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745章 他们俩一起跳舞?

    当k同他说出那句话的时候,雷子琛真的有一种被雷击中的感觉。

    章沐白听见雷子琛那么说,脸上的表情变得有几分难堪,她知道雷子琛并不想提起七年前的事情,可是她能够跟雷子琛说的,或者说她最想跟雷子琛说的,还是七年前的那些事。

    因为七年之后他们两个人的重逢,中间已经多了一个安然,再没有什么甜蜜的事情可供回忆了。

    后半段的吃饭时间比较沉默,大概是因为每次章沐白说的话,雷子琛的回答都不是她想听到的,后来的时候,章沐白的话渐渐就少了,专心地低头吃着面前的牛排。

    而对面的雷子琛吃得似乎更为专心,除了一直在暗中留意着自己手机的动静之外,表面上,他一直在慢条斯理的吃着牛排,好像摆放到自己面前的那盘子牛排是多么可口的食物似的!

    正餐的部分已经结束了,接下来便是甜点的时间,甜点这种东西,吃起来的时间可长可短,刚吃完甜点,这顿晚饭也就算彻底的结束了。

    可是雷子琛的手机现在还是好多动静都没有,他借着去洗手间的时间,拿出手机来给鹰发了一条短信,问他那边的情况怎么样,等了大概半分钟,鹰回复了一条过来,内容十分的简单。

    “目前还没有任何发现,望拖住时间,我觉得这个家里一定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雷子琛听见鹰这样的答复,一时间不由得皱起眉头,觉得有些头疼。

    想起外面章沐白那边的情况,很显然,章沐白很快会结束今天的晚饭,其实结束了晚餐之后,他也并不是没有机会将章沐白留下来,吃过了饭,两个人还是可以聊聊天。

    但是以雷子琛现在对章沐白的这种态度来看,他们俩每个话题都不会进

    行的太久,那聊天势必也不会太顺利,就像这顿饭刚刚开始的时候,章沐白的话还算挺多的,但到了后来已经渐渐不想开口。

    对她的那种反感是从心里一直到脸上,雷子琛想要控制住都很困难,他实在是无法对着章沐白说出很多违心的话来,尤其是,章沐白还站在安然的对立面上。

    只是假如放弃了这次的机会,下次要找一个这样的机会,恐怕就没有那么容易。

    即便对于雷子琛来说,想要将章沐白约出来是一件非常简单的事情,可是,错失了这一次的机会,下一次即便是雷子琛把章沐白约出来了,章沐白也不可能像这一次这样放松警惕,毕竟这一次是章沐白主动约的雷子琛。

    而且,鹰已经去过章沐白家里了,章沐白究竟聪明到什么样的程度,雷子琛现在还并不太清楚,假如章沐白回家之后发现了什么蛛丝马迹,必定会将所有的痕迹清理得更加的干净,到时候再想找机会去她家寻找什么证据,可能就更加的困难。

    想到这些,雷子琛不得不重新思考起这个问题来。

    雷子琛也并没有在洗手间呆很长时间,因为时间长了,怕章沐白会有所怀疑。

    出来的时候他已经下定了决心,这次一定要留住章沐白。

    无论如何应在章沐白的家里,今晚必须得到一个结论,有证据或是没有,必须是一个坚定的结论,因为他不可能再让鹰去一次章沐白的家里寻找奎恩的证据。

    打定主意之后,雷子琛出来的时候,举目四顾了一下整个餐厅,想着应该如何挽留住章沐白离开的步伐。

    章沐白选的这家餐厅环境算是很不错的,位置并不怎么多,中间劈出很大一块地方,做了一个大的舞池。

    舞池中坠着假山流水,

    环境十分的清幽,一架白色的三角钢琴立在那,钢琴的后方,穿着黑西装的男人修长的十指在钢琴的黑白键上飞快的流转着,音乐从他的,音乐从他的手指间流淌出来,或激昂、或温柔。

    一曲新的乐曲刚刚开始,这次他弹奏的是一首举世闻名的舞曲,雷子琛发现那边的几桌异性已经纷纷站起身来,走向中间的舞池,跳起了优雅的华尔兹。

    而那边的章沐白,也一瞬不瞬地盯着舞池中跃动的人群,眼中写满了期待。

    雷子琛的心里已经有了想法,尽管他并不想邀请章沐白跳舞,现在却也不得不这么做了,因为这是眼下唯一能够缓解两个人的尴尬气氛、让章沐白多呆一会儿的办法。

    雷子琛走回了桌边,目光放在那边的舞池上,轻声说道。

    “这首舞曲我挺喜欢,确实很适合跳华尔兹。”

    章沐白听见雷子琛这么说,望过来的眼神惊喜无比,可是转瞬之间又有些暗淡。

    章沐白在心里自嘲的想着,雷子琛说这话应该只是感叹这舞曲吧,他不可能想要邀请自己跳舞的!

