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48章 厚颜无耻丘力居

    只见千余人应声出列,他们个个身上带伤,精气神状态却与一般的仆从军士兵不同。

    刚才虽然战阵被蹋顿的乌桓突骑所冲垮,但是梁铮居高临下的俯瞰战场,还是看到不少敢于与敌人交战的骁勇之士。

    这些人未必有多忠诚,但这份敢于临敌而战的血勇,值得夸赞和奖赏。

    梁铮也不吝啬,将刚才被处死的那三千多名的妻女和财产,全部赏赐给了他们:“我不在乎你们的出身,更不在乎你们的过去,只要你们拼死作战,我不吝奖赏。”

    “愿为盟主效死!”

    这一千多仆从军士兵,多为马奴出身,在原先的部落中地位卑贱至极,却也因此而比任何人都要渴望成功。

    梁铮的赏罚公平,让他们迅速归心。

    毕竟大草原上,为谁卖命不是卖呢?

    至少在梁铮这里,他们的命能卖个好价钱!

    三天时间,经过惨败和整顿,两万二千仆从军现在只剩下不到一半。战死的,病死的,处死的,还要算上逃跑的,人数已经锐减至一万人出头的规模,堪称损失巨大。

    可战斗力却在梁铮的整训之下不降反升,至少遇到敌人之后,挨揍的时候能扛得更久了。

    杨业和李碉等人,皆为此而忧心忡忡:“都尉,这场战争,我们真能取得胜利吗?”

    “放心,必杀的一着,我早已埋下,而丘力居却无看破这场棋局的能力。现在我们需要做的,就是静心等待。”

    “等待什么?”

    “等待着猎物上门送死。”

    梁铮面朝东方,而那里正是乌桓人大军云集之地,白狼山。

    …………

    …………

    白狼山,丘力居驻地。

    此时的乌桓三王部,正处在巅峰时期,军力鼎盛,骁勇无畏。

    “族长,玄水河一战,蹋顿大人旗开得胜,敌军主力遭受重创,可喜可贺啊!”

    “你说什么?”

    奢华的穹庐中,在一张铺着白虎毛皮的座椅上,丘力居闻言脸色骤变,就连手中那造型精美的青铜爵杯,都差点没能拿稳,让里面的酒水洒了出来。

    蹋顿豪取大胜,这对三王部而言或许是个好消息,可对丘力居本人而言,却是未必。

    失去了一只耳朵,让丘力居在在部族中丧失了不少威望和人心。

    若非麾下的部队实力雄厚,早就有人想要发起挑战了。

    毕竟乌桓可是草原部落,实力就是他们唯一相信的真理,而没实力的人,别说权力与名分,就连自己与家人的性命恐怕都保不住。

    感受到威胁的丘力居,心中暗暗下了决定:“不能让他再取得胜利了!”

    虽是血缘至亲,但在通往权力的的道路上,父子相残也是等闲,更何况他们只是叔侄并非父子。

    在乌桓部落中,平日里一言不合就杀兄杀父的人实在太多了,甚至形成了杀父不杀母的奇特习俗。

    让丘力居如何不怀疑,如何不猜忌?

    也正是这份怀疑和猜忌,面对蹋顿时,丘力居提高了警觉,充满了戒备。

    为了稳固权势,就需要增添威望,而立威莫过于战争,丘力居心知此刻已经不是他可以迟疑的时候了,当即召集一众邑落首领,宣布说道:“传我号令,全军进发!”

    “谨遵教令!”

    众人无不应命。

    而人群之中,苏仆延与乌延两人默默对视,他们都看得出来,彼此皆暗藏心机。

    平日的野蛮与冲动,不过是他们的一种伪装,毕竟一个族群,不需要两个聪明的大脑。

    蹋顿就是太聪明了,才会受到丘力居的猜忌。

    而苏仆延和乌延两人,则是在耐心地等待丘力居与蹋顿分出胜负,甚至盼着这对叔侄两败俱伤,好让他们有机会上位。

    大军开拔,三万骑兵倾巢而动,以雷霆之势,向西进发。

    乌桓突骑的行军速度,远超步兵,不过一日,前军便抵达了战场,与蹋顿合兵一处。

    军营前,蹋顿亲自出迎,而丘力居目光复杂地审视着眼前这位正值壮年的侄子。

    虽然很想现在就将他杀之以绝后患,但是丘力居却知道,自己与蹋顿火拼,只会给其他人机会。

    比如苏仆延!比如乌延!

    这两人也不是什么好鸟!

    “蹋顿,你这次做得很好。”

    当着众人的面,丘力居还是对蹋顿进行了一番夸赞,可随后便又话锋一转:“辛苦你了,奋勇作战为我军拔得头筹,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我处理吧,你先休息一阵。”

    这老不死的,果然想来摘桃子!

    蹋顿表面恭敬,内心却是愤恨不已。

    可一想到丘力居的对手是梁铮那个怪物,他便随即释然,同时心中忍不住冷笑起来,他真的很想要亲眼见证这场战争最后的结果。

    无论是丘力居还是梁铮,他们哪个败亡都是蹋顿所喜闻乐见的。

    丘力居也是谨慎,到了此时仍然没有大意,他先是找来了不少上阵杀敌的乌桓勇士,认真向他们询问了具体的战斗过程,确认对手的实力层次。

    在得知仆从军果然是一群乌合之众后,他才终于放心。

    “大人,敌军实在是不堪一击,下令进攻吧!”

    “是啊是啊,这样的对手,实在是不值一提!”

    苏仆延与乌延,也在得知了这一情报之后,同时发出请战要求。

    在他们看来,敌军如此孱弱,这一仗必胜无疑。

    而胜利的战争,不仅能让他们增添威信,同时也可以获得大量的人口乃至战利品。尤其是人口,乌桓如今正在从部落制转向封建制,人口就是最大的财富。

    无论是对外战争,还是管理牧场,都是很好的帮手。

    看到有机可乘,他们两人自然跃跃欲试,都琢磨着怎么从对手身上狠狠他娘的捞一笔。

    可有好处的事情,丘力居又岂会拱手与人?

    只见他昂首挺胸,语气激昂说道:“这一仗,我将率领亲军参战。”

    身为辽西乌桓大人,丘力居的实力本就是强出其余三王不少,他的直属亲军,在北疆更是凶名赫赫,让人忌惮。

    所以他一开口,其余的邑落首领就只有听从命令的份儿。

    这个老不死的!

    苏仆延和乌延心中暗骂,有好处就自己上,没好处就别人上,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