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杨小亦努力将白天的工作做完,力求能准时下班,与久未见面的王文远一同用个晚餐。

    王文远在她快要下班之际,赶到了她的公司,“在公司门口等你,一会见。”给杨小亦发来消息。

    杨小亦从洗手间回来,见陈佐站在她的工位边上,问道:“陈总,有什么事吗?”

    “‘文远哥’是谁?”指着桌上的手机问道。

    杨小亦有些诧异,拿起桌上的手机点开一看,下意识的怼了回去,“你有病呀,干嘛偷看我的手机信息。”

    此刻同事们投来异样的眼光,陈佐见状将杨小亦带到自已办公室,表情严肃,眼神幽深、冰冷。

    杨小亦与陈佐面对面地站着,她站直了也只能到陈佐胸部,她义正言辞地问道:“陈总,今天的工作我已经做完了。”说到这,她语气又略带一丝请问地说道:“我还有点事,今天可不可以不加班呀?”

    “不可以!”头顶传来陈佐冰冷又绝情的拒绝。

    杨小亦此刻内心有着愤怒和委屈,又有一丝不甘,她仰起头,语气强硬的回道:“陈总,我答应在留下来好好工作,可也希望你不要总是公报私仇,为什么别的同事可以准时下班,而我不可以?”她咽了咽口水,继续说道:“陈总,你自已说过,不要对工作夹带私人情绪,可我觉得你并没有很好的以身作则。”

    陈佐怒火中烧,这个女人居然为了别的男人,敢这样跟自己说话?反了天了!他用着领导的威严,向杨小亦施去一阵威压,“等你坐到我的位置,再来教训我。今晚!你必须!加班!”后面几个词,他特意加重了语气,手指还用力的扣了扣桌上,以显示这件事的重要性。

    杨小亦被他这样的语气弄得有些不知所措,自从分手重逢后,她就开始搞不懂陈佐的情绪与品性,她不明白为什么从前那个对她如此温柔、满心满眼只有她的男人,现在会变得这么不可理喻,变得这么琢磨不透?

    她还是有点受够陈佐了,她甩了句:“陈总如果真的有很急的工作,可以发我手机上,我晚一点再回公司加班,我现在有事要出去一趟。”说完她也不等陈佐回不回复,转身就离开了办公室。

    从工位上提着包和手机,小跑着来到公司门口,远远的瞧见王文远一身深灰色西装革履,风度翩翩的样子,嘴角不自觉地上扬了起来,喊道:“文远哥!”

    王文远回过头来,见到了日思夜想的杨小亦,笑容丝毫不加以掩饰地进朝她走了过来。

    杨小亦小跑着朝他跑去,在王文远还没反应过来之时,她就冲上去将他抱住,像妹妹那样在他怀里撒娇:“文远哥,你怎么来了!”

    在杭州的陌生感、加班时的艰辛、还有被陈佐变幻莫测的情绪殃及的种种委屈,在此刻都被王文远的笑容治愈。

    他也被杨小亦这突如其来的拥抱,感到受宠若惊,温柔地说道:“担心你一个人在陌生的城市孤独,所以我也来了!”

    ... ...

    二人嘘寒问暖的聊着,杨小亦的笑容就没停过,这一幕被办公楼上的陈佐,透过窗户看得一清二楚,情绪顿时冒了出来,“这个女人,为了和别的男人约会,连工作都不重要了?”立即拿出手机给杨小亦发去了工作消息,并称文件很紧急,两小时内必须做完。

    杨小亦看了看手机,并未回消息,与王文远有说有笑地出了公司,来到他提前约好的餐厅。

    杨小亦就坐后,看了看餐厅环境,道:“文远哥,这家餐厅很难约的吧?”

    “嗯,没事,你喜欢就好!”

    二人还没聊上几句,陈佐的电话就打了过来,“杨小亦,你现在跟我到公司来一趟,有急事要处理。”

    “陈总,再急,也得让人吃饭呢,不是嘛?”把电话挂了。

    王文远见状,回道:“工作这么辛苦呢?要不要换个工作呀?”

    “还好呀,这公司发展前景还挺好的,我也需要多历练呢。”

    王文远关切地说道:“如果做得不开心,记得告诉我。”

    杨小亦笑了笑:“放心吧,这点工作,难不倒我。对了,文远哥,你这次来杭州有什么事吗?”

