备,就一路火急火燎地赶回了家乡。

    可这次出门,刘备显然没有好好看黄历,他带着几百郡国兵刚回到老家涿郡,还没威风几天,就在家门口被叛军主力打了个满地找牙。

    张纯麾下主力部队的可是边军出身,其中有不少还是参加过平定羌乱的老兵,和刘备手下那些从青州带回来的乡勇,两者根本不是一个级别的。

    乱战之中,关羽和张飞虽然勇猛,却也被人群冲散。

    等他们安全脱身之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返回战场,想要找到刘备。

    “都说生要见人,死要见尸,大哥你可千万别出事才好啊。”

    张飞一路上都在不停念叨,结果还真就让他们在战场的边缘发现了躺在地上的刘备。

    见大哥躺在那一动不动,张飞当场就哭出了声:“大哥,你别死啊!大哥!”

    “我都让你闭上乌鸦嘴的啦,这下可好,果真出事了!”

    “咳咳~,二弟,三弟,你们的大哥我还没死呢。”

    刘备捂住伤口,有气无力地艰难开口道:“你们两个别在那哭丧了,赶紧过来陪我一起躺下。”

    “啊?这大白天的,躺下做啥?”

    “快点,别磨蹭,叛军刚离开不久,待会儿说不定就要回来了。”

    张飞这才反应过来:“啊?大哥你这是要我们陪着你一起装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