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30章 跨过长城,主动出击!

    “不然咧?你想真死啊!”

    看着自家的傻子弟弟,刘备倍感心累,这夯货明明画女人和写书法那么好,怎么就是脑子不开窍呢?

    “大哥,咱不是要匡扶大汉的吗?哪有躺在地上匡的啊?而且遇到贼军就装死,这多没牌面?你好歹也是汉室宗亲,咱们都不起这个人啊,不信你看二哥的脸,都红成啥样了?要不我们干脆一起杀出去得了,有我和二哥在,肯定不会让大哥你有事的。”

    “二弟你少在那胡说八道,我这脸天生就红!”

    “都给我闭嘴,赶紧躺下听到没有!”

    刘备被两个结拜义弟气得够呛,伤口都裂开了,火辣辣的疼。

    就在三人为了要不要装死而起争执的时候,南面忽然扬起大片烟尘,脚下大地也随之震动起来。

    “不好,敌军来了!”

    “吾命休矣!”

    关羽和张飞一左一右,守着因受伤而行动不便的刘备,而刘备则是心中无比绝望,他还有匡扶大汉的梦想没有实现,怎肯就这么窝囊地死去。

    可让三人惊异的是,叛军明明看到了他们,却视而不见,反而面带惊惧,跑得飞快,仿佛屁股被人点着了似的。

    不多时,脚程最慢的叛军很快就被一支黑甲骑兵从后面追上。

    上午才爸爸打儿子似的打爆了自己等人的叛军,现在却被眼前的黑甲骑兵打得跪在地上叫爸爸。

    刘备突然感到一阵心酸,脑海中更是无数问号。

    爸爸的爸爸叫什么?自己的这难道是要当孙子了?

    只见砍杀一阵过后,数千叛军便在黑骑军的铁蹄之下一哄而散。

    梁铮骑着马走向了三兄弟这边,此时的关羽还不是美髯公,胡子并不长,而张飞也因为跟着刘备四处浪荡,胖乎乎的肥脸瘦了不少,加上两人形象与游戏中相差甚远,所以天天肝《三国战纪》的梁铮,愣是没把他们给认出来。

    “你们是青州来的援兵?”

    梁铮摘下面具,抹了抹额头上的汗水,随口说道:“拜托几位,帮我去蓟县送个口信,告诉箕稠,告诉他,三千乌桓突骑已经被我灭了一大半,叛军的粮草也让我给烧了,他要是这都守不住蓟城,就赶紧回家种田去吧。”

    这话让原本还想感谢梁铮救命之恩的关羽和张飞听得目瞪口呆,箕稠是谁啊?

    那可是大汉护乌桓校尉!

    他们现如今的顶头上司!

    眼前的年轻人究竟是什么身份,居然敢跟校尉大人这么说话?

    看到两人还傻乎乎的站着,梁铮颇感无语,耐着性子又特意问了一声:“刚才的话,你们都听明白了吧?”

    关羽和张飞愣愣地点了点头。

    “还好,省得我又要再复述一遍。”

    梁铮带上铁面,然后这才注意到面色苍白,躺在地上已经痛晕过去的刘备,顿时提醒关羽和张飞:“二位壮士,躺地上的那哥们儿貌似快挂了,我觉得你们还是赶紧抢救一下的好。”

    “握草,大哥你别死啊!”

    “快,快把大哥扶起来,带回城中找大夫医治!”

    兄弟二人这才想起自家哥哥还躺着呢,当即手忙脚乱,扛着刘备就往涿郡的方向跑去。

    …………

    …………

    上谷郡外,万里城关。

    梁铮率军出塞,幽州因叛军肆虐而遍地烽烟,可他却明白,想要和平,击败叛军是没用的,能不能打断那只想要染指中原的幕后黑手,才是关键。

    草原上,烈烈风吹,两鬓飞扬。

    梁铮目光略过远方天际,思绪翻涌。

    经过休整和补充兵员,黑骑军已经增加到了八百人,除此之外,随军出征的还有一百二十六位慕名而来的边郡游侠,他们看到百姓疾苦,又听闻梁铮面对叛军时屡战屡胜,便相约前来投效。

    这些游侠,都是习有武艺在身的汉家儿郎,他们自备武器和战马,怀着满腔热血,心中无惧生死,有的只是家国天下,想要凭着掌中之剑,闯出一份足以夸耀的功业。

    除此之外,再加上樊旷组织起来的随军商队,整个出征队伍的人数,已经突破了两千这个数字。

    不过看似人多,真正能打的其实还是梁铮手里的八百黑骑军。

    离开关墙,杨业心情难免有些忐忑:“都尉大人,我们必须冒险出击吗?为何不能驻守城池进行防御?”

    身后就是长城,汉人已经习惯了守在城墙之后,抵御来自大草原的蛮族入侵。

    坚固厚实的城墙,最是能让人心安。

    高耸的壁垒,连绵数十里,一望无尽,仿佛天堑一般,横亘在大地之上,庇护着无数的汉人百姓,让他们得以享受到文明和秩序所带来的安稳生活。

    而一旦离开长城,踏入到茫茫的草原之中,就意味着要进入到一个弱肉强食,危机四伏的世界。

    梁铮明白杨业的担心,所以耐心解释说道:“敌我两军的特性不同,战略目标和策略选择自然也要有所不同。乌桓人的目标是劫掠而非作战,所以他们可以打一枪换一个地方,能抢就抢,不能则走,绝不恋战。”

    “而以步军为主的我军,目标却是作战,因为只有消灭敌人,才能保护同胞,让百姓安居乐业。”

    梁铮手持马鞭,继续提点杨业说道:“乌桓人是游牧部落,他们以骑兵为主,因此机动性极强,来去如风。这意味着他们可以进攻的地方有很多,而我们却无处处法分兵把守。一旦防守薄弱的村落和城镇被攻破,到时候乌桓人就可以裹挟百姓攻城,消耗我们体力与士气,守是守不住的。”

    历史无数次证明了这一点,一旦汉人建立的政权陷入到了被动防守的挨打阶段,就会一直挨打,直到被来自草原的野蛮人活生生打死。

    所以想要赢,就要效仿霍去病的战术,远征千里,攻敌要害,争取掌握到战略上的主动权,通过不断打击对手的有生力量,去逼迫来去如风的胡人骑兵与汉军决战。

    若是留在幽州,梁铮就算能击败叛军十次八次,也毫无用处,只会陷入疲于奔命的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