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49章 决战幽州!

    翌日下午,三王部后军也全数抵达战场。

    修整了一个晚上,丘力居这才下达了进攻的命令。

    清晨,初春的朝阳遍洒大地。

    茫茫的原野中,犀牛角打造而成的号角被用力地吹响,一片激昂的声音中,乌桓军阵如潮水般涌动。

    旌旗飘扬,战马嘶鸣。

    难以计数的乌桓勇士汇聚成一片黑压压的浪涛,向着黑骑军倾山倒海而来。

    军营中,梁铮站在了望塔上,看着汹涌而来的人潮人海,却是面沉似水,目光幽幽:“来得这般迫不及待,看来丘力居终于是坐不住了。”

    “都尉,敌人来势凶猛,我们真要出战吗?”

    杨业紧张得手心冒汗,三万乌桓骑兵,其中半数以上都是精锐,而且还是百战余生的老兵,技巧和经验,乃至士气和心态,都与新兵截然不同。

    与之相比,仆从军这样的杂牌部队,根本不够看。

    杨业甚至都已经在心里默默想好了,等下若是战败,要如何保护梁铮杀出重围。

    然而梁铮却是目光平静,语气平稳地下令道:“全军出营,与敌人决一死战。”

    这份平静与沉稳,透露出的却是难以撼动的坚定与果决。

    梁铮此刻的从容,让己方略显浮动的军心,再次平静下来。

    有黑骑军压阵,又有军规军纪约束,以及那三千颗逃兵人头的震慑,仆从军这次的表现,比起上次对阵蹋顿时要好上不少。

    “池任,奉洛,端勇。”

    “属下在!”

    李建、周荣、何彪死后,他们三人便因为战功而被梁铮提拔成为了新的旗主,各领一军,协同作战。

    在梁铮目光扫视之下,三人无不恭恭敬敬,俯首听命。

    “此战若败,我大不了抽身就走,凭借黑骑军战力,敌军留不住我。但你们可就惨了,从高高在上的旗主,再次沦落为卑贱的马奴,你们愿意接受这种命运吗?”

    “吾等死战不退,唯胜而已!”

    梁铮的话,成功激起了三人心中的斗志,将他们的热血彻底点燃。

    已经体验了权力与财富的美妙滋味,教他们如何还能放下?

    宁愿死,也要握住手中这来之不易的一切!

    “很好,此战若胜,我许你们一世富贵荣华。”

    梁铮拔剑一挥,声音亦随之变得铿锵而有力:“开战!”

    “战!战!战!”

    “杀啊!”

    在兵力与战力上都屈居劣势的仆从军,竟然不采取防守的战术,而是主动出战,此举大大出乎了丘力居的意料。

    随即两军激烈交锋,杀伐之声震荡苍穹,一时间竟打得旗鼓相当,难解难分。

    就连坐镇中军,亲自指挥的丘力居,都心中暗暗赞叹:“短短数日,便能将一群败兵调教到这种程度,梁铮,你当真能耐不小。只可惜,你太危险了,而我留你不得。”

    丘力居再次回想起了那一夜的遭遇,左耳的伤口又开始隐隐作痛起来。

    这份耻辱,无时无刻不在侵蚀着他的内心,让他怒火炽盛。

    而他曾经在梁铮手里失去的东西,今天一定要连本带利的讨回!

    “乌延,你领三千突骑冲击敌军右翼,半个时辰内,我要你将他们击溃!”

    “是!”

    乌延心中不爽,却也只能应命而去。

    毕竟比起去啃黑骑军这根硬骨头,还是先吃下眼前的这群乌合之众比较实在。

    三千突骑,随即开展猛烈扑杀,而并未装备马镫和高桥马鞍等骑兵专属装备的仆从军,压根就不是乌延所部的对手。

    乌延是右北平的乌桓部落领袖,自称汗鲁王,聚众只有八百余落,控制的人口不过十六万出头,是三王部中人数最少的,但人少却不代表最弱。

    反而因为人少,他们想要生存,就必须比别的族群更加骁勇善战。

    乌延此人,更是凭借着勇健而有计谋,才得以登上高位,被一众邑落头目推举为右北平乌桓大人。

    “让我们像雄鹰一样扑杀眼前的猎物!”

    在乌延的指挥下,三千突骑配合默契,战术精妙,先是用一阵箭雨打乱了仆从军的阵脚,随后趁势发动猛攻,几个回合下来,便让战局急转直下。

    虽然被严苛的军纪约束起来,但仆从军仍旧无法弥补与三王部之间的实力差距,尤其是面对骁勇善战的乌延,很快便落入到了下风,左翼战线也因此而变得岌岌可危。

    以点破面,丘力居深知乌延骁勇,所以才会排他上阵。

    而乌延也的确没让丘力居失望,很快就为三王部打开了局面,取得优势。

    “不愧是乌桓中盛名已久的勇士,乌延的骑兵战法又进步了。”

    阎柔骑着马,眺望战场的同时,也是随口发出点评。

    丘力居对阎柔还是有些忌惮和戒备的,此时也趁机出言试探:“你想要参战?”

    “大人会让我参战吗?”

    阎柔的语气中,似乎带着感慨:“大人若当真信任我,便不会特意留下峭王兵马来监视我了,而且我若参战,事后的战利品又要如何分配呢?”

    本就各怀鬼胎,又如何能精诚合作呢?

    阎柔知道,只有当三王部落入下风时,丘力居才需要他出战。

    而丘力居也知道阎柔知道,对此更是直言不讳:“击败黑骑军,是我们的共识,这件事情,本就对你们有莫大的好处。别忘了,梁铮一旦坐大,损失的不只是我们,你们的计划同样难以成功。”

    “是啊,幽州太小了,容不下两个霸主。”

    阎柔深深一叹,目光却是闪烁不停,心中似乎在盘算着什么。

    而丘力居此刻也没想太多,他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了眼前的战场之上。

    这一仗,他不仅要赢,还要赢得轰轰烈烈!

    “大人,敌军右翼已被我军击溃!”

    “很好!”

    丘力居用力挥舞马鞭,情绪极为亢奋,同时也下达了新的命令:“苏仆延,我命你率五千骑,与乌延一同夹击敌人中军,务必将其击溃,然后我会趁势掩杀,取得这场战争的胜利!”

    “我明白!”

    苏仆延说完回头看了阎柔一眼,这才领兵出战。

    而被丘力居留下来监视阎柔的蹋顿,两人则是面面相觑,气氛一时间有些尴尬。

    毕竟大家都知道了彼此二五仔的身份,偏偏只有丘力居被蒙在鼓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