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47章 雨中迷路

    下午训练的时候,她需要将上午学到的知识进行实战射击训练,王然教得用心,她学得也很认真。

    每款枪械她都努力地练习,调整着姿势不断地感受实战的感觉。她练习非常刻苦,时间过得很快,天早已黑了下来。她看了看自己的右手,虎口处已经起了几个血泡,两只手臂已经累到不受控制地发抖。

    好在已经把王然的课程全学习完毕,并且均已合格。训练结束时,王然说道:“今天训练成果不错,我已经给陈佐发了信息,估计他一会会过来接你,我们由于是封闭式管理,不方便送你出去,你在这等一会吧。”

    杨小亦回道:“好的,辛苦王教练了。”

    说完,她给陈佐打去电话,打了几个无人接听,她便给孟菲发去消息:“你们会议还在继续吗?”

    孟菲回道:“是的,临时来了几位领导,估计今晚得搞到很晚去了。”

    杨小亦想着陈今天的会议很重要,自己还是先坐公车回去吧,于是问到小林:“小林,这里有公车回去吗?”

    小林说道:“有呀,你从大门走去,不到一公里,有个公交站,那里有车回城。”

    杨小亦与王然打了声招呼道:“王教练,陈佐暂时走不开,我自己坐公车回城里了,今天非常感谢你和小林。”

    王然回道:“你知道路吗?”

    杨小亦回道:“知道的,您放心吧。我先走啦。”

    随后杨小亦一个人背着包,出了大门,来到小林说的公交站。等了没一会,便来了一辆车,她坐上车后没过多久,晕车的感觉又来了,加上今天训练确实很辛苦,她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她这样睡着不知道过了多久。

    “喂,醒醒,姑娘,到站啦!”杨小亦被司机喊醒,她睁开眼一看,发现此处是一个自己根本不认识的荒郊野外,她茫然地问道:“这是哪?”

    司机回道:“这是下沙总站。”

    “什么?”杨小亦一脸的惊愕,她从一个郊区,来到了另外一个郊区。

    司机说道:“我们下班了,姑娘。”

    杨小亦无奈只能下了公交车,她放眼望去,看着这陌生的荒郊野外,不禁感到一阵害怕。

    她快步地朝有光亮的地方走着,本就不宽的道路上一个人也没有,只有时不时飞驰而过的几辆摩托车。

    此时,天空中乌云密布,突然闪电伴随着闷雷像金蛇四窜一般在天空中四散开来,闷雷的响声,大到像是有人发了毒誓那般凶猛,将城市边缘笼罩着。杨小亦被雷声吓得捂着耳朵跑着,跑到了最近的路灯下停了下来。

    此刻,天空中又一记闷雷响起,她害怕到尖叫一声,捂着耳朵蜷缩着。

    她掏出手机看了看,发现陈佐打了好多个电话,她立即回了过去,很快陈佐接起了电话:“杨小亦,你在哪呢?”

    她还没来得及回话,天空中的闷雷再次响起,杨小亦吓得尖叫了一声,道:“陈佐,我、我也不知道我在哪,我害怕,我该怎么办呀?”

    说完又一记雷鸣闪电响起,杨小亦吓得又是一声尖叫响起,陈佐忙喊道:“小亦,别怕,我在呢。你把定位发给我,我马上过来接你。”

    杨小亦颤颤巍巍地打开微信,给陈佐共享了地理位置,陈佐在电话那头喊道:“小亦,别挂电话,我陪着你。你找个亮点的地方等我,我一个小时就到了。”

    此刻又是一阵雷鸣闪电,豆大的雨说下就下,杨小亦吓得哭了起来,“陈佐,我好害怕,呜~呜~呜~陈佐... ...”

