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徐尊知道这永徽城里危机四伏,本来没想高调,还想着来个微服私访呢,可没想到刚一进城便遇到这等事件!

    但凡不是当街杀人,徐尊是不会插手的。

    可眼瞅着这些穿紫衣服的人如此目无法纪,肆意杀人,自己这个唐州提刑再不站出来,实在说不过去。

    可没想到,对方不止一人,竟一下子冒出十好几口,个个气势汹汹,来者不善。

    看着这些人身穿紫衣,徐尊心里便有计较,想必他们便是那两帮一派一货仓中的紫山派。

    “你说什么?”这时,那个被称作师兄的紫山派弟子将长剑指向徐尊,问道,“给你个机会,再说一遍!”

    “我也给你的个机会,”徐尊既然出头便再无反顾,当场狠狠回敬道,“马上跪下伏法,跟我去衙门认罪!”

    “什么!?哈哈哈哈……”

    听到这话,众紫山派弟子全都哈哈大笑,笑得前仰后合,仿佛这是他们听过最可笑的笑话。

    “大人,大人……”这时,赵羽筷子上仍然夹着酱牛肉,冲徐尊小声提醒道,“岳惊雷啊,不好惹啊……”

    “惊你个阿努切吧!”谁知,火阿奴却赫然暴起,拎着铁伞就朝众紫山派弟子冲了过去。

    啧啧……

    这暴脾气,徐尊皱眉,他知道火阿奴还在为沈茜的事耿耿于怀,郁闷难舒,现在可算逮着发泄的机会了!

    赵羽本想把肉吃掉再说,可紫山派弟子们见火阿奴动手,便纷纷挥舞宝剑朝徐尊刺来。

    赵羽无奈,只好抽出自己的佩刀加入战团。

    侯震和阿修仔身为侍卫自然不能怠慢,但这二人比较专业,并没有鲁莽的和敌人打在一处,而是手持武器护在徐尊左右,一旦有人冲过来,便立刻迎敌。

    不得不说,这些紫山派弟子并非乌合之众,从身形和招法上来看,都是从小练武之人,有着深厚的功底。

    不过,再有功底也和火阿奴等人有着很大差距,登时被二人打了个措手不及,人仰马翻。

    尤其是火阿奴,好似疯魔一般,一上来便弹出伞沿上的利刺,登时血溅饭庄,引起一片惨嚎!

    嘭……

    火阿奴势大力沉,铁伞横抽,将那个大师兄打飞出去,整个人撞在徐尊的餐桌之上,登时将餐桌撞裂,餐盘七零八落碎了一地……

    轰……

    又有一人被火阿奴一脚踹飞,倒着滚出饭庄。

    “邪门儿……哪儿来的硬茬子?唾……”此人吐出一口血沫,痛苦地从地上爬起,有心想要回去叫人,却一眼瞥见旁边的马车,刚好和柳东看了一个对眼。

    “啊?”柳东吓了一跳,急忙挑帘躲进车厢。

    哦……

    此人察觉有异,便提着宝剑跳上马车,然后挑帘进去,打算抓住车夫。

    谁知,他刚一挑帘,从车厢内便窜出一名蓝衣女子。

    此人尚未看清蓝衣女子的相貌,便感觉手中一松,宝剑不知怎么样便被对方夺去!

    唰……

    寒光一闪,此人便惊异地感觉到右手失去知觉,等再看时,才发现自己的右手已经飞向远处。

    “啊……”

    此人失声惊呼,却被蓝衣女子一脚踹下马车。

    紧接着,蓝衣女子持剑杀入人群,见人就劈,宛若虎入羊群一般,甚为刚猛。

    蓝衣女子自然是那帖木儿阿妮,但见她剑锋凌厉,招招狠辣,如长虹贯日一般,几乎每一剑下去,都会有一个相应的人体器官从人群中飞出,或手、或脚或整条胳膊!

    “啊……”

    慢说这些紫山派弟子,纵然如徐尊等人亦是从未见过如此狠辣恐怖的武功,全都被惊住了!

    十几名紫山派弟子皆不能挡,眨眼便倒下一片,捂着残缺的手腕或是脚踝,倒在地上呜呼哀嚎,声嘶力竭!