    “正巧我们研究所有个项目,需要在杭州开展,我就过来了。”他推了推眼镜。

    杨小亦惊喜地说道:“真的呀?那你岂不是要在这待一段时间了?”

    王文远也笑着回道:“嗯,短则一年,多则几年吧,看项目进度。”

    杨小亦再要开口问时,陈佐又打来电话,“杨小亦,什么时候回来?”她气不打一处来,这家伙,今天怎么阴魂不散了。

    她没好气地回道:“陈总,你让人喘口气行吧?能不能让我好好吃个饭呀?”

    正当她准备挂电话时,陈佐吼道:“你敢挂我电话试试!”

    杨小亦白了一眼,“嘁”了一声,挂了电话,声音嘀咕“幼稚”。

    继续向王文远问道:“文远哥,那住的地方找好了吗?”

    王文远点了点头,嗯了一声,“买好了,在你公司附近。”

    “买?”杨小亦震惊地脱口而出。

    王文远笑了笑,“对呀,先买了套公寓过渡一下,楚小妹如果不介意的话,可以搬过来,会比租的房子条件好一些。”

    杨小亦还没从震惊的情绪中缓过来:“有钱人家的孩子就是不一样,房子跟买衣服似的。不过,文远哥,我还是要靠我自己自实其力,你的房子留给未来嫂子。”

    王文远尴尬地笑了笑,岔开话题道:“你的工资够用吗?”

    “够用呀,文远哥,我是成年人了,你不要老是把我当小孩子好不好。”

    王文远被杨小亦逗乐了。

    话没说几句,陈佐又打来电话:“杨小亦,你的饭吃得够久了,赶紧回来。”

    杨小亦看了看手机,明明才过去半个小时呀?她吼道:“陈佐,你有完没完?”挂完电话后,她把手机关了机。

    安安心心地与王文远吃了个饭后,并没逗留多久,就火急火燎地跑回了公司。

    此时已经八点多,公司同事都走了,办公室里关着灯,只有陈佐办公室还亮着灯,她蹑手蹑脚地坐到了工位上,将工位灯一打开。

    “还知道回来呀?”陈佐突然从她背后冷冷地吐出一句话,将杨小亦吓得尖叫了一下,“陈总,你干嘛老吓人呢?”

    她已经做好被陈佐骂的心理准备了,急忙将电脑打开,不正眼看陈佐。

    “还关机了啊?翅膀硬了啊!”陈佐依旧严肃地、冷冷地回道。

    杨小亦笑着说道:“关机怎么了?你不停的打电话给我,这叫‘骚扰’,知道吗?”她只觉得后背一阵寒气逼来,转移陈佐的注意力,道:“陈总,有什么工作,说吧,我争取十二点前做完。”

    陈佐拉了旁边的椅子坐在她身边,“以后不要随便关机,杭州这么大,你又是路痴,还容易被骗,万一出了事,我找不到你怎么办?”语气很温柔地说道。

    杨小亦一愣,他这是在关心我吗?

    杨小亦语气也变得缓和了些,“知道了,陈总。”

    陈佐笑着摸了摸她的头,道:“乖!”动作极其暧昧。

    杨小亦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是平日里那个严肃的陈佐吗?这个笑容,这... ...

    她忙将头撇了回来,不能继续看了,不然又要被他这该死的笑迷倒,明明说好了只是上下级关系的。

    她拍了拍羞红的脸,心里嘀咕,“哎,这都是他的假象,第二天,他又会是那个讨厌的陈佐的,对,绝对不能相信他!”

    给自已做了心理建设之后,她定了定神,转过头来对陈佐说道:“陈总,有什么工作,说吧!”

    陈佐依旧眼神拉丝地看着她,嘴角的笑容依旧那般灿烂,温柔地说道:“先下班吧,工作不着急。”

    一听这话,杨小亦就火冒三丈,站起身来对怼道:“什么?你夺命三魂追的打电话,这会又说不着急,陈佐,你有病吧,你是不是觉得耍我,你挺开心呀?”

    “谁允许你跟陌生男人厮混了?”陈佐也站起身来,声音盖过了杨小亦。

    杨小亦也不甘示弱地回道:“什么叫厮混?再说了,文远哥又不是陌生男人... ...”

    她话还未说完,陈佐打断了她:“文远哥,文远哥... ...叫得挺亲热啊!”

    杨小亦对陈佐白了一眼,道:“懒得理你,陈佐,你就是幼稚!你跟小时候一点区别都没有,同样的幼稚。”说完关上电脑,拿起包就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