    章沐白正这么想着,却忽然觉得眼前一暗,抬起眸子,看见雷子琛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自己的身前。

    他微微弯着腰,朝着她伸出左手,是一个非常优雅且标准的邀请动作。

    雷子琛的声音淡淡的,里面透着一股子温柔,“可以请你跳支舞吗?”

    那句话就像最好听的天籁,比远处的钢琴曲打动人心的多。

    章沐白微微偏头,冲着他轻轻点,然后便优雅地伸出自己的手,放在了雷子琛的手心里。

    两个人渐渐朝着那边的舞池走去,而就在此时,他们俩谁都没有留意到,那边角落里头的一个黑衣男人,放在双手之间的袖珍相机咔

    嚓咔嚓的响了几下。

    ……

    安然自己一个人吃了饭,然后又洗了个热水澡,接着便躺到了床上,手里拿着一本早教的书,靠在床头静静读着。

    可是读着读着,她便忍不住出了神,心头想着雷子琛此刻应该在做些什么呢!

    雷子琛说自己和别人出去吃饭了,那这会儿晚饭应该还没有结束吧?

    不知道他们吃的是什么,有没有喝酒?会不会喝醉……

    安然想了一阵,忽然间笑了笑,轻声对自己说道。

    “安然,你现在就这么离不开雷子琛了吗?他不过是出去吃个饭而已,就一天晚上没有陪在你的身边,你竟然就这么想他?”

    一番自嘲之后,安然便定了定心,打算继续看那个那本早教的书,可是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却突然哒哒的响了两声,那是她最新设置的手机铃声。

    安然心中一喜,觉得应该是雷子琛吃饭的半截,或者是马上要回家的时候给她发了一条短信。

    她连忙拿过来瞧,短信确实是短信,却并不是来自雷子琛的,而是一个陌生的号码发过来的。

    安然看着那一串陌生的数字,心头忽地有些发沉,这种感觉她也说不上来,但总觉得不是太好。

    她略微犹豫了一会儿,还是伸手点开了那条短信。

    是一条彩信,内容很简单,没有半点文字,只有几张照片,连续的放在一起,像幻灯片一样,一张一张地放映着。

    照片里的雷子琛,穿着今天上班时的那件西装,站在舞池的中央,跳着优雅的华尔兹。

    章沐白的手放在雷子琛的手心里,而雷子琛一手握着她的手,另一只手放到她那腰肢上,两个人随着音乐声跳着舞。

    安然将手机放下来,脸上没什么表情,心里却有些闷闷的。

    哦,原来雷子

    琛真的是去和章沐白一起吃的晚饭,傍晚雷子琛将自己送到家自己说要出去吃饭的时候,安然心中就隐约有一种感觉,觉得他可能是去和章沐白一起吃饭,没想到,这直觉竟然能准成这样!

    要说没有不高兴那肯定是假的,但要说特别的生气,安然倒也没有,毕竟雷子琛虽然没有说是去跟章沐白吃饭,但也并没有说不是去跟章沐白吃饭,所以严格一点来说,雷子琛并没有说过谎,只是自己没有同他问清楚,他也没有讲个明白罢了。

    而且从头到尾,安然一直告诉自己,一定要相信雷子琛,相信你们两个人之间的感情,所以发生这种事情的时候,她总是会让自己多想一想,这个陌生的电话究竟是谁?

    到底是谁一直在给自己发这种东西,又或者说到底是谁,一直在关注着自己和雷子琛的一切!

    安然正拧着眉头想着,卧室的门突然被人从外面敲响了。

    “进来吧!”

    这里是自己的家,安然自然知道,这么晚过来敲门的人不会是别人,除了张妈便是安齐,张妈早早的就睡了,那肯定是安齐回来了。

    今天星海那边对安齐其实并没有什么安排,正好s有空的,所以安齐便和S两个人便去约会了,早上出去了,晚上吃饭的时候还没有回来。

    饭菜摆上桌,安然问张妈,小齐去哪里了?

    张妈说,他约会还没有回来。

    安然当时就想,这个小子,真是有了女朋友,连家都不要了,安然拿出手机准备给安齐打电话,可是张妈却阻止了他。

    “然然,小齐已经这么大了,你也不要管他管得这么严格,他26岁才开始初恋,这本来已经算很晚的年纪了,他夜不归寝才是你该期盼的事情,干嘛还要让他早回家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