    “小亦,别怕,别怕。是我不好,不该留你一个人在那里,你不要哭。找个地方躲雨。”

    “嗯”说着杨小亦抬头看到不远处,刚好有个公交站,她跑到公交站里等待陈佐,倾盆大雨,她全身早已湿透,冷风吹过,冻得她瑟瑟发抖。

    电话那头,陈佐焦急地说道:“小亦,别害怕,你先注意周围的情况,不要让陌生人靠近。”

    “嗯,嗯,陈佐,对不起,我不小心睡着了,坐错了公交车。呜~呜~呜~”

    “我的小亦,不哭!你知不知道我小时候最喜欢打雷的下雨天呀?”

    “为什么呀?”

    “因为睡得香呗。”

    杨小亦“噗嗤”地笑了出来。

    陈佐又继续说道:“你知不知道小时候,轰动全校的杨老师房间放蛇事件,是谁干的?”

    杨小亦好奇问道:“是谁呀,当时我就在想,干这种事的人简直脑子有病,真是无聊,干这种事。”

    “咳!咳!”陈佐战术性地咳了几声,又说道:“还能有谁呀,我和顾阳呗,嘿嘿嘿~”

    “什么,你们散尽天良呀,干这种事,你们不怕蛇吗?”

    “谁让那老杨要体罚我们,我们气不过呗,那蛇根本就没有毒的,这可是我跟顾阳在野外的田里蹲了好久才抓到的,就是为了给那老杨一顿教训,不过现在想想,那时候确实有点幼稚。”

    杨小亦呵呵地直笑了起来:“陈佐,你总算知道你幼稚了吧?你们干的事情,真的够轰动的,当时我听到这事,我都震惊了,最关键是我怕蛇。”

    陈佐也笑着回道:“这有什么,那我们干的事可多了,你知道学校门口那几根电线杆怎么断的吗?”

    “不会又是你们吧!”

    “嗯哼!”

    “快告诉我,你们都干了些什么?嘿嘿嘿~”此刻杨小亦好像没了刚才的紧张与害怕,认真地听着陈佐给她讲着过去的故事。

    陈佐得意地说道:“那天,哥几个逃学,闲着无聊,骑着摩托车,一根一根给撞断了。”

    杨小亦震惊道:“简直猖狂啊!电线杆跟你们有仇呀?”

    陈佐笑道:“哎,那都是小时候干的事。”

    此时又一记闷雷响起,杨小亦被吓得再次尖叫了起来:“啊!陈佐,我害怕。陈佐,我、我、我好害怕。”

    陈佐一边开车,一边对着电话喊道:“小亦,别怕,我告诉你一个最大的秘密。”

    杨小亦收起了哭声,认真地听着,回道:“什么呀?”

    陈佐笑着说道:“小时候,老师到我家告状,说我骚扰你。搞得我爸以为我对你干了什么坏事,提着棍子追了我好几里路呢,还好我跑得快,不然我爸非打死我不可。老师可不止一次告我的状了,每次一说,我爸就追着我打一次,哎!”

    杨小亦哈哈地笑了起来,道:“陈佐,没想到你也有这天,笑死我了!可是为什么我从来没听到老师说起什么呀?”

    陈佐道:“你是三好学生啊,天上的仙女,怎么可能说你呢!那肯定就朝我们下手呗,好在我意志力坚定,不然呀... ...”

    “你们?还有谁呀?”

    “顾阳呗!”

    “怎么感觉你的学生时代,跟我的完全不一样呀?简直不是一个时空,你们干的这些事,我居然一样都不知道。”

    陈佐得意地道:“哎呀,那都是哥的老历史了,现在想想,真的挺好笑的。”

    杨小亦羡慕地说道:“嘿嘿嘿,多有回忆呀,你看,我的学生时代就一片惨白,如果有时光穿梭,咱们能够回去的话,你干坏事,带上我一起呗,嘿嘿嘿~~~”

    陈佐笑着说道:“你也是个小坏蛋!”

    杨小亦咯咯地笑着,陈佐一边开车,一边给杨小亦把他干过的“好事”一件又一件事给她娓娓道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