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38章 张飞:俺也一样

    奈何樊正却没有这样的眼光和视野,对他来说,战争只不过是上阵杀敌,因此难以理解,心中更是充满了迷茫:“都尉大人,那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做?”

    “你可曾钓过鱼?”

    “不曾,不过我见别人钓过。”

    “那你可知,钓鱼除了耐心,还需要什么?”

    “鱼饵?”

    樊正摸着脑门,不知道打仗和钓鱼这两者之间究竟有什么关联。

    梁铮却是露出饱含深意的微笑:“那群被留在白狼山的敌军家属,就是我的鱼饵,这一局,愿者上钩。”

    这话说得云山雾绕,性格耿直的樊正显然没太听懂,只是“哦”了一声以示回应。

    “你替我散布消息,称十日之后,黑骑军将会率领全力进攻白狼山。”

    “啊?”

    樊正显然被这话给吓到了:“都尉大人,开战之前还要先喊一声提醒对方,这样做真的好吗?”

    “我心中有数,你照做便是。”

    “属下遵命。”

    怀抱着一肚子疑问,樊正离开了中军大帐。

    樊家广结人脉,生意做得不小,因此很轻易地就将黑骑军准备进攻白狼山的消息散播了出去。

    渔阳郡,鲜于家的坞堡。

    鲜于银急匆匆来找鲜于辅商议对策:“消息你都听说了吧?”

    鲜于这个姓氏,乃渔阳望族,双方虽然从父辈起就已经正式分家,但毕竟同气连枝,打断骨头连着筋,到了关键的时候,还是要共同进退。

    鲜于辅倒是比鲜于银到淡定得多,表情都没什么变化,慢条斯理地开口道:“嗯,有所耳闻。”

    “那你还坐得住?”

    鲜于银喝了几口茶汤解渴,这才坐下,喘匀了气,平复心情,随后开口问道:“这事情你怎么看?”

    “消息是故意放出的,不过是围魏救赵之故技。”

    很显然,在纷乱的局势中,鲜于辅早已洞若观火,看得清清楚楚。

    “那你就不怕姓梁的打乱了我们的布局?”

    鲜于银握着茶碗,目光阴霾。

    只因为,梁铮的胜利,并不符合渔阳氏对他的期待。

    “不用急,我们手上还有一张王牌,终究这幽州,还是我们鲜于氏的天下,轮不到他这样的无名小卒来做主。”

    鲜于辅目光从容,眼神之中,充满了对自身无以伦比的自信。

    两人早在黄巾之乱时期,就已经未雨绸缪,积极做着各种准备,毕竟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

    “那我们难道就坐在这里干等着?”

    “该做的准备,我们已经做了,现在最需要的,就是精心等待时机,轻举妄动只会坏了大事。”

    分析完了当前的局势,鲜于辅看向已经表情凝重的鲜于银:“你还是担心战事?”

    “你难道就一点也不在意吗?”

    “乌桓人的生死,我为什么要在意?反正,朝廷的虚实已经刺探出来了,该取得的利益,也已经到手,无非是赚得少点。接下来要做的,便是收买人心,等待真正的机会出现。”

    香滑浓郁的茶汤,在舌尖绽放出千百种滋味,让鲜于辅回味无穷,比起烦人的俗务,他还是更喜欢静下心来,品味生活的乐趣。

    不过人生在世,总是有许多事情,要费尽心机去筹谋策划,难得清闲。

    又品了几口茶汤,鲜于辅聊起了即将到任的刘虞:“听闻前任幽州刺史刘伯安,已经被朝廷任命为幽州牧,将再次主政幽州,与其关心乌桓人的生死,不如多想想如何讨好这位远道而来的汉室宗亲。”

    而在此时,幽州第一大城的蓟城,正在遭受叛军围攻。

    城池外头,灰压压的一片人潮,看得人头皮发麻。

    手持木矛和锄头的百姓,被叛军驱赶着向城墙发起进攻,他们哭喊着跪地求饶,却毫无用处。

    退后,他们将迎来叛军的刀刃。

    前进,他们将面对官军的箭雨。

    死亡摧残着他们的身体,绝望折磨着他们的心灵。

    而战争,没有怜悯。

    “谁敢后撤一步,我就杀他全家!唯有攻破眼前的城池,你们才有活路!”

    张举站在人质中,表情狰狞地大声吼叫道:“听懂了就给我上,别磨磨蹭蹭的,复杂老子的刀可不认人!”

    为了家人的安危,被掳掠来的百姓不得不硬着头皮,继续填入攻城战这个血肉磨盘之中。

    数万百姓一边哭喊着求守军放行,一边无奈地向着城墙方向移动。

    可守军职责在身,根本不可能放他们入内。

    咻咻咻~

    密集如蝗的箭矢,如雨而落,在人潮中掀起阵阵血色的浪花。

    惨叫声中,被强征来的百姓便仓皇败退,没有任何甲胄护身的他们,对上弓箭就是死路一条。

    就算命大没有被当场射死,在缺少抗生素的这个时代,后续的伤口感染一样能要他们的命。

    站在城墙上的刘备,眼角噙着泪水,并不忍看到这一切的发生,可身负守土之责,哪怕只是为了城中的十万军民的安危着想,也绝不可放叛军入城。

    刘备心中沉痛,曾经国力强盛,辉煌灿烂的大汉帝国,为何会衰落到如今的境地?

    区区两万叛军,就能横行北疆,连朝廷都无力征讨,一州治所,竟然岌岌可危到了随时都可能被叛军攻破的地步。

    心中怎么想也想不明白,身为汉室宗亲的刘备,只能徒劳地握紧了手中的刀柄。

    就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城中忽然杀出一群头裹黄巾的暴徒,他们手持刀剑,想要打开城门,放叛军入城。

    “这群该死的黄巾贼!”

    刘备见之大怒,当即叫上关羽和张飞:“二弟、三弟,随我杀敌,绝不可让这伙贼人打开城门!”

    “乱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

    刘备左侧,关羽手持一把加长柄的环首刀,临街而立,威风凛凛。

    “俺也觉得!”

    刘备右侧,张飞拿着一杆长矛,大吼一声就带头冲锋。

    三兄弟带着一百人,只一轮打击,就将数上千人的黄巾贼众杀得哭爹喊娘,坚持到了援兵的到来,保住了东门不失。

    一番激战,三人皆是疲累不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