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97章 快钱和南下

    热门推荐:

    国内第一辆法拉驴原本是京城首富李小华的座驾。

    后来挂的是黑牌“京a00001”。

    黑牌在那时候非常高大上程度就不说了,绝对不是一般人都上得了。

    并且是“a00001”这样的车数字开头的车牌,普通人一看就知道惹不起。

    国内外各种名人在上面签字留名的更是多不胜数,很多名字甚至都不能打出来。

    以至于这辆车十几二十年都没有开出去过,毕竟人家签名不能花了呀。

    现在好了,江河贴心的为李小华省了个大麻烦,还为他省了13.88万美金。

    虽说现在钱变得光明正大了,可这事江河弄得不小。

    是以他除了给几个女人和一些老师、长辈报了个平安外,剩下的时间往四合院一躲,再次当起了乌龟。

    能活一万年那种!

    没待几天,胡乃忠开着他的新座驾凌志400来到四合院门口,接上拎着袋子的江河飘然远去。

    炒外汇起源于伦敦,西方屡见不鲜,最早由香江经纪商带到内地,可以肯定这东西是未经批准的,但相关单位也没管,简单来说就是当作试点。

    这是时代的特色,啥事先试试,行了继续干,不行直接关掉或者留个小尾巴,跟最早证券市场差不多。

    摸着石头过河呀。

    这会京京有几好几个外汇交易集中的市场,比如位于燕莎商圈的幸福大厦,长安街东侧的赛特大厦。

    今天胡乃忠带江河来的地方就是赛特大厦。

    进去发现办公的还不少,来到炒外汇的楼层。

    不少人都笑容满面的跟胡乃忠打招呼。

    一个带着眼镜的人,见到生面孔还是拎着钱袋子的亲自引着参观。他很清楚,只要来这里看过的,没人能拒绝这份诱惑。

    “他叫皮特,黑着呢...”

    “胡老板,我不叫皮特,我叫批特。”

    你说他说的是国语吧,可一嘴的粤语味儿,你说是粤语吧,还能让你听懂国语的意思。

    反正江河听着是挺难受的。

    胡乃忠小声说人坏话被人听到了,半点不好意思的感觉都没有,不过这个皮特也不在意。

    或者说习惯了。

    仨人到了一个大间,就跟《大时代》里一样,前面是黑板,写着当天的货币汇率。

    底下一张张桌子,几台笨重的电脑,不少人都拿着一部类似pos机的机器,上面能显示货币汇率,日元兑美元、澳元兑美元、法郎兑美元等等,都有专用机,哔哔哔响个不停。

    除此之外,还有些人在此处蹲点,已形成一定规模了。

    “介绍一下吧?”

    皮特:“客户先开一个账户,往里面存一笔钱,我们抽取一定佣金,给客户设置相应的额度。在这个额度内客户可自由操作,赚或赔,自动存入账户。”

    “你可以讲粤语,国语说的稀碎。直接告诉我额度是多少,你们抽取的佣金又是多少?”

    这次皮特用上粤语,说话顺畅了不少。

    江河自然能听得懂,在剧组跟张国容那可不是白学的。

    简单来说,这玩意就是通过货币之间的汇率波动赚取利润。因为美日正在搞贸易战,目前最热的是日元兑美元。

    假如100万美金,这比直接抽走10万,然后你可以在200万的额度内尽情驰骋。

    胡乃忠说的不错,真特么黑!直接抽了10%的水。

    老实讲,这东西江河不懂,也没碰过。

    但他只要记住一点应该就不会亏。

    首先是李成儒在《可凡倾听》说过93年赔了个底儿掉。

    93年好像是美日谈判来的,搞得日元疯狂升值。

    记住这点就行,别的有啥注意的?

    应该没有。

    自广场协议之后,日元就是一直在升值的状态。

    买什么自然不用多说了。

    “皮特!”

    回头望去,李成儒这家伙果然在这。

    “哎,李总,您下的那500手日元现在挣了78个点了,刨去手续等乱七八糟的,75点没问题。”

    “甭跟我说多少点,你就跟我说挣了多少钱吧!”

    “挣了十一万美金。”

    一天时间赚了十多万美金,这比特么抢钱快多了。

    难怪那些国企大老也跟鲨鱼见了腥味似的。

    “幼,胡总!江河你也在啊,你们这是认识?”

    江河笑着点点头:“旧识。”

    见他没有多解释的意思,胡乃忠也不会说其他。

    李成儒皱眉盯着江河看了看,只觉得越看越像,于是问道:“江河,头几天报纸上那个怒砸法拉驴跑车的江某某,不会就是你吧?”

    “如果你也想去砸,应该也可以,对你来说左右就是一两天收益的事情。”

    听他变相承认了,李成儒直接高看他一眼。

    原本他以为江河也就是个编剧、导演之流,不曾想他家这么有钱。

    他不认为这钱是江河自己赚的,至于理由,还是年轻!

