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14章 文火慢煮

    坞堡外,一千黑骑军严阵以待。

    人数虽然不多,却足以对鲜于家进行包围。

    鲜于辅登上角楼,登高望远,目光前所未有的凝重,心中更是疑团重重:“梁铮,你当真肆无忌惮,视国法如无物?”

    他无论如何也想不通,梁铮为何敢悍然发动兵变,杀一郡太守。

    如此行为,就算成功,事后也必然遭受朝廷清算。

    满朝文武,乃至皇帝,谁能容忍边关守将如此胡作非为?

    家中几位族老,眼见被重兵围困,当即忧心忡忡地来找鲜于辅:“事情为何演变至此?当初你所说的计划,可不是这样!”

    “说得没错,黑骑军现在悍然出击,一旦攻破坞堡,等待着我们将是灭顶之灾,你是家主,这是你的责任!”

    鲜于是渔阳大姓,然而族中也非一团和气。

    平日里其余各房对鲜于辅乾纲独断的行为早就不满,现在更是想要趁机削弱他手中的权力。

    “都给我住口!”

    鲜于辅心知现在绝非内讧的时候,态度更是前所未有的强硬:“来人,带几位族老下去休息,没我的命令,谁也不能打扰他们。”

    “是!”

    几名亲信当即上前,对这几位族老实行软禁。

    通过一番雷厉风行的手段,鲜于辅总算镇压住了内部的不满,同时也开始安抚族中上下,以及鼓舞众人士气:“诸位请放心,梁铮小儿,狂悖无道,如今竟敢兴兵作乱,只要我们坚守阵地,待朝廷援兵到来,灭他不过反掌之事。”

    在鲜于辅的安抚之下,鲜于家的上下总算是恢复了信心。

    毕竟同宗同族,同气连枝,为了家族的利益,为了自身的生死存亡,他们并非没有拼死作战的勇气。

    而坞堡,本身就是一座兼具军事功能的综合性城堡,既能容纳一定数量的居民,又能提供较为客观的防御能力。

    只要防守一方意志坚决,粮草和饮水充足,哪怕被十倍的敌军围困,也足以支撑一段时日。

    更何况鲜于辅计算过了双方的兵力对比,鲜于家在坞堡内屯驻了上万人,其中可以作战的壮丁超过三千,只要武装起来,就是一股不弱的军事力量。

    而黑骑军只有一千重骑,虽说在平原上遭遇,自己一方只会被砍瓜切菜一般的屠杀殆尽。

    可仗着坞堡的地利,家中的壮丁却是足以抵挡黑骑军的进攻。

    坚持,就是胜利!

    坞堡外,梁铮选择围而不攻,同时不断派出人手,四处散播消息,声称要对鲜于家进行公审。

    樊正以手按剑,目光昂扬地站在梁铮面前,面带疑惑地出言询问道:“都尉,为何不发动攻势?以我军战力,纵使下马步战,也可强行攻破。”

    身在黑骑军之中,别人或许对黑骑军的真实战力抱有怀疑,可樊正却是知道,在梁铮的训练之下,黑骑军的士卒是何等精锐。

    每日一操,不仅训练骑术和战阵厮杀之法,同时还传授知识与思想,将所有士卒,从内到外,从精神到体魄,全都武装到了牙齿。

    梁铮用美好的未来,鼓舞着所有人奋勇前行,这是一支有思想更有理想的军队!

    对于黑骑军的战力,梁铮自然也是一清二楚,但正因为清楚,所以他更知道要培养这样一支军队有多么不容易:“良平,身为将领,你不能只追逐胜利,没必要的损耗与牺牲,也应当极力避免。”

    黑骑军是王牌,更是底牌,绝不能轻易折损。

    樊正却仍有疑虑:“这样按兵不动,万一错失良机,岂非可惜?”

    在樊正看来,应当第一时间就出其不意,发动猛烈攻势,说不定一下子就能破鲜于家的坞堡,毕其功于一役。

    梁铮看出了他的心思,提点他道:“战争,是智慧的博弈,运气,是在无法可想无计可施的情形下,才做的殊死一搏。绝不可凡事都靠运气,否则一旦运气用尽,就是败亡之时。而且我只是按兵不动,并非毫不作为。”

    “啊?都尉做了什么,我为何都没察觉?”

    面对樊正的好奇和疑问,梁铮却只是一笑:“用兵之道,心战为上,兵战为下。士气,军心,希望,只要摧毁了这三项要素,纵使王者之师也会斗志全失,自行崩溃。而我正在做的,便是攻心。”

    樊正还想再说点什么,邹昊却正好返回复命:“都尉,不负所托!”

    邹昊的身后,聚集来了大批人马,足有两千之众,虽然看起来毫无组织与纪律可言,但却声势浩大,让人侧目。

    “这些人,难道是被鲜于家坑害的当地农户吗?”

    樊正越看越是心惊,眼前乌泱泱一片,全是人头。

    而他们手中,都拿着简陋的武器,或是锄头,或是粪叉,有些干脆就是拿了根削尖的树枝或者竹竿,就来凑数。

    只有少数衣着花里胡哨,满脸横肉,执刀持剑,一看就不是良善之辈。

    梁铮闻言却是摇头:“良平,这你可就猜错了,他们之中,大部分都是渔阳郡内的地痞无赖,甚至不少人是受到官府通缉的亡命之徒。”

    这些人,都是地方州郡的“滚刀肉”,平日里劣迹斑斑,时常穿着奇装异服,持刀携凶,沿街勒索钱财。

    而这些人,往往也最容易被拨弄和煽动。

    想要让一个老实巴交的农夫扛起锄头造反,并不容易,哪怕搬出“三座大山”的理论,也只是徒费口舌罢了。

    但是鼓动这些本就渴望着不劳而获和幻想着一夜暴富的社会不安定份子,那可就容易得多了。

    梁铮如今打着朝廷的旗号,下令诛杀叛逆,让这些本就不肯安分的麻烦人物,立刻像是问到了血腥味的鲨鱼一般蜂拥而来,嗷嗷叫地要“替天行道”。

    实际上,这不过是一次名副其实的“合法抢劫”。

    “都尉,人已到齐,下一步该如何行动?是否即刻发动进攻?”

    邹昊压抑着怒气,一想到青梅竹马的发小尹兰差点遭了鲜于彦的毒手,他的心中有一股无名的野火在疯狂灼烧。

    梁铮冷笑地看向坞堡,随即摇头说道:“乌龟壳太硬,想要攻破并不容易,我们不能操之过急。越是在这种时刻,越要平心静气,接下来,慢火烹调才是上策。”

    “啊?”

    不仅邹昊,李碉与樊正都是听得一头雾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