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798章 来自弹丸之地的冒险者

    广州外海,三座名为老万山、伶仃山、翁山的小岛矗立在海面上。

    此处距离最近的陆地约一百八十里。虽然三座小岛不大,但都以山命名,便是因为小岛上山峦起伏,树木茂密。

    三个小岛所处的位置是洋流深邃之处,周边海域渔产丰富,是广东渔民最喜欢来捕鱼的地方。因为有这三处小岛在此,渔民还可以在岛上歇息,可以长期驻守于此。

    只不过三座小岛地处偏僻,岛上淡水缺乏,不适宜人长期居住。所以这里只是作为渔民们临时的落脚点,并常驻人口。

    从六月里,这里便已经被佛郎机人所占据。他们的战船在左近游弋,已经有数十艘渔民的渔船遭到他们的袭击而沉没。这帮佛郎机强盗,便是以这种方式,试图逼迫大明朝廷同意他们在广州沿海之地开辟港口驻扎,并且进行贸易的特权。

    秋阳高照,经过之前数日的阴雨天之后,佛郎机国水兵们都躺在甲板上裸露着上身晒着日光浴。好不容易阴雨绵绵的日子过去,趁着阳光正好,怎不享受享受。

    六艘战船漂浮在宽阔的海面上随波起伏。

    率领这只六艘战船组成的舰队的是佛郎机国东方舰队的副指挥官亚新。此人同时也是占城国新港基地的总督。自佛郎机国王曼努埃尔陛下授命阿尔梅达伯爵为东方舰队总司令,率领起初的三十条战船往东方海岸进攻以来,这一路攻城略地,攻克了东方诸国多处港口,掠夺了大量的财富。佛郎机国上下均认为这种行动是发财之道,于是国家资助和个人资助了打量的资金,让阿尔梅达的东方舰队的规模更加的庞大。从最初的三十艘战船,如今已经增加到了一百多艘战船。

    当然,由于占领的地方太多,舰队分散驻扎于各处港口,保护佛郎机国的贸易。而在各处占领之地,也都设立了总督来管理当地的贸易和利益。

    亚新原本只是军中的一名小混混。不过,此人脑子灵活,善于抓住机会,并且一直在寻找这样的机会。

    十年前,东方舰队在东方大发横财的时候,亚新千方百计的加入了东方舰队。十年来,他跟随阿尔梅达一起大杀四方,在攻战满次加的战斗中还替阿尔梅达挡了一只当地土着射来的弩箭。虽然为此他付出了一只眼睛的代价,但是从此官运亨通,一路从中尉升到了舰队的副总司令。

    虽然东方舰队的副总司令有八个之多,但是这也是一个极高的职务了。

    攻下占城新港之后,亚新的目光便瞄准了东方大陆的明帝国。但他知道那是个不好惹的怪物,便打算只捞钱,垄断贸易路线。

    占城国和大明联系紧密,占领新港之后,他结识了占城的一位亲王名叫卜古良。通过他的牵线搭桥,和大明朝一位亲王搭上了干系。在那位王爷的运作之下,他分出了几艘战船来到屯门岛,在屯门岛获得了居留之权。

    从那以后,源源不断的银子便流入口袋,亚新赚的盆满钵满,肥的流油。一年时间,他已经在佛郎机国的南部买下了一座大庄园,娶了一位漂亮的妻子。同时仕途上也有起色。

    通过分享利益,他已经搭上了国王曼努埃尔的弟弟费舍尔庆王的关系。费舍尔告诉他,不久之后,他会成为东方舰队的总司令,接替阿尔梅达的职务,并且将被任命为印度总督。

    可以说,一切都是顺风顺水,亚新将要成为佛郎机国历史上名垂青史的人物。但就在这时,一名大明朝的侯爷来到了广东。并且一夜之间,率领一帮渔民和地方的破烂水军,将屯门岛夺回不说,还将自己的战船人马以及人员羁押扣留。

    被扣押的一名中尉菲戈跑回来给明朝人送信,说什么要拿钱去赎人。亚新大怒。这个冒出来的坏事的大明侯爷断了自己的财路,还要自己掏银子去赎人?这岂能惯着他。本来这条财路便不能断。必须要给他们颜色看看。

    于是乎亚新率领六艘战船从新港出发前来。不费吹灰之力便夺回了屯门,解救了人质。顺便还杀了一批人,掳走了一群大明女子。

    若不是虎门头上面大明朝修建了火炮炮台,居高临下的轰击甚为凶猛的话,他都打算将战船开到珠江之中,深入大明广东内陆轰击一番,以消心中之怒。

    当然了,那位大明王爷派人来告诫他,不要闹得过火。只需逼着朝廷允许贸易进行,恢复原来的财路便可。亚新也从善如流,觉得这才是最好的结果。东方舰队还没有准备好和大明开战。倘若他真的惹怒了大明,双方开战的话,他的私自行动会让他获罪。

    阿尔梅达总司令可是个慎重的人。他早告诫过众人,有些国家可以用武力征服,但是大明帝国不好惹,在没有完全的把握之前,不可和其交恶,以免前功尽弃。

    大明朝廷拒绝了要求,所以亚新便率军在沿海滋扰。他知道大明已经下达了解除海禁的圣旨。百姓们纷纷下海,各地番国商人也蠢蠢欲动,想要来贸易。自己在沿海这么一骚扰,自然会逼得对方考虑自己的条件。

