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99章 愿为都尉效死!

    滦河支流,谓之武列水。

    而在东南方向,历石挺下,有一磬锤峰。

    此峰位于层峦之上,孤山云举,临崖危峻,高百余纫。

    梁铮特意选在此处安营扎寨,百余黑骑军精锐,弯张弓矢,居高临下戒备四方。

    夜半三更,军帐之中却是灯火通明。

    不多时,杨业快马疾奔而回,抱拳复命:“都尉,黑骑军已经抵达指定位置,依照你的命令,沿途昼伏夜出隐秘行军,现已停驻在西南方十五里之外的一处山坳之中,只要发出信号,即刻就能发动攻势,给予敌人迎头痛击。”

    “很好。”

    梁铮满意地点点头。

    如今的黑骑军,可是他最大的王牌和底气。

    只要将这支重甲骑兵部队牢牢掌握在手中,梁铮就不惧任何的困难与挑战,大不了直接掀桌就是。

    如今的乌桓四旗,胡人成员占据多数的坤、震、巽三旗皆蠢蠢欲动,唯有汉人成员最多,汉化之心最为强烈的乾字旗,还在掌控之中。

    梁铮派遣翟晟等墨家弟子,早就暗中统计各旗的汉化情况,平日里有谁学习积极,又有谁极力抗拒,皆一清二楚,登记在册。

    如此汉、胡、半汉半胡混血,多方杂居,想要通过简单的教育就将他们同化,无异于痴人说梦,所以梁铮从一开始就不抱有这种不切实际的幻想。

    利用墨学对收容的胡人进行精神同化仍是必然,但那些不愿意接受同化的人,也必须尽早筛选出来,一一“剔除”。

    火盆中,忽明忽暗的火光映照之下,众人的影子不断拉长,仿佛有杀机在弥漫。

    在他们看来,胡人若不服从,那就杀!

    对待这些信奉杀戮的野蛮族群,没什么道理好讲的。

    杨业直接拎着斧子,大声说道:“都尉,只要你一声令下,我们就杀他娘个天翻地覆!”

    邹昊也出言附和:“对啊都尉,兵贵神速,趁敌不备,我们现在发动奇袭,必可一战而胜!”

    两人追随梁铮出生入死,兵法韬略也学了不少,给出的建议,都是中肯之言。

    然而梁铮却是摇头:“开战,不必急于一时。”

    随后梁铮吩咐翟晟说道:“祈耀,我要你大张旗鼓地派人调查叛徒一事,并且要声明我会追究到底,绝不放纵任何一人。”

    翟晟听完明显一愣,完全无法理解梁铮的这种做法:“此举恐怕会让叛贼首脑及其党羽提早察觉,而且决意死战,一旦我方打草惊蛇,事态难免会扩大,变得难以收拾。”

    梁铮闻言却是一叹:“再难,现在我还能抽出手来收拾一二,若等鲜卑人杀来时,他们临阵倒戈又或者里应外合,那才是真正的无法收拾。”

    “这……”

    翟晟心中不忍,却也不得不承认梁铮说得非常有道理。

    他率领墨家弟子在各旗驻地宣扬墨学,经常接触到那些底层的胡人牧民,对他们的心态自然也了解得十分透彻。

    当初秦国商鞅变法,在秦国境内为了移风易俗,尚且花费巨大的力气,经数年之功方有成效。

    更何况如今的盟旗,要管理的可是在草原上来去如风,习惯了无拘无束的胡人。

    这些胡人本就是被梁铮用暴力的手段强行聚集起来的群体,杀戮带来的恐惧,在一段时间的沉淀之后,就会变成压抑在心中的仇恨与愤怒。

    而盟旗内部,自旗主以下,原本拉人头给职位的方式更是隐患巨大。如今各旗山头林立,众心不服,矛盾与冲突,在日积月累之下,爆发兵变不过是迟早之事。

    翟晟是聪明人,已经猜出了梁铮要做的事情。

    虽然墨家提倡兼爱非攻,但为了汉人的福祉,他也明白这是不得不为之杀戮。

    一声长叹,翟晟抱拳领命:“属下明白该怎么做。”

    “嗯,你办事,我放心。”

    梁铮随后又叮嘱了翟晟的几件事情:“调查之时,注意暗中撤走真正的墨家弟子,然后散播消息,说黑骑军正在赶来,三日之后就会杀到,将所有叛逆尽数斩杀。”

    “是,属下会照做。”

    翟晟不忍心看着这血淋淋的死亡,但若这些不安分的胡人不死,死的就会是被梁铮救回来的汉民,以及黑骑军身后整个幽州的汉人百姓。

    人生在世,总是要有取舍,要有立场。

    而翟晟身为汉人,他已经做出了自己的选择。

    倒是杨业等人,完全听不懂梁铮和翟晟在打什么哑谜,心中迷惑不已。

    “都尉,你所编撰的骑兵操典之中,不是强调过,黑骑军的战法,是攻在未成之时,守在敌锐之时,围在敌寡我众,退在强弱悬殊。如今敌军主力尚未聚集,只要我军以雷霆之势发动进攻,必然能以最小的代价获取胜利,为何你却让我们按兵不动,放任敌军集结?”

    杨业背出兵法口诀,同时也问出心中百思不得其解的疑问。

    梁铮笑着为他解答道:“兵无常势,水无常形,兵法的运用是为了达成目标,所以目标不同,情势不同,对兵法的运用也会不同。”

    言及此处,梁铮剑眉一扬,坚定的目光之中,透露出一股不可撼动的决然意志:“我要的,从来就不是一场简单的胜利,而是要在真正的大战开始之前,完成军心的整合,将所有能够左右战局胜负的意外因素,尽可能的排除在外。”

    “其实乾、坤、震、巽四旗之中,一直都有人对我们心怀不满,与其等到他们在关键的时刻倒戈制造麻烦,不如趁此机会,在黑骑军必胜的前提之下,引爆一场我需要的内乱,让池任、奉洛和端勇他们三人筛选出那些潜在的危险分子,然后一网打尽。”

    无比的决心,无情的决断,无不在诠释着何为“一将功成万骨枯”。

    战争,从来就不是温情脉脉,而是冷血与残忍的算计。

    其实梁铮早就预料到了这一天,所以在当初对阵丘力居之时,就暗中为今天的行动埋下了伏笔,不断削弱坤、震、巽三旗的胡兵,将他们的战力降至可以对付的程度,让黑骑军能够保持最高的胜算。

    听完梁铮的计划,杨业与邹昊露出震惊的表情。

    事到如今,他们才了解到梁铮是如何的未雨绸缪,是如何的运筹帷幄。

    说出了计划,梁铮随即开始战策方面的排布,一字一句,皆斩钉截铁,不容置疑:“三天之内,叛乱分子为求自保,一定会完成集结。我需要你们做好防御方面的准备,只要抵挡住第一波的攻势,然后就能发出总攻的信号,等待胜利的到来。”

    “诸君,请一同努力!”

    “愿为都尉效死!”

    军帐之中,群情激昂,已做好了拼死一战的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