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10章 梁中郎骂死赵桓

    几名乡啬夫显然都很有眼力劲,死死捂住荣义的嘴巴将他强行拽走,然后有人一脸讨好地走到梁铮面前:“梁中郎,吾等无意与你为敌,但也请你念在同乡之谊,万勿在城中大肆杀戮。”

    “放心,冤有头债有主,我会斟酌行事。”

    “如此,吾等便先行告退了。”

    就这样,梁铮轻松地夺取了城门,同时也与城中的豪族定下了“君子协议”。

    说白了,城中的豪族,除了鲜于辅与鲜于银之外,都不太愿意介入赵桓和梁铮的争斗之中。

    而梁铮也暂时没有要扩大打击面的意思,夺取北门之后,立即对李碉、邹昊和高览三人下令,命他们带兵“接管”防务,并且封锁全城,许进不许出。

    至于梁铮自己,则是带队前往虎穴,营救杨业。

    虎穴之内,恶臭熏天。

    被救出来时,杨业已经奄奄一息,连意识都陷入到模糊不清的状态,被梁铮当场命人送去寻医救治。

    在得知杨业受尽折磨之后,依旧为自己保守秘密,梁铮便双拳紧握,双目几欲喷出火来,怒喝一声:“来人!”

    “都尉有何吩咐?”

    “包围太守府,同时派人抓捕武库丞孟羽!”

    赵桓和孟羽可都是有品级的朝廷命宫,梁铮此举明显越权了,因此手下的士兵有不少都心生迟疑:“都尉,这……”

    “照做!”

    “是!”

    见梁铮心意已决,其他人哪里还敢再劝,当即领命而去。

    顿时入城的黑骑军,兵分两路,一支直奔武库而去,另一支则是在梁铮的带领下,将太守府围了一个水泄不通。

    平日里热闹非凡的太守府,此时此刻,却是鸦雀无声,静谧得吓人。

    朱红色的大门轰然而开,梁铮率兵强行攻入,随即便看到赵桓直挺挺地站在他的面前,面带愠怒之色。

    “梁铮!”

    “太守,不曾想,我们的第一次正式照面,竟是在这等情形之下。”

    身怀杀机,梁铮仍是温文尔雅。

    而明明满腔怒火,此刻的他,却反倒收敛了平日里的傲慢和霸道,目光犹如静水深泓,古井无波。

    因为在梁铮看来,面对一个必死之人,任何的伪装与算计,都已失去意义。

    如狼似虎的士兵,鱼贯而入,将整个太守府搜了个遍,将所有还在喘气的人,全都押解到了梁铮面前。

    而这其中,梁铮也注意到了,竟没有赵范和赵桓家眷的身影,沉吟片刻后才叹气道::“事情闹到这种地步,非我所愿,如今太守遣走家人,看来是心有觉悟了。”

    “梁铮!杀了我,天下之大,将再无你的容身之处!”

    感受到梁铮眼中的杀意,赵桓也有些慌了。

    虽说他早就有了这样的心理准备,可真要死到临头,他终究还是不能做到视死如归。

    然而面对赵桓的“垂死挣扎”,梁铮却是不紧不慢,步步紧逼道:“你是太守,又出身名门,照常理而言,我确实不能越权杀你。但只有一种情况是例外——谋反。”

    “你要诬告我谋反?”

    赵桓仰天大笑,甚至大声嘲弄道:“这等无稽之谈,会有人信吗?”

    梁铮懒得争辩,直接拿出了一沓信件,在掌心上摊开:“铁证如山,谁敢不信?”

    “这是?”

    “这些都是你与蹋顿等人往来的书信,你们密谋引鲜卑人入关,侵略幽州,以换取鲜卑人扶持你建国称王。”

    说罢梁铮拆开其中的几封信,当众念了起来。

    而对心中的内容,赵桓越听脸色便越是难看:“这是陷害!所谓的信函,根本就是你所伪造!”

    梁铮笑了:“笔迹,是你的笔迹无误,我不介意找人来查证确认。而我更加相信,你曾暗中指使人员出塞,暗中联系了池任、奉洛和端勇等人,与他们暗中做了交易。至于被你派出的人,是不是很久没回来了?”

    “难道是你!?”

    “是啊,就是我将人擒下,并且秘密关押起来。”

    梁铮笑着坦诚了自己的布局,随即五指收拢,紧握成拳:“如今人证物证俱在,太守还有什么可辩解的吗?”

    “你……你竟然!”

    赵桓直到此时,哪里还不明白,自己早就落入到了梁铮的算计之中。

    伪造的书信,其实并不致命。

    真正致命的,是赵桓暗中派人与池任和蹋顿等人联络,而一旦鲜卑人和乌桓人联手杀来,那就彻底坐实了他通敌叛国的罪名。

    哪怕事情依旧有着疑点,可是到了那时,朝廷会愿意深究此事吗?

    一个死掉的太守,和一个活着的边军重将,选择谁,这在政治上,甚至都算不上是一个需要思考的问题。

    只要梁铮手里还握着兵权,只要梁铮还有阻挡胡骑南下的能力,朝廷就不会轻易动他。而反观赵桓,一个死掉的太守而已,失去了所有利用的价值,谁还会花费力气去为他主持公道?

    赵桓当了这么多年的官,几乎是在梁铮说出了关键的细节之后,就瞬间想明白这里面的弯弯绕绕,同时心如死灰,知道自己今天已无生还之可能。

    可仅仅杀人仍不够,梁铮还要诛赵桓的心!

    只见梁铮冷笑着看向赵桓:“其实我原本的计划之中,对你下杀手是半个月后的事情,而现在,是你迫使我不得不提前动手。”

    “赵家是士族的一员,你们掌握历史,解读历史,熟知历史,所以看得出汉室江山气数将尽,这并不困难。因为真正的困难,是如何趁势而起。可惜你空有远见,却无实现野心的能力。”

    “其实就算没有我,你的所谓图谋,也注定是一场空。”

    梁铮轻蔑的目光,让赵桓心中分外不甘:“说这么多,也不过是成王败寇而已。你今日赢了我又能如何?但桂阳赵氏,可并没有输!”

    “哦,你不服?你是不是以为自己可以掌握一切?但在我看来,你的愚蠢,让你根本没有意识到,你的所作所为,只是在助长乌桓人的野心。若是没我,渔阳郡早就被叛军攻破,而你的野心,也会随着你死在这场叛乱之中,一切图谋,烟消云散。”

    轻蔑的言语,宛如利剑,穿心刺肺,让赵桓痛不欲生。

    原来自视甚高的自己,在梁铮的眼中,也不过是无能愚蠢之辈。

    可无论再怎么不愿意承认,对于梁铮话,此刻的赵桓却是无力反驳。

    因为这世上,最残酷的往往是真相和现实。

    怒急攻心之下,恨怒不已的赵桓,竟当着梁铮的面,吐血三升而死。

    就连梁铮都为之诧异,自己这是把赵桓活生生的给骂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