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57章 中平五年,三月惊蛰

    中平五年,三月惊蛰。

    春雷乍动,雨势绵绵,回暖的气温,让大地生机盎然。

    于农业而言,这是好事。

    但对于军队来说,这却是一场“灾难”。

    樊正一脸苦恼地来向梁铮汇报道:“都尉,最近几日,军中感染疫病的士卒越来越多了,这该如何是好?”

    军队人员密集,因此往往是孕育瘟疫和疾病的温床,尤其是每逢大战之后,伤口感染,尸体腐烂,都会让情况更加的恶化。

    此前气温较低,情况还稍微好些,可随着气温不断升高,军中感染疫病的士兵也渐渐多了起来。

    梁铮放下手里的书,剑眉微蹙:“我不是下过命令,要你们注意预防传染病的爆发了吗?”

    “唉~说起这件事就来气。”

    樊正闷声闷气的样子,显然是非常不爽:“原本黑骑军是没事的,但坏就坏在,坤、震、巽这三旗士兵,他们并未严格执行都尉你所制订的《卫生条例》。结果啊,疫病不知怎的,就从他们那里传到了黑骑军的士卒身上。”

    目前黑骑军的主力,总共就一千八百人左右,人数不多,又习惯了服从军令,所以管理起来也相对容易。

    可仆从军就不行了,这些人来自乌桓的各个邑落,有些甚至是鲜卑人,夫余人,匈奴人,乃至各种各样乱七八糟的东胡牧民混在一起,彼此连语言都不怎么互通,更别说全军统一管理了。

    让他们执行进攻或者撤退之类的简单命令还好,稍微复杂一点的战术安排,他们根本听不懂,也无法执行。

    所以此前的战斗,梁铮基本上就是把他们当成炮灰和诱饵使用,别的根本指望不上。

    战斗指挥尚且如此,平日的管理有多难,那是可想而知。

    尤其是仆从军内部那糟糕的卫生状况,就一直让梁铮很是头疼,他可不想自己统帅的军队疫病横行,所以现在趁着大战结束,自己拥有足够的威望进行整改,当即决定着手对仆从军进行严格的制度化管理。

    汉人毕竟是农耕文明出身,所以黑骑军的纪律性较好,也愿意听从梁铮的命令,《卫生条例》很快就推广开来,成效显着。

    可乾、坤、巽、震这四旗的士兵就不一样了,他们因为常年放牧的关系,显得很有个性和主见,心中并不喜欢受到约束。

    梁铮只能将《卫生条例》的全部内容写入到军规之中,违反者直接以军规处置。

    第一次五鞭!

    第二次十鞭!

    第三次二十鞭!

    超级加倍再加倍,直到当着全军的面活生生抽死二十三个屡教不改随地大小便的刺头之后,事情终于变得简单了许多。

    桀骜不驯的胡人士兵也终于学会了要讲文明讲卫生,毕竟梁铮的教育方式实在是很有说服力,学不会的人是真的会被挂起来风干的。

    一通狠杀,总算抑制住了疫病在军中的蔓延,而这也被众人视为神迹,不少士卒都认为梁铮是神明转世,星宿下凡。

    梁铮对此非常无奈,毕竟和一群字都不会写的文盲讨论生物学和疫情防治的原理太困难了,他们贫瘠的知识储备完全无法理解细菌和疾病之间的关联。

    反倒是他们认为梁铮是神明转世,这更有助于在军中推广《卫生条例》,毕竟在底层的士兵看来,违抗梁铮的命令,就是违抗神明,要受天谴的!

    而不听命令的人,还真就生病了,这效果就很直观。

    一番折腾,花了足足半个月的功夫,总算是解决了军中的疫病危机,而梁铮也等来了另一个他期待已久的消息。

    “都尉,翟枢之子翟晟求见。”

    “哦?终于来了吗,把人请进来。”

    杨业领命出了军帐,随即带进来一个年轻俊俏的青年,还有一口看着就很重的大箱子。

    只见梁铮面前站着的青年,约莫二十岁出头,唇红齿白,就算穿着粗布麻衣,也难掩他这一身惊人的颜值。

    “事情办得如何了?”

    “都尉的嘱托,我已完成,这是户籍名册,还请过目。”

    翟晟亲自打开箱子,里面装的既不是金银财宝,也没有藏着什么绝世美人,只有一个个排列整齐的竹简。

    然而对梁铮而言,这些竹简,比金银财宝可贵重多了,小心翼翼地拿起来,在掌心处摊开,同时点头赞许道:“很好,你们的办事效率,让我非常满意。”

    不过半年的时间,翟晟便带着翟家的人四处奔波,统计四旗的人口,以及梁铮救回的那十余万汉人百姓,这能力毫无疑问非常强大。

    毕竟这可是古代,没有汽车也没有飞机,更没有什么便捷的远程通讯手段,想要整合户籍资料,难度之大,足以让人头皮发麻。

    梁铮对翟晟的能力予以了肯定,甚至还对他笑着许诺道:“我一向赏罚公平,你替我办成此事,我会答应你一个请求。”

    “替都尉办事,已是吾等荣幸,岂敢再有奢求。”

    翟晟连忙躬身行礼,眼下翟枢正在为梁铮办事,翟家因此得了不少好处,所以他是真不敢提什么要求,生怕梁铮觉得翟家太过贪婪。

    “我的允诺,不是随时都有,你确定不要?”

    在梁铮似笑非笑的目光逼视之下,翟晟有些慌了,低下头诚惶诚恐说道:“这……都尉话中似有深意,小人不知该如何回答才好。”

    梁铮随手翻看着手里的户籍资料,嘴角含笑:“寻常工匠,识字者少,更遑论能识文断字,而且你还精通数算,字句之间也颇有章法,明显是受过良好的教育,却伪装成普通的工匠,混迹于市井之中……”

    “都尉说笑了,晟不过比别人多读了几册书,多识得几个字,当不得都尉如此赞誉。”

    翟晟额头上全是冷汗,很显然被梁铮说中了他的心事。

    好在梁铮并没有打破砂锅问到底的心思,笑了笑宽慰翟晟道:“你们是什么人,来自何处,又为何隐姓埋名,我其实并不在乎。只要你们用心做事,我保证,终有一日,你们可以抬起头做人,回归阳光底下,向世人宣告你们的存在。”

    梁铮的话,让翟晟不禁心生向往。

    翟家,在黑暗中沉沦太久了,也逃避得太久了。

    正因为如此,他们才更渴望光明能够照耀到自己的身上。

    不管如何,翟晟都希望能够抓住眼前的救命稻草,当即再无犹豫,以大礼参拜梁铮:“晟,拜见主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