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69章 三十万钱一歌伎

    倡馆姑娘的身价银都极高,远超了打点一般官僚的钱,东方明这个要求对于文怡来说简直是狮子大开口,仗着长春苑背后的势力,她平素也未把普通官吏放在眼里,此刻听着东方明这近乎无礼的要求,心头一阵怒气涌出,冷声嘲讽道:“清凤姑娘的赎身钱可贵着呢,这位公子……或者是大人,京兆尹虽然是个肥差,但衙门里能拿得出这钱来的,恐怕也就只有王舜大人本人了,敢请教您是哪位?”

    这番话不仅极不客气的把东方明的话怼了回去,还说明了除了王舜,京兆尹衙门的其他人都不值这个打点价格。

    东方明眉梢轻轻一挑,微笑应道:“哪位都不是,只是我喜欢听这位清凤姑娘唱曲,这点赎身钱还是拿的出的。”他之所以此时便要带走清凤,是因为此刻已经和对方朝了面,对方已经知晓了自己与清凤在房中有过谈话,如果对方和刺杀自己的人有直接关系,此刻再让清凤留在此地,只怕明天就会变成人工湖下的一具尸首。

    文怡气极反笑,冷笑连连道:“好好好,感情这位公子竟是拿官威来压长春苑了,看来公子真是不知道我们长春苑的深浅。”

    “废话少说”夏侯仁在一旁听得心头火起,配合着东方明说道:“这位姑娘乃是私伎,又不是军中的营伎,依汉律,只要有人出钱脱籍,你长春苑便得应着,怎么?以为我们公子拿不出这几千五铢钱?”

    夏侯仁自幼贫苦,没见过大世面,也不知道倡馆姑娘的身价钱,几千枚五铢钱在他看来已是了不起的数目了,这时的估价便是脱口而出。

    几千枚五铢钱?文怡心头大怒,若真有人要为清凤赎身,公道价也要出三五万五铢钱,这两个来闹场的人,居然说出几百两这种可笑的数目来,再加上连番被东方明的态度若有若无的撩拔,终于让她失了冷静,大怒说道:“公子若是能拿三十万钱来,我马上让你把人带走!”

    汉成帝时期,三十万钱可以买关中地区豪宅两幢,良马六十匹,几十亩良田,可以供寻常百姓吃用几辈子,就算放在富贵人家,也是个惊人的数目!

    文怡冷笑看着这两个人,料定这世上没有人会用三十万钱来买一个姿色寻常,只是歌声了得的歌姬。

    但东方明却是等的就是这个机会,不等她改口,将手一挥随意说道:“这便说定了,快将她的契约拿来。”

    此言一出,满座俱惊,夏侯仁长大了嘴,在他出生的村落,只怕全村人用一辈子也凑不出三十万钱,买个歌伎就要花这么多钱!就连站在一旁的清凤自己,都流露出了不可置信的神色。而文怡更是大感荒唐吃惊,呆若木鸡一般站在了原地。

    良久,她蹙了蹙眉,压着性子向着东方明微微一福,脸上挤出一丝轻笑说道:“董公子果然是位爱开玩笑的风趣人物。”

    东方明眯眼看着文怡的如柳娥眉,红红双唇,眸子里的柔媚,以及唇角绽出的勉强笑容,但总感觉有些不舒服,因为她看似示弱,但实则骨子里透着一丝无比娇傲的味道,根本看不起自己和夏侯仁,不过越是这样,东方明越好奇这长春苑幕后之人究竟是谁。

    “不是玩笑。”东方明敛去了笑容,说道:“三十万钱买人,先前你说好的,莫非你准备赖帐。”

    文怡咬着下唇,冷冷看着东方明,半晌后忽然说道:“长春苑出万钱为公子压惊,此事不需再提。”

    一万钱能买良马两匹,这是长春苑付出的诚意,但在东方明看来,她这诚意未免太晚了些,而且看着文怡眉宇间那股子施舍与不屑的味道更是让人火大,他微嘲说道:“今夜的事情,有趣的很,哪里来的惊?我只是要这清凤姑娘,你们倒是卖不卖?”

    文怡似乎没料到东方明竟是如此不给面子,嘲弄道:“难道公子还真拿得出来三十万钱?”此时已经不仅仅是清凤赎身的问题,也不是长春苑担心京兆尹查案的问题,而是双方在比拼势力了,而文怡已经先入为主的认为东方明就是京兆尹衙门的官员,根本不相信他能拿出三十万钱。

    东方明摸了摸头顶上梳着的棒槌,微笑说道:“这个不需要你们长春苑操心,拿来契约我自然给钱。”

    文怡冷冷地看了他一眼,银牙一错,忽然寒声说道:“原来……竟是专程来削我长春苑的面子,给你们京兆尹立威来了……好教这位小大人知晓,就算你们今天将清凤赎了出去,只怕明天也会乖乖地将她送回来!”

    这话里的威胁意味十分浓重,但东方明如今又怎么会在乎这些,他微笑着望着文怡,淡淡地说道:

    “我今夜给你三十万钱,只怕明天是你要乖乖地给我送回来才是。”

    平素向来只有长春苑威胁人,哪里有人敢威胁长春苑?

    文怡本以为今夜只是来了两个查案的官差而已,只是下属禀报这位董公子气度不凡,出手阔绰,而且方才又显露了一手功夫,想来在京兆尹衙门里也是位棘手人物,这才准备与对方妥协,而所以会选择妥协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是因为从这个月开始,老板便一直要求长春苑安份一些。但她万没想到这位董公子不肯选择和平,反而威胁了回来!

    她盯着东方明一字一句说道:“你会后悔今天晚上做的事情。”

    “你不用说这么狠话,赶紧拿契约来。”东方明笑着说道:“被你们弄的没心情了,准备回了。”

    文怡不禁气结,一跺脚,眸中厉声一闪即逝,吩咐身后的打手去办事,不过片刻功夫,一片简牍便搁在了众人之间的案几上。

    “现钱交易,你现在拿出三十万钱,我就将人给你。”文怡盯着东方明的双眼,“若是没有现钱,一切免谈,说不定呆会儿就有旁的恩客替她赎身了。”

    东方明神色镇定,叫过夏侯仁,在他耳边低低说了几句,夏侯仁先是一怔,随后施了一礼,迈开大步转身出去。

    文怡入行十余年,也不知见过了多少达官显贵,却从来就没见过眼前这种油盐不进的愣头青,对于眼前这位年轻人能拿出三十万钱的事情,她根本就不相信。她狠狠地盯着东方明,倒要看看他如何收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