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滨城的夏,总是年复一年湿热难熬。

    这是申望津自小长大的城市,他见过这城市最肮脏的角落,承受过最难耐的酷暑与寒冬,这个城市所有的一切,他原本都应该已经适应了。

    却偏偏在那一年的夏天,这个城市有了不一样的味道。

    因为那一年,申家多了一个人。

    起初也没什么不一样,婚礼过后,申浩轩照旧成日泡在外面的花花世界,长期不回家,而她只是将自己关在房间里,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都是安静无声的,如同不存在。

    也不知过了多久,在意识到自己的处境其实是安全的之后,她终于渐渐有了自己的活动范围,开始走出那间房。

    最开始的那段时间,也不过是

    偶尔在屋子里跟他打个照面,低低喊他一声“大哥”便又匆匆消失。

    直到后面有一天,他因感冒起晚了,头晕脑胀地换了衣服,下楼时,她正站在楼梯底那扇落地窗旁——

    明亮晨光之中,她一身白裙,站在那束光中间,抬起头来看他,“大哥,我能在这个地方放一架钢琴吗?”

    他明明因为感冒而神思昏昏,灵台却在那一瞬间清明如许。

    然后,家里就多了一架钢琴。

    有了钢琴之后,悦耳动听的琴声可以传遍屋子里的每一个角落,空旷的屋子便仿佛有了生气,连她的脸上,也渐渐有了笑容。

    他开始有越来越多的时间留在家里办公。

    后来有一天,他午饭后到家,却忽

    然发现她的琴凳上多了一个小男孩,与她并肩而坐。

    听到动静,她回过头来看他,明眸浅笑,“大哥,这是邻居陈太太的孩子,听到琴声来这边玩的。”

    他看了那小男孩一眼,满眼陌生。

    搬进这里已经三年,他不认识周边的任何一个邻居,更不会认识邻居家的小孩。

    小男孩见到他也明显有些害怕,小声跟她说了句什么就想要离开。

    她却笑着捉了小男孩的手,道:“不用害怕,叔叔是好人,他很欢迎你来家里做客。对吧,大哥?”

    他已然忘了自己是怎么回答的,却将她的那句“好人”,记了许久。

    原来这世上,还会有人觉得他是“好人”。

    他坐在沙

    发里,看着那张温柔纯净的侧颜,渐渐地就失了神……

    ……

    咔嗒。

    很轻的开门声,躺在按摩椅里的申望津缓缓睁开了眼睛。

    庄依波正从门外走进来。

    窗外的伦敦,已是夜深时分。

    看见他,庄依波脚步微微一顿,“我吵醒你了?”

    他却仍旧静静地躺在那里,看着她。

    她依然是温柔的、平静的、甚至也是带笑的……

    却似乎与记忆中的那张脸大不相同。

    申望津冲她勾了勾手指,“过来。”

    她脱掉大衣,乖乖走到了他面前。

    申望津一伸手,直接就将她拉进了怀中,细细端详起了她的脸。

    明

    明什么变化都没有,却怎么,就不一样了呢?

    “我脸脏了吗?”庄依波问。

    申望津没有回答,静静看了她片刻,才道:“今天怎么这么晚?”

    庄依波微微一笑,回答道:“白天逛了一家博物馆,吃了晚饭之后,又去酒吧坐了坐——”

    闻言,申望津微微扣住她的脖子,在她唇边轻轻闻了闻,“喝酒了?”

    “千星以前在酒吧工作过,她推荐了几款调制酒,还不错,挺好喝的——”

    “你一向只喜欢那几家法国酒庄的葡萄酒。”申望津说。

    “偶尔也要尝试一点新事物啊。”庄依波说,“我觉得挺不错的。”

    申望津闻言,神情未变,只是淡淡沉了眸,静静地看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