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41章 约见蹋顿

    玄水东岸,河道旁的一处高岗之上。

    此刻正值二更天,天空中银月高悬,清冷的月光伴着草原上的寒风飘然洒落。

    一月立春,寒冬已尽,春回大地。

    梁铮穿着黑色的披风,兜帽遮住脑袋,就这样站在山坡上,负手而立,听着汩汩而流的河水,默默等待着他的第一个客人上门。

    不多时,他等的客人,终于到来。

    一百余骑在黑夜中迅速奔行,为首之人,赫然便是蹋顿。

    今夜的蹋顿,面容一如往常的桀骜,目光中透出十足的凶悍,他带着一百多名亲随前来赴约,全副武装,杀气腾腾,不像来赴约的,更像是来打仗的。

    反观梁铮,孤身一人,静如深渊,双眼古井无波,却处处透露出让人压抑的可怕气息。

    乌桓与汉军,正各自集结兵力,准备决战。

    蹋顿身为乌桓的先锋大将,却深夜密会敌军主将,此事一旦传开,他恐怕将死无葬身之地。

    但他还是来了,因为野心,总是让人奋不顾身。

    “哈~,你需要带上这么多人,才有勇气站在我的面前?”

    梁铮站在高处,嘲讽的语气,轻蔑的眼神,无一不挑动着蹋顿的情绪,让他几乎难以压抑住内心本能的愤怒,恨不得想要拔刀砍死眼前的男人。

    “哼~,谅你也不敢杀我,我若死,丘力居就能顺利吞并我的部曲,然后打着为我复仇的旗号,找你的麻烦。”

    蹋顿仿佛在用这番话给自己壮胆,可手掌却还是下意识地按在了刀柄之上。

    梁铮看破了蹋顿内心之中的胆怯,摇头叹息:“有时候,我真的很难判断,你和丘力居,究竟哪个更愚蠢一点。”

    “哼~,每次与你见面,总是让我难以忍耐心中的杀意,也许我现在就该杀掉你,以绝后患。”

    蹋顿放着狠话,看向梁铮时目光更是透出凶戾和残暴,可他终究没有动手。

    梁铮背负双手,黑色的铁面下,微扬的嘴角,带着一道让人眉尖狂跳的讥笑:“现在不动手,你将来一定会后悔。”

    一直被认为是乌桓第一勇士的蹋顿,脸色顿时有点挂不住了,随即挥手遣退左右,语气不耐烦道:“少废话,有事说事。”

    虽说叫蹋顿过来,是为了谈判,可梁铮却一点也不急,拿起手中的马鞭把玩着,说出的话更是漫不经心:“听说你最近的日子不太好过,被君主猜忌的感觉,很难受吧?”

    蹋顿一听这话,脸顿时就黑了,愤怒地骂道:“你还有脸提,这是拜谁所赐呢!”

    对于蹋顿的愤懑与委屈,梁铮浑不在意:“挑拨离间之所以能够成功,是因为矛盾一直都存在啊,也许你该放弃你的野心,更也许,你该实现你的野心。”

    “哼~,若是没你的出现,我与叔父的矛盾又怎会激化至此!”

    很显然,此时此刻,蹋顿依旧没有下定决心。

    他的父亲早亡,是叔父丘力居将他养育成人,悉心栽培,寄予厚望,才让他得以成长到今时今日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地步。

    “在通往权力顶点的道路上,天真与感情,都是负累。你最崇拜的人,是冒顿对吧?那你来回答我,他是怎样上位的?鸣镝弑父,杀母灭弟,所有阻挡他登上单于之位的人,无论亲疏,都被他亲手所杀。这就是你所渴望的王者之路,但是你,却还差得太远。”

    梁铮的冷笑,让蹋顿握紧了刀柄,内心却又不断挣扎,眉宇间更是露出了几分烦躁:“你秘密约见,就是要和我说这些废话的吗?”

    看到蹋顿的表现,梁铮终于确定了心中的猜想,也终于图穷匕见,露出獠牙:“当然不是,找你,是为了合作。三日后,白狼山之战,我要你出卖丘力居。”

    蹋顿闻言,看向梁铮的双眼,愤怒中带着不屑:“呵~,我为什么要帮助敌人?”

    “哈~。”

    梁铮轻蔑一笑。

    蹋顿觉得受到了轻视,很不高兴:“你笑什么!”

    “笑你自不量力,等你什么时候成总摄乌桓三王部,才有资格成为我的敌人。现在的你,连被我杀死的价值也无啊。”

    “哼~,那你就不怕我一怒之下,全力帮助丘力居,消灭你吗?”

    “哈~。”

    梁铮再次发出轻蔑的笑声:“无所谓,或许在这里掐灭你们乌桓人所有的火种,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第二次了,这让人恼火的笑容!

    蹋顿心中大恨,却也万分恐惧,他不知道梁铮的底气在哪里,却本能地察觉到了死亡的危机在逼近,最后只能问道:“我能从中得到什么?”

    “唉~,你连这种问题都要来问我,我已经开始后悔了,也许让你带着愚蠢全力去帮助丘力居,更能增添我的胜算。”

    “好好说话!否则这合作不要也罢!”

    看到丘力居人都快要被气得爆炸了,梁铮这才停止了嘲讽,提点他道:“动动你那快要生锈的脑壳,白狼山之战,我会歼灭丘力居的嫡系部队,并且重创苏仆延和乌延的主力,接下来的事情,还需要我来教你吗?”

    蹋顿心中了然,到时候乌桓三王部,将只剩下他这位辽西之王。

    此举不仅能够帮助自己上位,更能坐山观虎斗,实在是难以拒绝的诱惑。

    反正汉军就算一时强横,自己大不了带着族群躲入草原深处,休养生息。

    历史早已证明,汉人无法长久的占据草原,自己完全可以慢慢积蓄实力,等待更好的时机到来。

    抱着这种心思,蹋顿的眼神渐渐变了,野心开始萌芽,渴望着成为下一位纵横草原的大英雄,就如同当年的匈奴单于冒顿一般!

    梁铮对蹋顿的想法,自然也是心知肚明,所以才会深夜约见他,提出对彼此都有利的合作要求。

    “如果在这种情况下,你还不能利用族人对我的恐惧与仇恨,统一乌桓三王部,我会对你很失望。”

    “继续激怒我,你难道就不怕我整合军力,威胁幽州吗!?”

    虽然谈妥了合作的条件,但蹋顿依旧对梁铮非常不爽,尤其是那张嘴,恨不得亲自用针线给他缝上!

    “沉住气,控制你的情绪,这样的你,实在是不够格成为乌桓的王者,更不够格成为我的对手。”

    被人如此看轻,蹋顿心中愤恨难平:“哼,记住你今日的话!迟早有一天,我会让你后悔!”

    “我也希望你能记住今日的屈辱和愤怒,然后以此来鞭策自己,希望下回再见时,你起码能够成长到需要我正视的地步。”

    “那就走着瞧!”

    谈判结束,怒气满腔的蹋顿,已经不想再和梁铮多说一句话了,带着自己的亲信手下风驰电掣一般离开了这片山岗。

    而在蹋顿离开的路上,却是撞见了一个熟悉的面孔,让他惊讶不已:“怎么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