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50章 全军出击!

    “都尉!”

    战局不利,杨业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

    梁铮朝他挥了挥手,显得有些不耐烦:“去吧,按照计划行事。”

    “但是,这样真的没问题吗?我思来想去,还是太冒险了,不如让我来做诱饵。”

    “你?”

    梁铮甩了杨业一个白眼,语气鄙夷道:“穿上龙袍也不像太子,我的独特气质,你伪装不了的,万一被人识破,我辛辛苦苦谋划的一切可就都要白给了。”

    “但是……”

    “没有但是。”

    在死亡的危机面前,梁铮脑子非常清醒:“只有足够分量的诱饵,才能钓到大鱼,这已经是胜算最高的战术了。你要明白,战争本就是赌上性命的游戏,我们实力不足,还不愿意冒险,凭什么取得胜利?”

    “执行命令吧,记住,这一次别再让我失望了。”

    “是!”

    杨业双眼通红,梁铮自愿留下担当诱饵的举动,显然让他十分感动:“都尉,你一定要等到我赶来啊!”

    “知道了,啰嗦。”

    梁铮再次不耐烦地挥挥手,让杨业赶紧滚蛋。

    眼前的战斗,小场面而已,他在游戏世界里早就不知道经历过多少十万乃至百万规模的超级大战了。

    …………

    …………

    血肉横飞的战场上,池任、奉洛和端勇三人虽然奋勇作战,但人力有时而穷,仆从军各方面的实力差距,都注定了他们失败的结局。

    站在高台上的梁铮,将战局尽收眼底,同时心中默默估算了一下,判断出仆从军大概还能坚持一刻钟左右,伤亡比例就会到达让士气崩溃的程度。

    所以他直接叫来李碉:“现在,该你出场了,小心一点,别给我死了。”

    “是!”

    李碉二话不说,当即率领一支黑衣黑甲的骑兵部队,抵达战场。

    这支黑甲骑兵的装束与黑骑军一般无二,甚至可以说两者在装备上,根本毫无区别。

    唯一不同之处,就是这支骑兵的士卒并非幽州边军,而是在和蹋顿交战时,那一千名奋勇作战的仆从军战士。

    梁铮比照着黑骑军的待遇,将他们组织起来,用双边马镫和高桥马鞍武装起来。

    虽然没有经过正式的重骑兵战术训练,但战斗力的提升依旧是肉眼可见。

    李碉深吸一口气,在战场的边沿处开始下令:“全军冲锋!”

    原本缓慢跑动的战马,随即猛然加速狂奔,进入到了高速冲刺的状态。

    而战马的眼睛也被蒙住,前面就算是刀山火海,它们也会毫不犹豫的往前冲!

    上千铁甲重骑的冲锋,场面蔚为壮观。

    铁蹄踏踏,不止震撼大地,更是震撼人心!

    “黑骑军!”

    “是黑骑军杀来了!”

    眼前这一片地动山摇的景象,让还在围杀仆从军的乌桓突骑心胆具颤,拥有马镫和高桥马鞍的重装骑兵,根本不和他们玩那些花里胡哨的马术和射击。

    有的只是冰冷的钢铁,以及灼热的鲜血!

    “杀!”

    一千铁骑,带着一往无前的气势,只一次冲击,就撕裂了苏仆延的军阵,杀的五倍于他们的敌军主力狼奔犬突,落荒而逃。

    在技术的代差面前,战斗的技巧和经验显得如此微不足道。

    第一次面对这种全新的重甲骑兵战术体系,丘力居等人毫无应对的经验,脑袋仿佛被人用铁锤偷袭一般,捶得满头包,直接就给打懵了。

    倒是阎柔饶有兴致地看着眼前来去纵横的铁甲重骑,心中默默思量着,原来有了马镫和高桥马鞍之后,骑兵的威力居然能够发挥到这种地步。

    学会了啊!

    这一趟果然没白来!

    “这就是你的底气所在吗?”

    短暂的慌乱之后,丘力居很快恢复镇定,为了鼓舞士气,也只能咬着牙说道:“我承认我小看了梁铮,更小看了黑骑军的战力,但若认为这样就能击溃我们三王部,那就太天真了!”

    只能说乌桓不愧是在汉军与鲜卑两大势力的夹缝中硬生生杀出来的族群,真要打硬仗的时候,他们也是敢于拼命的。

    眼前的重甲骑兵虽然强大,但终究只有一千人。

    而从小在马背上长大的乌桓人,对马这种生物是再熟悉不过了。

    人的体能是有极限的,战马亦然。

    重甲骑兵的正面作战能力的确强悍无比,寻常的轻骑兵根本难以撼动,可披挂铠甲同样会大量消耗战马和骑兵的体力。

    敌军必然不耐久战,只要拖下去,胜利就必然属于三王部!

    怀着这股必胜的信心,丘力居开始认真指挥战斗。

    五倍的兵力不行,那就用十倍乃至二十倍的兵力与之游斗:“不惜代价,也给我把他们拿下!”

    此刻的丘力居,眼睛仿佛在喷火,惨烈的伤亡让他心痛到滴血。

    乌延和苏仆延也很心痛,他们的士兵伤亡同样不低,可对丘力居的死战到底的决定却并不反对,反而出言附和道:“黑骑军的战斗力太强了,身上肯定藏着什么惊天的大秘密,如果这个秘密被我们得到,三王部将真正称霸整个草原。”

    “没错,这个能让骑兵变得如此强大的秘密,必须被我们三王部所掌握!”

    靠着骑术起家的他们,自然看得出黑骑军有多么的不正常。

    在这个没有高桥马鞍的时代,哪怕是游牧部落想要训练出一个合格的骑兵,也是极为不易的。

    在奔驰的战马上,骑手需要双腿紧紧夹住马腹才能保证左右平衡,而前后的平衡则还需分出一只手来抓住战马的鬓毛或缰绳,有的人甚至需要双手抱住马脖子。

    因此在马背上的战斗就受到了极大的限制,能用来作战的最多只有一只手,想要在马上开弓射箭,更是困难。

    哪怕是乌桓这种崛起于草原游牧部落文明,能够在马背上开弓射箭的人也可以被称之为勇士了,而能够挥舞近战兵器作战的,更是稀少。

    可眼前的一千黑骑军,就尼玛的离谱!

    人人身上都穿着三十斤重的铠甲,还能挥动环首刀甚至是长矛,进行激烈的近战砍杀,他们究竟是怎么才能让自己不摔下来的?

    总不能这些人都是千里挑一的乌桓勇士吧?

    他们宁愿相信,梁铮肯定是掌握了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而无论是丘力居还是其余的乌桓三王,都无比渴望得到这个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