    李老板挣钱了,表现的极为大方,直接就要安排他们还有另一边互相交流的老板吃饭。

    可这饭江河不想去吃,吃人嘴短啊。

    真吃了人家的,到明年他是提醒还是不提醒?

    况且两人只有两面之缘,也不是什么亲近关系,自找麻烦的事情他不想做。

    再说他这心里未尝没有惦记这家伙特别特的心思。

    胡乃忠就无所谓了,反正他们这帮人平常就是你请我、我请你的。

    把正事办完,江河找个由头走了。

    羊城机场!

    三人刚走出机场,刘浆就扇着风开始吐槽:“这边也太热了,那香江岂不是会更热,还好我没去。”

    江河嘿嘿一笑:“你不懂了吧,天气热穿的少...”

    “嘿嘿嘿~”刘浆会意的一阵贱笑。

    让旁边的杨清不停地翻白眼。

    “刘浆真不是好东西!”

    要是刘浆有读心术一定很冤枉,话是江河说的,怎么到最后他反倒不是好东西了?

    “咱们去哪儿?”

    “能去哪儿,酒吧多的地方呗,碰着谁算谁。”

    “……”

    二人无语,原本江河叫他们来鹏城说是找歌手、演员,他们还觉得江河这是有路子呢。

    可这到地方了,你告诉我去酒吧碰运气,太糙了吧。

    九十年代的乐坛尚未火起来,拿被后世称为“94新生代”被造星成功的歌手举例,许多歌手要么刚出道,要么还寂寂无名。

    而且这些人中的一部分有点水,不少都是一首歌唱一辈子那种。

    比如“树上停着一只,一只什么鸟……咕咕咕~||蛄再叫。”

    但你不能对||蛄奢求太多,人家本来是干厨师的,听说还在外国考的厨师证。

    这就没必要为难人家了。

    这么说吧,厨师界他是最会唱歌的,歌唱届他是最会做饭的。

    如今的乐坛风格大概就三种,摇滚、民歌、不成熟的原创流行歌曲。

    民谣啥的还没动静呢,他倒是嫖了一首校园民谣,不过暂时没后续。

    可别说矮大紧早已经创作好了那种话,就92这会他歌词都没写全呢。

    更别说小范围传唱了。

    如有异议,那打官司吧!陪到天荒地老。

    赶明儿再薅他一首!

    出租车上,刘浆嘴巴依旧不停:“四儿,你说实话,你这劳什子公司,到底能不能弄起来啊?这都7月底了,要实在不行,我就出去找工作了?”

    江河扣了扣耳朵,嫌弃的白了他一眼:“老刘,都不是我瞧不起你。就你这履历,你觉得哪个单位能收你这废物点心。”

    尼玛!

    副驾驶位置的刘浆回过头,瞪了江河一眼,没这么糟践人的。

    杨清在江河旁边直乐,“这话不假,刘浆你呀,我觉得你要不跟江河走,估计半辈子都找不到工作。”

    诧异的看了杨清一眼,这个评价真心一针见血。

    刘浆这货远时空就是毕业后在家窝了不少年。

    要是没个好媳妇,估计他依旧没啥大出息。

    “好歹我还干过《霸王别姬》副导演呢!”

    “没上映,再说我这个导演都没得瑟,你个副导演上蹿下跳个毛线。”

    一句话又给他怼没声音了。

    早知道还特么不如去香江了!

    心里愤愤没多会,他就被街边打扮靓丽的大姑娘、小媳妇,uu看书  迷的挪不开目光了。

    “这趟羊城没白来!哧熘~”

    羊城是改革开放的先行地,已经非常现代化了,穿着打扮也十分晃眼。

    “江河,今年金鹰和飞天都在羊城吧?”

    “听说是!”

    “可惜我获最佳女配的时候,那会没搞颁奖典礼,不然我也能上台领奖呢。”

    江河想想说了半句:“还是有机会的。”

    只不过很渺茫而已。

    女演员的长相真的对他们的戏路限制太大了。

    眼前这位,就属于一辈子都可能演不上女主角那种。

    在一处酒吧林立的街道停下。

    三人给钱下车,大白天的酒吧那特么有人啊。

    来早了!

    不远处,一家音响店里飘出极为耳熟的歌曲,“我不想说,我是鸡,我不想说...一样的鸡肉、一样的鸡蛋,一样的我们咋就成了传染源!”

    驻足听了片刻,走进去问:“老板,这是杨哔哔唱的吧?”

    “喏,去年外来妹主题曲嘛。”

    老板递过一盒磁带,上面印着第二代甜歌掌门人杨小姐的美照。

    这女人还是挺有实力的,也称得上是人美歌甜了,就是太容易404了,所以不能招。

    想招他也招不了,这会人家都有唱片公司了。

    音像店转了一圈,竟然还发现了他自己的磁带《追梦赤子心》。

    都特么不用想,一看就是盗版。

    让自己少挣好几毛钱!

    不过这盗版也算是侧面让临时乐队四个字火遍全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