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杨小亦愣愣地看着他,一身西装革履,褪去了往日的青涩,俨然一副成熟男人的样子,陈云同样愣愣地看着她。

    杨小亦的心微微擅动着,陈佐愣了会后,一言不发地转身走到了一边,给众伴郞团让路。

    杨小亦也不敢上前打招呼,自从多年前分手后,她再也没有打听过陈佐的任何消息。她觉得这辈子两个人就这样吧,互相不打扰对方的生活,就挺好。

    陈佐站在房间的角落,看着眼前热闹的接亲现场,他也曾幻想过自己的婚礼,绝不比现在的逊色。

    看着眼前曾经深爱过的女人,他们之间早已经物是人非,他对她不再抱有任何幻想,即便自己将来结婚,那个人也不会是她,杨小亦。

    今日此刻只希望自己的好兄弟顾阳能够一直幸福下去。想着这些他默默地转身走到屋外点起一支烟,抽了起来。

    新娘闺房里热门无比,不认识她的学弟关切地问着她有没有男朋友之类的,心里抱有幻想地希望能够跟她有所发展,当然大也都是被这婚礼的氛围烘托着,想要跟伴娘开些玩笑而已。

    陈佐时不时转头望向房间内的杨小亦,许多年不见,她也出落得更加美丽大方,乌黑亮丽的长发,她的发质向来很好,刘海下的灵动双眼睛,长长的睫毛随着她的微笑微微闪动着,笑起来时眯成一条月牙的眼睛,她的笑容单纯可爱,现在的她婴儿肥已经完全退去,又变白了。

    褪去了曾经的青涩,她俨然一位可爱又有一丝成熟的女人,美丽、优雅、大方。

    看着一群单身男青年,七嘴八舌“围攻”着杨小亦,陈佐内心一股说不清的感觉涌上心头,他不觉地猛吸着烟吞云吐雾,以缓解和掩盖自己那该死的怦然心动,他不停地在心里暗示自己,将来娶的女人绝对不会是她杨小亦。

    婚礼进行得很顺利,很快到了送嫁的环节,也就是新娘亲友团跟随着新郎亲友团将新娘送到男方家里,俗称“送亲”仪式。

    伴娘负责提一盏马灯带路,当然现在早已不用马车了,而是改为轿车。

    接亲队伍有八辆汽车,新娘新郎坐在最中间的车中,而伴郞伴娘理应要坐在最前排的车内,陈佐跟杨小亦作为送亲与接亲代表,自然被安排坐在了一起。

    两个人在车内非常守礼节地相互隔着半个人的距离,相互沉默着,好像一副从来就没认识过那样。

    右边车门被打开,杨明从门外一屁股挤了进来道:“过去点,人都不够坐,坐紧点挤挤。”陈佐不得不被挤得跟杨小亦紧紧地挨在一起,陈佐假装咳了几声,以掩饰尴尬的气氛。

    车门外有人喊起:“还差两个人没上车,还有没有座位呀?”杨明使劲朝车窗外喊去:“这还有呢。”

    杨小亦看了看车内道:“杨明,哪还有位呀,这不是坐满啦?”

    杨明转过头对杨小亦说道:“让陈佐抱着你,不就有了?”

    杨小亦紧张地咳了几声,着急地喊道:“杨明,真坐不下。”

    杨明不以为然地大声吼道:“你自己看看别人的车,都是塞得满满的,就你矫情。”

    话音刚落,杨小亦就委屈地耷拉着脸,不再说话。陈佐见状立即严肃地咳了一声,杨明便不敢再大声吼她,随即闭上了嘴。

    杨小亦本想往前座坐去,可抬头一看,前座已经塞满了嫁妆,根本坐不下人。

    杨明瞥了瞥扭扭捏捏的两个人道:“陈佐你不抱,那我抱啦。”

    杨小亦焦急地抢话道:“那你抱陈佐呗。”

    杨明噗嗤一声笑道:“就我们这几人的身材,抱着能坐得下吗?”杨小亦看着几个人,也确实是只有她最适合被抱着坐。

    她用可怜的眼神望着陈佐,内心好像在说“救救我”,确实宁愿被陈佐抱也好过被杨明抱着。

    陈佐将杨小亦的小眼神尽收眼底,他思量了一会后,顺势将她抱起,放在自己腿上,他也宁愿自己抱着也不会给杨明任何机会的。

    杨小亦被陈佐抱着后,身体瞬间紧张得有些僵硬,真的很怀疑杨明这个家伙是故意整这一出来着。

    接亲车队慢慢悠悠地开着,老家习俗接亲车队不宜开得太快,车内杨小亦有着杨重晕车的老毛病,加上路上蜿蜒曲折,她从上车就开始一直昏睡。

    陈佐见她睡着,将她打横抱在怀里,他那修长的手臂和宽大的胸怀,就像怀抱着一个小女孩,杨小亦在他怀里虽然不是深睡,但躺得很安稳。

    陈佐眼神一直盯着杨小亦,宛如他们还像从前那样,是对亲密无间的情侣。

    看着她熟睡的脸庞如此娇嫩,车内的空调开得暖暖的,杨小亦的脸蛋泛起了淡淡的绯红,像一个熟透的苹果,让人忍不住想要咬上一口。

    朦朦胧胧将睡未睡的杨小亦,闻着陈佐身上熟悉的味道,在他怀里那怀念且心动的感觉,身体接触碰撞时的灼烧感,使她很确定自己依旧爱着他。

    她逐渐感觉到身下的陈佐,身体犹如竹笋破土般变化着,虽然冬天穿着衣裤很厚实,但她明确地感受到这种“破土”的感觉。

    也许从前她未开窍,不懂这种变化,但现在她已经是别人眼中的大龄剩女,她还有什么不懂的呢?她在内心窃喜着,非常确认一个事实-------陈佐心里也还有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