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09章 忠君爱国梁中郎

    渔阳城,虎穴。

    名为虎穴,其实根本就是一座地牢式的监狱。

    虎穴筑于地下,深数丈,出口处有厚厚的石板覆盖,还有县尉派来的看守。

    而被关押在此地的人,大多是流氓、无赖,以及杀人放火、拦路抢劫等恶贯满盈的亡命之徒。只要进了这里,纵有通天的本事,也注定难以脱逃。

    进入洞穴内部,可以看到里头通风状况和生活条件极差,没有阳光照射,空气污浊,环境肮脏,被关押在这里的犯人更是拥挤不堪,性命难保。

    因此,汉朝时期的罪犯,一听“虎穴”二字,皆是不寒而栗,唯恐被关押进来,命丧黄泉。

    而如今,杨业就被关押在此,甚至遭遇了酷刑折磨,被毒打得体无完肤。

    武库丞孟羽冷笑地看着狼狈不堪的杨业,戏谑地嘲笑道:“还不肯招供吗?你受了这么重的伤,被丢进虎穴,绝对活不过三天,你可要想清楚了。”

    “我呸~”

    杨业满嘴是血,却依旧非常硬气:“有种就弄死你爷爷我,否则等老子出去了,必定砍下你的脑袋当夜壶!”

    “呵,死到临头还这么嘴硬,真是不识抬举。”

    为了巴结赵桓,更为了能够在刘虞面前露脸,孟羽眼下可谓是不遗余力地对付梁铮,不择手段地搜集证据。

    之所以抓捕杨业严刑拷打,就是为了从他口中,得到关于梁铮袭杀赵熠的口供和罪证。

    在孟羽看来,只要办成此事,自己必可平步青云,扶摇直上!

    怀着激荡的心情,孟羽去找到赵桓:“下官见过太守。”

    “事情办得如何了?”

    “小子嘴硬,还是不肯招供。”

    “嗯!?”

    见赵桓似乎要发怒,孟羽连忙解释道:“太守请放心,罪证而已,只要想找,总归是能找到的。而且当时梁铮还当众袭杀屯长王岭,可以用这件事情发难,只要将人抓入大牢,届时三木加身,何求不得?”

    听到孟羽这么说,赵桓这才面色稍霁,摸着下巴上的山羊胡问道:“如此说来,你有把握?”

    “是,下官一定为太守将此事办得妥妥帖帖。”

    面对赵桓,孟羽是极尽阿谀奉承之能事。

    而对孟羽,赵桓虽然不大瞧得上他的为人品性和出身,却对他的能力和态度颇为认可:“只要你为我办成此事,我必然不会亏……”

    赵桓话都没来得及说完,就见他的侄子赵范忽然从外闯入,声音更是急切不安:“叔父,大事不好了!”

    “慌慌张张的,成何体统。”

    被人打断说话,赵桓心情十分不爽,呵斥了几句,才问起缘由:“究竟发生何事?”

    “梁……梁铮带兵入城了!”

    “你说什么!?”

    赵桓霍然起身,表情更是为之骤变,再也维持不住刚才那股子名门望族的优雅做派:“小贼真是胆大妄为,难道是要公然造反不成?”

    可短暂的愤怒过后,在赵桓心中浮现的,却是一阵透骨的寒凉。

    只因为安排在北门处值守的,可是他亲手安排的人,可梁铮却能兵不血刃地拿下城门,这让赵桓怎么想也想不通。

    “叔父,现在该如何是好?”

    年轻的赵范已经是六神无主的状态,心中完全拿不出任何有用的建议。

    而赵桓也顾不上搭理孟羽,咬了咬牙,对侄子赵范吩咐道:“你带着府中女眷,先从密道出逃,我来为你们拖延时间!”

    “叔父不可啊!”

    赵范双目泛红,泪水瞬间就模糊了眼眶。

    赵桓将他们兄弟二人带在身边悉心教导,彼此早就情同父子。

    而如今危机逼临,赵桓却仍将生路留给自己,赵范心中哪能不感激涕流?

    “男儿有泪不轻弹,你哭什么?更何况梁铮的目标是我,我若不留下,你们走得掉吗?快走,现在就离开,否则悔之晚矣!”

    赵桓当即让他的几名心腹陪同侄子赵范,带上他的家眷一起,从密道出逃。

    孟羽此刻也有些慌了:“太守,你要救我啊!”

    “武库丞何出此言?事情还不到无法挽回的地步,梁中郎带兵携怒而来,最多也只是为了救人,难不成还敢杀戮吾等朝廷命宫吗?”

    赵桓的话,孟羽现在是一个字都不敢信的。

    毕竟赵桓刚刚才把自己的家眷送走!

    要是真没事,你倒是让你的侄子回来啊!

    孟羽心中气得狂骂桂阳赵氏的祖宗十八代,都快把赵桓的直系女性亲属给“亲切”地慰问了个遍。

    而在渔阳城北门,黑骑军已悍然接管了此地。

    脖子上架着刀剑的县尉荣义,却是依旧愤然大怒道:“梁中郎,尔等欲反乎!”

    原来,梁铮早早就在城中埋下伏兵,就为了等待动手的这一刻到来。

    而面对凶神恶煞的黑骑军精锐,防守城门的郡国兵哪里是对手,基本上没怎么反抗,就直接缴械投降了。

    大家都是乡里乡亲的,平日里没少聚在一起喝酒吃肉,怎么可能为了赵桓这个外地人拼命?

    唯有荣义是上谷郡的外来户,又得赵桓提拔之恩,才会摆出一副宁死不屈的态度。

    梁铮横了荣义一眼,轻蔑地挥了挥手,仿佛在驱赶苍蝇:“这里没你的事,滚一边去看戏就可以了。”

    “你!”

    荣义还想开口怒斥一番,却被身后几个下属强行拽住:“县尉算了算了,大家都是燕人,何必为了一点小事伤了和气呢?”

    “是啊是啊,梁中郎忠君爱国,此必事出有因,吾等不明真相,万万不可插手其中啊。”

    县尉荣义身后,几名渔阳本地豪族出身的乡啬夫不停地劝说着,至于梁铮忠君爱国什么的,连他们自己都不太相信。

    可很多时候,活着比什么都重要。

    梁铮现在有没有摆明车马造反,而是打着“抓捕叛逆”的旗号进驻郡城,那就由得他折腾呗。

    反正出了大事,有麻烦的也是太守和刺史,跟他们这些小人物没关系。

    而万一没出什么大事,那就更没他们什么事儿了。

    既然如此,何必瞎掺和?

    反倒是现在一个不小心惹得梁铮大开杀戒,那可真就是城门失火,殃及池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