    这些天,虽然飘在海上,他们袭击了多艘渔船,杀了不少人。大明朝没有任何的反应,他们都有些无聊了。

    亚新半裸着上身,军服里毛茸茸的胸膛露在外边,靠在帆布椅上晒着太阳。一只独眼眯着,表情十分惬意的样子。

    船舱里,两名士兵抬着一名奄奄一息的女子出来。那女子头发散乱,衣衫破碎,裸露着大片的肌肤。闭着眼,似乎已经不行了。

    “怎么回事?那女子怎么了?”亚新皱眉问道。

    “尊敬的亚新长官,这名从大明掳来的女子要死了。昨晚,卡米尔中尉玩的太狠了,把这女子玩坏了。下边大出血。”一名士兵禀报道。

    亚新皱眉看向坐在身旁,手里端着一杯葡萄酒,醉意熏熏的一名大胡子上尉。

    “卡米尔,你便不能悠着点么?这已经是你玩坏的第三个女人了。你那变态的玩法便不能改一改么?”

    大胡子卡米尔耸耸肩道:“尊敬的副司令官,这可怪不着我。每日闲极无聊,除了玩这些女子,还能干什么?这都连续十多天没有船只出没了。我们天天飘在这海上有何意思?”

    亚新骂道:“玩便玩,何必玩坏了她。”

    “她不从,还咬了我。您瞧,我胳膊上这一块都被她咬的发紫了。”卡米尔撸起袖子展示他的伤口。

    “再说了,我不过是恼了,拿了棍子捅了她一下,她便昏了过去。尊敬的司令官,你不会为了一个明朝女子,便要骂我吧。要死了便丢到大海里便是了。”卡米尔翻着白眼道。

    亚新骂了一声,对两名抬着女子的士兵摆了摆手。

    两名士兵将那奄奄一息的女子抬起来,扔到船舷之外。噗通一声响,那女子沉入大海之中。

    “我说总督大人,咱们天天守在这里也不是办法啊。我建议,咱们要么开去明朝沿海去杀人,轰击他们的渔村和城镇,要么便干脆回新港基地去。留在这里什么也捞不到。”卡米尔打着酒嗝道。

    “卡米尔,我看你是想念新港的当地女子了吧。哈哈哈。”一名躺在甲板上眯着眼晒太阳的士兵笑道。

    “是又如何?新港多好。当地女子丑是丑了些,但是多的是。一块面包便可以睡一晚。再说了,眼下这天气也要变冷了。新港四季如春,舒服的很。干什么在这里干耗着。亚新总督,您说呢?”卡米尔道。

    亚新皱着眉头,他何尝不想离开这里会新港。他在新港也养着几名当地的美女,过着帝皇一般的生活。但是这里的事没有办妥。大明朝没有给任何的答复。就这么走了,事儿没办成。银子赚不到。那怎么能走?

    “再忍耐一番。我们联络的那位大明王爷说了,只要我们闹得凶狠些,他便可以借此上书他们的皇帝,答应我们的条件。卡米尔,你说的也对。咱们看来得打的他们更痛些。不过那得过段时间,会港口补充了粮食淡水,补充弹药。咱们直接打到他们内陆去。让他们知道怠慢我们的后果。”亚新沉声道。

    “那可太好了。将新港的三艘战船一起带上。十艘战船,足够打的他们鬼哭狼嚎了。只要咱们不上岸,咱们的战船和火炮便是无敌的。”卡米尔大声道。

    亚新微微点头。对于自己的战船和火炮,他还是有极大的自信的。明朝的战船和火炮简直可笑,除非是靠着人多,否则他们一无是处。自己只要不上岸,他们便只有挨打的份儿。

    就在这时,桅杆盯上拿着千里镜四处张望的一名水手在头顶上叫了起来。

    “那是什么?好像是一艘船。一艘大船。总督先生,没错,那是一艘大船。”

    “在何处?”亚新跳了起来,将脸上挂着的黑色眼罩往瞎了的左眼上一套。

    “就在小岛那里。绕过小岛往咱们这里驶来了。好大的一艘船。”观察哨大声叫道。

    亚新飞奔登上船楼,拿起千里镜观瞧。果然,一艘黑魆魆的大船就在数里之外的海面上。正绕过三座岛屿最西边的那座伶仃山的小岛驶过来。船身在阳光下反射着黯淡的光。

    “是战船。有火炮,有炮窗。挂着明朝的旗帜。是明朝水军。”亚新大声道:“传令,准备战斗,有敌人。”

    号角呜呜吹起,战斗警报迅速传达各艘战船。六艘蜈蚣船上的佛郎机水军闻声而动,衣服也来不及穿便飞奔向战斗位置。船锚启动出水,三角帆迅速扯起,船舱里,炮手们开始忙碌的做战斗准备。

    仅仅过了不到半注香时间,所有的船只都已经开始呈锥形战斗阵型朝着数里外小岛之侧的敌船冲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