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58章 墨家后人

    “祈耀快快请起,现在我们是自己人了。”

    又收服一个手下,梁铮显然心情不错。

    虽说翟晟并非是阎柔那种历史上留下过名字的三国名将,但梁铮却不会因此就看轻他。

    对于人才的价值评定,梁铮有自己的一套审核标准,并不会完全参照史书的记载。

    毕竟尽信书则不如无书,别人写出来的东西,作为参考就好,全然相信,那是二哈行为。

    “现在,能说说翟家的来历了吗?”

    梁铮对翟晟的身世来历,还是挺感兴趣的,一半是八卦,一半是想要看看有没有什么以利用的价值。

    双方确立了主从关系,翟晟也不再隐瞒,将自己的身世对梁铮和盘托出:“主上,你可曾听说过墨家?”

    “你是墨家的人?”

    这下梁铮还真有点吃惊了,看向翟晟时目光也带着好奇与疑惑。

    毕竟,这可是在诸子百家时代,曾经与儒学并列为当世两大显学之一的墨家啊。

    翟晟也开始追忆起先祖荣光,随后唉声叹气道:“确切来说,我们这一支,出自相里氏之墨。昔年相里氏的先祖,曾助始皇帝一统天下,流派所学,也因此而显赫一时,兴盛无比。奈何时过境迁,武帝独尊儒术之后,墨学便荣光不再。”

    岂止是荣光不再那么简单,儒学对其他学派的打压是全方位的,就连西汉开国之初受到皇帝推崇的黄老之学都直接凉凉。

    修士要么躲进深山老林里玩清修,要么如张角这般,高举旗帜,起兵造反。

    儒学劝人谦虚仁善,可为了争夺学术上的话语权,却是无所不用其极,怎一个霸道了得。

    墨学三大流派,楚墨邓陵氏任侠义气,齐墨相夫氏兼爱非攻,而这皆不成气候。

    唯有这秦墨相里氏,注重科技研发,脚踏实地,更曾助始皇帝扫灭六国,一统华夏,所以威胁最大,最受儒门忌惮。

    为了保住典籍和学派传承,翟晟的太爷爷那一辈人,他们不得不改为翟姓,逃到了幽州,将自己隐藏在一群普通工匠之中。

    “主上现在知晓了我们的身世,还打算要帮我们重见天日吗?”

    翟晟目光灼灼地看向梁铮,等待着他的答案。

    梁铮淡然一笑:“当然,如果这就是你们的请求,我不介意帮你们实现。”

    翟晟没料到梁铮答应得如此干脆,便不得不提醒他:“主上答应得是不是太轻巧了?这可是意味着你要向儒学宣战啊。”

    “为了争夺话语权,开战不过是迟早的事情罢了。”

    话虽如此,梁铮其实内心之中并不敌视儒学。

    他真正敌视的,是已经变成毒瘤的儒门和士族。

    为了不让历史上五胡乱华的悲惨一幕重现,向儒门和士族开刀,是必然的选择。

    所以梁铮从一开始,就知道自己的对手是谁,有多强大。

    因此帮助翟晟和墨家,梁铮丝毫不带犹豫的:“你们还有多少人?”

    梁铮的提问,让翟晟好一阵沉默,最后他还是回答道:“不多了,只剩下两百多人,虽然传承的典籍保留了大部分,但是已经多年再无新人加入,甚至就连家族内部,也对这份坚持是否有意义,抱有疑问。”

    理想太过缥缈,就会产生质疑,甚至最后不得不考虑放弃。

    毕竟人活着,不能只有梦想,还要养家糊口,也渴望功成名就。

    而如今的大汉帝国,儒门与世家豪族同气连枝,已经完全占了整个上层阶级,即便是皇权都要受到压制,更遑论是墨家这种过气的学术流派了。

    想要出人头地,想要大富大贵,你就只能钻研儒学,否则连做官的机会都没有。

    工匠什么的,不过是受到上流社会歧视的贱业。

    你就算学得再好,也只有给士族做牛做马的份儿。

    而在儒学的持续打压之下,翟家还能够保持流派传承这么多年不断绝,已经十分难得,日子不好过很正常。

    梁铮心中权衡得失,最后还是决定如实告知:“想在幽州传播墨学,这恐怕行不通。新来的幽州刺史刘虞,对于他,你们应该不陌生吧。”

    翟晟一听到刘虞的名字,顿时露出苦笑:“刘伯安的大名,自然是如雷贯耳。”

    刘虞不仅是东汉的宗室大臣,本身也是一方名士,极度推崇儒学。

    虽然此君有着仁义之名,可翟晟不敢赌对方会不会对墨学下黑手,毕竟现在的翟家,已经输不起了。

    见翟晟表情颓唐,梁铮便笑着鼓励道:“不能在幽州传播墨学,不代表其他地方也不能。”

    “其他地方?主上的意思是……”

    翟晟双眼再次出现了希望,仿佛在漫漫长夜中,忽然看到了一丝曙光。

    梁铮拿出地图,朝着后世承德市的地方轻轻一指:“我欲在此地建一座新城,收拢不愿南归的汉民,以及归顺于我的熟胡。到时候我会出资在城中修建学堂,让你们公开传授墨学。”

    战国时代,承德一带就已经得到开发,隶属于燕国设置的渔阳郡、右北平郡、辽西郡。甚至梁铮还在行军路过时亲眼看见过燕国曾在这一带修筑的长城遗址,简单修复一下,完全可以作为新城市的外围防御工事。

    东汉朝廷也曾在附近设置过行政管理机构,只可惜在汉军败给了檀石槐之后,这里已经成了鲜卑人和乌桓人的地盘,朝廷彻底丧失了对这片土地的控制权。

    说得难听一点,只要兵强马壮,梁铮就可以在这里为所欲为。

    得到了梁铮的这个承诺,翟晟大喜过望:“晟代墨家,谢过主上的援手之恩。”

    “都是自己人,何须客气。”

    翟晟高兴,梁铮比他更高兴,毕竟两百多个受过教育的学者,还是相里氏之墨这种实用性极强的学派,简直是意外之喜。

    不过这些“问题人士”,也就梁铮敢接纳了,换做别人,怕是要如避瘟神。

    翟晟离开之后,梁铮再次拿起手中的户籍名册,仔细翻阅起来,心中也在思量着的后续该如何经营自己地盘。

    如今已经是中平五年,明年皇帝刘宏就会病死,随后董卓进京,开启真正动荡的岁月。

    而在那之前,梁铮必须先在幽州扎根下来,拥有一块属于自己的基本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