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72章 要征服草原!

    蹋顿一脸狐疑地看向梁铮,目光中流露出的,是满满的不信任:“你能给我什么?”

    “我能给你这些。”

    梁铮指了指黑骑军身上的装备:“铠甲,兵刃,这是你目前最为欠缺的东西,而唯有我能够向你们提供。”

    “这是汉军的制式装备,你当真愿意拿来做利益交换?”

    蹋顿睁大双眼,一脸的难以置信。

    实在是梁铮开出的条件太过诱人,让他无法拒绝。

    此时的乌桓人,科技水平仍然很低,并且缺少能够制造锻造兵器铠甲的工匠,这也是为何失去柳城之后,三王部会元气大伤的原因。

    因为他们骑着马随时能跑不假,可是柳城的工匠他们带不走,完整的生产体系更带不走。

    而失去了柳城,他们就只能重新过回以前那种原始而野蛮的生活,没有工匠,就没有坚固的铠甲,没有锋利的武器。

    对于他们这些草原上的“狼群”而言,这等同失去爪牙。

    历来汉朝都对他们这些胡人抱有警惕之心,更是轻易不肯开关互市,就算互市,兵器铠甲也是禁止出售的物资。

    乌桓三王部也是为汉朝充当雇佣兵,卖命多年,才换来了一些“赏赐”,成功将自己武装起来,实力凌驾于其余七郡乌桓之上。

    比如死在梁铮手里的上谷郡乌桓大人难楼,统众九千余落,论人口是乌延的十倍以上,可真正论起麾下部队的战斗力,乌延能把难楼按在地上打,打得他满地找牙。

    有没有铁制的兵器和铠甲,差距就是这么大。

    可梁铮现在却愿意出售这类违禁品,如此反常之举,自然让蹋顿心生警惕:“你又在打什么鬼主意!?”

    “诶,要合作,总是要释出诚意,这就是我的诚意。而你如此猜疑自己的盟友,我们要如何能同心协力,共创辉煌?”

    梁铮取来一把环首刀,丢给蹋顿让他验货,随后才继续说道:“东西也不是白给你的,我要鲜卑人的人头以及战马来换。对你来说,这绝对是一笔合算的买卖,而除了我,整个幽州,再也无人能够给你开出相同的条件。”

    “好,我就再信你一次!”

    蹋顿咬了咬牙,最终还是应下了这笔买卖。

    正如梁铮所言,如今黑骑军封锁了原本的商路,严厉打击边境走私,原本能够获得铁制兵器和铠甲的渠道,已经无法再用了。

    等于整个幽州的边境军火贸易,都被梁铮彻底垄断,蹋顿已经没有其他的选择。

    带着十足的戒心和万分的不解,蹋顿踏上了归途。

    而阎柔也怀揣着戒心和不解,找到梁铮:“主上,你就不担心他们尾大不掉吗?蹋顿这个人,看似粗豪,实则心思诡诈,不得不防啊。”

    对于这份质疑,梁铮并未直接回答,而是命人取来两把造型相同的环首刀,将其中一把递给了阎柔:“用你手上的刀,砍我手上的这把试试。”

    阎柔心中的迷惑更多了,但还是拔刀出鞘:“得罪了。”

    说完一刀竖劈,狠狠斩落。

    随即是铮的一声脆响,阎柔惊讶于自己手里的环首刀竟然这样就被折断了而断,心中震惊不已:“怎么可能?”

    汉军使用的环首刀,质量一直可靠,然而眼下却被斩断了,让人如何心生疑虑?

    梁铮先是将手里的刀递给阎柔,然后才开口解释道:“这是天工坊的成果,他们提高了钢材的品质,锻造出来的武器更加坚韧耐用,这意味着原先的兵器和铠甲都可以开始淘汰了,放着反正也是浪费,不如卖出去换点钱,以解我军燃眉之急。”

    如果可以选择,当然是连一片铁都不要卖给蹋顿的好。

    但梁铮现在没得选,黑骑军要扩大规模,武器装备要更新,想要实现这些都需要钱,很多很多的钱。

    而这钱,总不能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得梁铮自己去挣。

    当然梁铮也可伸手向樊家讨要,可那就是竭泽而渔了,对待唯一投靠自己的豪族势力如此敲骨吸髓,以后还有谁敢投靠?

    所以对待樊家,非但不能薅羊毛,还必须给他们分润好处,把他们竖立成一个标杆,以达到千金买马骨的效果。

    思来想去,卖给蹋顿无疑是最合适的选择。

    一条丧家之犬,寄人篱下,这样的日子太难过了。

    为了获得一块地盘,蹋顿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而把握住了蹋顿的这份心态,手中握有筹码,梁铮当然要实现利益最大化,进行可持续性的竭泽而渔。。

    在梁铮看来,哪怕获得了大量的武器和铠甲,蹋顿进攻幽州的概率也很低,毕竟三王部刚刚遭遇惨败,而朝廷的各州援兵已经赶到,根本就无法兑付。

    反倒是鲜卑人,新任的单于魁头刚刚上位,他虽然也是檀石槐的孙子,奈何根基不稳,根本不足以压服所有的山头势力。

    距离弹汗山最远的东部鲜卑,此刻就已经事实上陷入了混乱和分裂的状态。

    蹋顿想要东山再起,这里是最好的选择。

    其实就算梁铮不卖,刘虞也会卖给蹋顿这些东西。

    历史上刘虞在平定幽州叛乱之后,为解决财政问题,当年就开放了上谷郡的边境互市,与外族交易来自渔阳郡的盐和铁,获得丰厚的收入。

    此举直接壮大了北方的胡人部落,比如曾经让曹操头疼不已的三郡乌桓,就是借着协助张纯叛乱和边境沪市,才发展壮大,成为威胁的。

    把这种搞绥靖政策的官僚政客放在边郡,对大汉帝国来说简直就是一种灾难,要不是他死得早,还不知道会把鲜卑和乌桓等草原部落养得有多肥。

    有这样的前车之鉴存在,梁铮开放互市便谨慎了不少,直接卖是肯定不行的,得挑起胡人部落之间的争斗,让他们自相残杀。

    而蹋顿就是他的试金石,如果被证明有效,以后也会采取类似的手段,持续压榨这些东胡部落。

    阎柔从梁铮的口中得知了整个计划之后,也是目瞪口呆:“主上是深谋远虑,吾不及也。”

    梁铮则是摇头说道:“这不过是二桃杀三士之计罢了,只能治标不能治本,真正要解决草原的问题,还需要另寻他法。”

    阎柔自幼便被掳掠到草原上生活,自然明白梁铮的意思,语气哀叹道:“塞外苦寒之地,无法耕种,汉人难以生存,所以历朝历代,我们能击败胡人,却不能占据草原。一旦中原式微,胡人就会南下侵略,此事无解。”

    “解法还是有的。”

    梁铮目光悠然,仿佛在这一刻,他的视线穿透力历史的迷雾,看到了遥远的将来。

    而阎柔也耐不住心中的好奇,开口问道:“主上,难道你想到了解决的办法?”

    面对阎柔的好奇,梁铮却是卖了个关子:“成与不成,端看翟老他们的成果如何。”

    见梁铮如此的自信满满,阎柔内心深处也不禁开始期待起来,征服辽阔的草原,这可是当年连汉武帝都没有完成的丰功伟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