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22章 一路向北

    五万大军,其中骑兵三万,步军两万,浩浩荡荡,穿行于燕山山脉之中。

    西、北、东三条进兵路线,鲜卑人选择了居中的北路。

    只见大军沿着河道滩涂地,一路向南缓行,沿途竟无汉军把守抵抗,让一众鲜卑首领对梁铮更加轻视:“此子终究年轻,竟不知设下伏兵和岗哨,难道以为死守承德,就能逼退我族大军不成?”

    宇文莫德甚至忍不住调侃起了身边的蹋顿:“听说你们三郡乌桓便是输给了这么个黄口小儿,可否告知我,你们究竟是如何输得一败涂地的吗?”

    周围一众鲜卑头目,闻言无不哄堂大笑。

    亲自带兵跟随出战的蹋顿,此刻却是不得不忍受这种屈辱,只能低声下气地说了句:“梁铮向来诡计多端,我奉劝各位还是小心为上。”

    “哼哼,你以为我们鲜卑人和你们乌桓人一样弱吗?”

    宇文莫德目光鄙夷地看着蹋顿,对他的话不以为然。

    而蹋顿也懒得再次出言提醒,他心中甚至巴不得东部鲜卑自大傲慢,然后在黑骑军身上狠狠栽一个跟头。

    当然,要是双方能够两败俱伤,那是再好不过了!

    一众鲜卑首领都没怎么把蹋顿放在眼里,哪怕他手上有万余兵马,势力其实并不弱。

    唯有拓跋力微皱起眉头,察觉到了异样,暗中悄悄留心观察起了蹋顿的一举一动。

    大军继续进发,行至一半,却是有探马回来汇报,在前方道路的正中心处,摆着五口大木头箱子。

    “木箱?”

    怀着好奇,宇文莫德当即下令让人打开,看看里面放着什么。

    结果木箱撬开之后,却是飞出了两百多只脚上绑着绿色布条的信鸽,漫天飞舞的鸟羽,咕咕乱叫,将众人吓了一跳。

    宇文莫德反应神速,弯弓搭箭随手射落几只信鸽,检查之后却并未发现异样,心中反而更加迷惑:“这是什么意思?这些木箱又是何人所放?”

    拓跋力微本能地察觉有问题,当即派出探马巡查四周,却并未发现汉军伏兵,也并未发现又汉军靠近的迹象。

    聪明如他,一时之间也搞不明白这里面究竟藏着什么阴谋。

    木箱藏鸟,实在是让人摸不着头脑。

    唯有熟悉梁铮为人的蹋顿,心中一咯噔:“来了来了,又来了!这肯定又是那个人的诡计!我必须小心,这次绝不能再上当了!”

    心中虽然不安,可蹋顿却依旧猜不出个所以然来。

    只是他的心中不知为何

    忽然有点后悔,自己是不是应该留在后方牵制白马义从?

    贸然跟着鲜卑人的主力出战,此举似乎有些不太妥当。

    …………

    …………

    承德,曾经的山戎故地,如今已被梁铮彻底占据。

    此前梁铮命高览前来协助李杰训练乾字旗的士兵,如今大战将起,他自然要来验收成果。

    而高览则是对梁铮的安排心存疑惑:“都尉,当真不用分兵把手吗?”

    梁铮的回答相当随意:“不用。”

    高览以为梁铮轻敌大意,当即劝说道:“敌军一旦发动进攻,无论从西、北、东哪一路完成突破,便可迂回包抄我军后路,一旦粮道被断,纵使我军战力强横,也难有胜算,还请都尉三思。”

    梁铮并非听不进意见之人,只是高览说的这些,他早就仔细想过了。

    “进勇,根据统合起来的情报,目前可知东部鲜卑的总兵力高达六万,再算上极有可能参与此战的索头部鲜卑,敌军若是倾巢而出,至少能调动十万人马。就算扣除必须留守后方的兵力,参战人数也在四五万之间。”

    梁铮说出的一个个数字,让高览越听越是心惊:“四、五万!”

    目前梁铮手下的兵力汇总,总共也才两万两千人左右。

    而这其中,乾字旗八千余人、坤、震、巽三旗经过连番折损,尚能调度的兵力,不足六千,还有刚刚投靠过来的阎柔所部六千余人。

    最后再算上梁铮的本部两千黑骑军,总兵力两万两千人左右。

    看似人数不少,可这里面,真正可靠的也就两千黑骑军,还有乾字旗的八千仆从军。

    在看看对手,能够动用的兵力超过十万!

    哪怕此次入侵,只动用一半人马,那也是足足五万控弦之士!

    “兵力屈居劣势,若是再行分兵,必被逐个击破。”

    力分则弱的道理,梁铮自是清楚,所以此战分兵乃为下策中的下策。

    可不分兵,就只能赌对手进攻哪一路,将胜负投注在黑骑军的强大战斗力上。

    高览认为这太过冒险:“都尉,若是猜错敌军的进攻路线,则我军必败无疑,不如暂时退回渔阳,倚城而守,如此方可万无一失。”

    “我有三个不能退的理由。”

    梁铮闻言摇了摇头,随即竖起三根手指对高览解释道:“第一,为了建城,我已动用大量人力物力,绝无可能半途而废。更何况要另寻他处安置这十数万人口,一时半刻间根本做不到,退守渔阳

    ,就等于放弃好不容易积累的一切。”

    “第二,我的目标是趁机重创鲜卑,若退守渔阳,不露出丝毫破绽,就等同失去诱饵。一旦鲜卑人放弃进攻,那就轮到我们要劳师远征了,风险只会更大。”

    “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我一旦选择退守渔阳,刘伯安必会趁机发难。到时我就会背负擅启边衅的罪名,失去大义和名分,然后成为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所以此战必须拒敌于国门之外,绝不可让鲜卑人将战火燃烧至幽州境内。”

    战争是政治的延续,对于这一点,梁铮心中一直非常清楚。

    黑骑军想要在幽州站稳脚跟,就得选择幽州汉人的立场,维护幽州汉人的利益。

    对外战争取得胜利,黑骑军自然就会得到百姓乃至部分豪族的支持。

    可一旦让战火燃烧到幽州境内,这问题可就大了。

    说到底,哪怕是幽州内部的主战派,需要的也是一场胜利,而不是一个麻烦。

    经过梁铮的分析,高览才终于明白,黑骑军的处境比他想的还要险恶得多,简直是走错一步,就要万劫不复。

    不过梁铮对此却是一点也不担心,胸有成竹地对高览说道:“进勇你大可放心,我保证,此战我军必可大获全胜,将来犯之敌,一举歼灭。”

    见梁铮如此自信满满,高览虽然难以理解,但还是选择了相信,随后又提醒道:“都尉,是否许需要派出探子,先行查探敌情?”

    就在这时,偌大鸽群从天而落,绑在脚上的绿色布条,更是迎风招展。

    梁铮见了,顿时哈哈大笑:“不用多此一举,我派出的探子,已经带着消息回来了。”

    “啊?”

    高览一脸震惊。

    梁铮没有解释太多,而是直接发号施令道:“全军拔营,自北路进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