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489章 完美的计划

    严鹤拿出笔记本马上开始操作了起来,调取九月三号潮哥别墅周边晚上二十三的监控,果然、马上就查到一辆奥迪开进潮哥的别墅。

    虽然看不到车里的人,但是锁定了车牌号码,马上又是一番操作。

    马上查到这个范先生是谁了,竟然是之前第一批怀疑对象的范晨海。

    严鹤晕菜了,因为对范晨海已经查半年之久,只有一个疑点,没有其他任何东西,没想到案子查着查着又查回来了。

    严鹤被这个案子折磨的快疯了,都查了一年多,案子没有任何进展,现在回到了原点,盯着笔记本发起呆来。

    思考着以前是不是错过了什么重大线索?只是想的脑袋快要裂开,也没发现那里不对。

    另外一边,王勤和森哥在包厢里推杯换盏,喝到晚上十一点左右王勤才告辞离开。

    临走时,森哥凑到王勤的耳边,低声道:“回去的时候小心一点,外面有警察,好像是盯着你而来的。”

    “知道了。”王勤不是很意外,他早就有心里准备了,知道古洲的重案组在盯着自己。

    王勤都懒得叫代驾,开着自己的宝马就上路了,也不怕查酒驾,因为他有足够的手段应付。

    同时也想看看警察会不会利用这个机会来找自己麻烦,结果竟然什么都没发生。

    一路上,他一直在注意后视镜,没发现什么异常,知道跟踪自己的警察肯定通过宝马车的gps定位锁定,根本不需要跟的很近,所以肉眼肯定发现不了他们。

    到了不夜城,刚停好车,发现化妆成流浪汉的郑蓝蹲在一个角落里抽烟,地上只有两个烟头,明显没等多久。

    由此可以推测,因为手机没关机,被定位了,因此他才能算的很精准,提前十分钟到来。

    “手机这么东西还真是麻烦。”王勤心中叹气。

    郑蓝朝王勤打了一个手势,然后往一辆白色的雅阁走去。

    王勤故意放慢速度,左顾右盼,想要等跟踪自己的警察发现,然后跟上来。

    这是想把郑蓝拉下水,让古洲的警察调查调查他。

    足足拖了一分钟,王勤才上了郑蓝的车,没发现什么异常,不由有些失望,没想到警方竟然没有及时跟上来。

    “蓝哥,怎么又改造型了?差点认不出来。”坐上副驾驶,王勤笑道。

    “是吗?我怎么感觉只是被你看了一眼就认出来了?”郑蓝微微一笑,语气不冷不热。

    可是王勤却感觉到他全身散发着寒意,

    马上知道是这段时间都没给蓉姐发过一条信息,做事态度没让他们满意了。

    或者这是故意装出来吓唬人的一种姿态,是一种手段。

    看郑蓝这么装杯,王勤有一种一拳打爆他脑袋的冲动,七哥装杯、人家至少有实力,郑蓝有什么?都不敢光明正大见人还装什么大尾巴狼?

    “蓉姐和程泽合作的愉快顺利吗?”王勤懒得问他的来意,直接来个反问。

    郑蓝是微微一个错愕,没想到几天不见,王勤又换了个人似的,竟然用居高临下的目光和语气和他说话。

    当了小小岭江的大哥才几天?都膨胀成什么样了?

    “不该问的别问,后果你承担不起。”郑蓝目光直视前方,一副认真开车的样子,冷冷的道,语气满是威胁的味道。

    王勤能听出郑蓝心里的火气很大,但是努力压制着,知道没必要在这个时候闹掰,转而道:

    “哎!你们的事,我真是搞不懂,你让我去调查七哥把九毒鼎放在哪里,七哥让我调查雷哥和你,说是九毒鼎在你身上,我都糊涂了,不知道你们谁说的是真谁说的是假?”

    “你跟着七哥才几天?你了解他了?他说什么你就信?”郑蓝感觉这句话似乎没什么说服力,接着又道:

    “如果九毒鼎在我手里,我还让你去打探消息,你以为我是个吃饱撑着的神经病?”

    “那如果九毒鼎在七哥手里,他现在在调查雷哥,还有你,他也是吃饱撑着?”

    王勤当然是知道真相的,但是不妨碍他把自己当做什么都不知道,进行推敲。

    不过听到郑蓝这么说,可以确定一件事,七哥宝库失窃的事,郑蓝根本不知道。

    见郑蓝沉默不语,显然思考着什么用词来说服自己,王勤突然一拍大腿,大声道:

    “我明白了,九毒鼎应该是被雷哥藏在某个地方,要不然怎么会你怀疑九毒鼎在七哥那里,而七哥怀疑在你这里了。”

    王勤又是拍大腿,又是大声叫,郑蓝思考问题的思绪都被打乱了,目光变的神神的。

    突然间,王勤脑海里模糊的计划清晰了起来,那就是向外界透漏九毒鼎被雷哥收藏着,而自己大张旗鼓的去找。

    让所以人都知道自己找到了,然后搞几个假货出来,凡是想要九毒鼎的都卖一个给他们,郑蓝这边可以先卖一个,雷总那边可以卖一个,潘玉芝那边也可以卖一个,到时候肯定还有更多人上门求购。

    都可以卖一个给他们,收多少钱好呢?五个亿应该是成本价。

    而且这个谎言还不容易被揭穿,因为这样的买卖是秘密进行的,而且他们买了之后肯定不敢透露一丝消息出去。

    九毒鼎多宝贵啊!谁敢说九毒鼎在自己手里?肯定不敢说的。

    就算后来发现九毒鼎是假的,还能回头来找麻烦不成?古董行业的水可深的很,买定离手,离开柜台概不负责。

    这个计划太完美了,王勤有点佩服自己了。

    唯一的难度就是看造假的水平能不能暂时瞒的过去了。

    “蓝哥,你说九毒鼎有没有可能被雷哥藏起来没人发现?”王勤见郑蓝还在思考,又强调一遍,让他加深印象。

    “是有这个可能,岭江现在是你的地盘,你努力找找看。”郑蓝道。

    闻言,王勤觉得已经把郑蓝的思维给带偏了,认真的道:“蓝哥可以放心,我就是把岭江翻过来,也要把九毒鼎给找出来,不过七哥那一关可能不好过。”

    “这种小事都搞不定还混的个屁,找到了九毒鼎我保证你从我这边得到的好处比七哥给的多的多。”郑蓝道。

    说大话也不怕闪了舌头,王勤心中是无语的,不过一想到可以弄一个假货给他,心里也就没那么大的火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