    我尼玛……

    徐尊早就算准帖木儿阿妮的武功不弱,但没有想到会如此狠辣邪异。

    而且,阿妮此刻的出手明显带有目的,这特么是不是想给自己找事啊?

    想到此,徐尊急忙出言喝止:“阿妮,住手!”

    然而,阿妮根本不听徐尊招呼,依旧在紫山派弟子之中肆意挥剑劈砍,又接连砍断数人手臂!

    “娘娘个熊……”那赵羽咽了口唾沫,心里万般感慨,原来论起砍胳膊,自己竟然并不是最专业的那个啊!

    “喂,住手!”此间,连火阿奴也看不过去,登时挥起铁伞挡住阿妮,大声吼道,“大人让你住手呢!耳朵聋了吗?”

    谁知,阿妮仍然没有住手,而是一剑刺向那个被唤作师兄的紫山派弟子。

    铮……

    火阿奴撑开铁伞挡住此剑,继而跟阿妮斗在一处。

    两名女子一高一矮,一红一蓝,仅仅斗了几招便宛若虎啸龙吟一般,打得威猛凌厉,眼花缭乱。

    咔嚓……

    结果,阿妮的宝剑不堪重负,在又一次和铁伞碰撞之后便硬生生折断。

    火阿奴一铁伞盖下,阿妮再不敢硬碰,只好后退数步,堪堪躲开,这才停下手来。

    而就在这时,从其他饭馆用餐的侍卫们闻声赶来,却发现这场激烈的打斗已经收场。

    不过,侍卫们也是吓了一跳,但见地上躺着的紫衣人,几乎全都缺胳膊少腿,再无一人是完整的!

    而这一次,那些食客和饭店伙计们再也不能淡定,全都连滚带爬地消失在饭馆之中。

    徐尊狠狠瞪了阿妮一眼,有意发作,却又突然想起自己的目的,只好转而走向那名为首的紫山派弟子。

    “你看,啧啧……”徐尊假装同情地说道,“我早就说了给你个机会让你跟我去衙门认罪吧?”

    “你……你……”紫山派弟子面色惨白,眼含恐惧地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来人!”徐尊向侯震等人摆手,“把这个杀人犯给我绑了,咱们看看这堂堂的永徽郡衙,到底有没有能力办理这桩杀人案吧!”

    “是!”侯震等人上前,用绳子捆住此人,继而跟随徐尊,将此人押往郡府……

    ……

    在路上,围观群众越来越多。

    人们看着徐尊一行人竟然押着一名紫山派弟子前往郡府,全都感觉不可思议,纷纷展开议论。

    “这下好了,”赵羽砸着嘴,在徐尊身旁说道,“咱们刚来永徽,便跟岳惊雷结下了梁子,老天保佑,这岳惊雷最好不要在永徽城啊!”

    “大人,”火阿奴则气鼓鼓地说,“那个阿妮实在可恶,她分明就是故意的,想要给大人惹麻烦!”

    “哼!”徐尊却是冷哼一声,冲二人教训道,“赵羽,你老是跟我嘚吧那个岳惊……雷,他是爹啊?别忘了咱们的身份,他就算大玄第一高手,那也不能坏了法纪!

    “还有你,”他又冲火阿奴斥责道,“你一路上就像丢了魂似的,真是太不专业了!你说阿妮冲动,你又何尝不是呢?”

    “她……她不是冲动,是残暴!”火阿奴冲徐尊抱拳,继而自省道,“不过大人教训得是,卑职被情绪所控,让大人失望了……”

    “我也是,”赵羽亦是懊悔反省,“卑职不能用江湖人的想法去影响我大玄法度,卑职知错……”

    呼……

    徐尊重重呼了口气,眼中透出深深忧虑。

    事情会突然发展成这样,他也是完全预料不到。

    看来,自己的计划得做重大调整了!

    说话间,他不由自主地朝马车看了一眼,心里庆幸,幸亏自己还有一张最强底牌。

    只是不知道,面对那个大玄十大高手之一的岳惊雷,苦娘还能不能拿分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