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98章 你的忠心,我收下了

    “都尉,为何要将这么多的机密如实告知?”

    杨业对梁铮的做法难以理解:“你不是常常告诫我,用兵之道,先计后战,而计策之要,在于情报。一个关键的情报,甚至能够左右战局的胜负,现在你却将如此重要的情报轻易交出,难道就不怕蹋顿生出不该有的心思吗?”

    “不错,开始学会动脑了。”

    梁铮抚掌而笑,不吝赞赏,可随即又对杨业说道:“但我也说过,合作最重要的就是真诚,对盟友隐瞒关键的情报,又如何谈得上真诚?其实这一次,若蹋顿真正按照我的计策排布去做,他就能得到足够的利益。但是……”

    停顿片刻,梁铮抬头遥望天上的云彩,语气中似乎带着感慨:“人啊,总是贪得无厌,又无自知之明,一旦贪婪超过了自身的能力,最后就一定会为自己的愚蠢付出代价。”

    “蹋顿,我给了他选择的机会,而如何做出抉择,那是他自己的事情。”

    说完,梁铮又露出智珠在握的笑容。

    然而这个笑容,却让守在一旁的杨业和李碉两人恶寒不已。

    “都尉露出这副表情,心中肯定是又在算计谁了。”

    “每次他说真诚的时候,总有人会因此而倒霉,也不知道蹋顿这次会不会被都尉玩死,可怜啊。”

    两人小声议论着,表情唏嘘。

    “你们嘀咕什么呢?”

    梁铮的询问让杨业和李碉吓一大跳:“没什么!”

    而在另一边,踏上归途的蹋顿却是陷入沉思之中。

    身边的亲卫不由发问:“大人,你当真相信那个人所说的话吗?上一回他说以诚待人,结果却让我们连老巢都输没了!”

    “同样的错误,我不会再犯。”

    蹋顿的话,是对部下的回答,更是对自己的警惕:“想要与虎谋皮,怎么可能不冒风险?但这一次,我不会再上他的当。”

    “大人打算如何做?”

    亲卫们目光灼灼地看向蹋顿,他们如今最想要的,就是夺回柳城,夺回属于他们的家园。

    而蹋顿的心中,同样没有放弃染指中原的野心,他冷笑道:“梁铮以为我会听从他的安排,那就大错特错了。这一次,我不止要引东部鲜卑之兵来攻幽州,如有机会,我还要一雪前耻!”

    “但是,如果这是针对我们的陷阱……”

    面对手下的担心,蹋顿安抚道:“所以我必须确认情报的真假,只要确定了情报的真实性,剩下的事情就简单了。”

    在蹋顿看来,无论黑骑军如何强悍,面对这内外交困的局面,就算梁铮真能取得胜利,也必然是一场惨胜。

    而自己到时候只要趁着梁铮与东部鲜卑两败俱伤,就一定能找到有利的机会。

    就算找不到,大不了再退回草原就是,反正自己也不会有什么实质性的损失,甚至说不定还能借机与刘虞接触,从这位主张怀柔政策的汉人官僚身上,要到一些额外的好处。

    怎么算,这都是一笔稳赚不赔的好买卖。

    …………

    …………

    承德,乾字旗驻地。

    “属下拜见盟主!”

    飘扬的旌旗下,李杰单膝跪地,神态恭敬,看向梁铮的眼神中甚至充满了崇拜。

    梁铮对这位有着半胡血统却心慕汉化的旗主,也一直都是另眼相待:“起来吧,听说你想见我?”

    “是,属下有要事禀报。”

    “说吧,我在听。”

    “是!”

    随即李杰便说了最近发生的几件事情。

    梁铮听完,若有所思:“你是说,鲜于辅派人来找过你了?”

    “是,而且我相信他不仅仅只派人私底下联系过我,其余三位旗主,必然也收到了同样的要求,得到了相同的许诺。”

    李杰对梁铮可谓是忠心耿耿,竟然毫不隐瞒的将一切都全都告知梁铮。

    “所以,现在前坤震巽四旗的高层,应该都已经知晓我军缺粮的消息了,但是除了你,却没任何一人知会我……”

    梁铮嘴角挂起一抹带着嘲讽意味的冷笑:“看来,是有人要开始不肯安分守己了。”

    不用问,鲜于辅处心积虑搞出这么多事情,无非是想要收编这些被梁铮用暴力和恐惧征服的乌桓部族,他们本就对梁铮怀有仇恨,再加上断粮危机,只要鲜于辅拿出足够的利益收买,他立刻就能获得数万胡兵。

    而这,就是鲜于辅悍然动手的主要原因之一。

    “盟主,池任、奉洛和端勇三位旗主,平日里他们就多有怨言,在鲜于辅和他们暗中联系之后,更是利用各种手段确定了存粮不足这件事情,一旦有变,他们极有可能会临阵倒戈,不得不防。”

    对于李杰的建议,梁铮不置可否:“他们都选择了背叛,而你却选择了忠诚,为什么?”

    面对梁铮的疑惑,李杰倒也光棍:“我自幼便在草原中长大,因此深知想要生存,就要追随强者。而盟主的强悍与睿智,我已见识,他鲜于辅又算什么东西,也配让我为他效力?”

    李杰傲然昂首,语气更是坚定:“我要效忠,也只会向盟主这样的英雄人物效忠!”

    “你的忠心,我收下了。”

    梁铮对李杰是越看越满意,虽然他的身上留着一半的胡人血统,可梁铮并未因此而对他有所歧视。

    实际上梁铮也并非歧视胡人,他歧视的是毫无意义的掠夺、杀戮和破坏,是游牧文明的野蛮与无知,而不是他们身上的血统。

    胡人如果愿意接受汉化,愿意融入华夏文明,梁铮也愿意给予包容和接纳。

    但若谁敢高举刀兵而来,那梁铮也会毫不留情,以牙还牙,以血还血。

    可目前的情况却是乾、坤、震、巽四旗,已有三位旗主选择了背叛,而底下的普通牧民,到底有多少愿意接受汉化,又有多少依旧选择了保持心中的野蛮本性,梁铮难以确定。

    像仆从军这种强行聚集起来的杂牌军队,本身就如同一块生铁,未曾经过淬炼和锻打,含有太多的杂质,不堪使用不说,指不定还会有遭受反噬的危险。

    其实梁铮早就想要进行几次血淋淋的内部清洗了,只有不断提纯,剔除掉那些不安定的因素,尤其是那些拒绝接受汉化的胡人,才能保持队伍的纯洁,才能保证军队的忠诚。

    而亲自发动对内的大清洗,对梁铮而言不难。

    但眼下明显有更好的选择,梁铮心思一转,当即便计上心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