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279章 对付小人

    第1279章 对付小人 不是君炎安瞧不起人,而是这名男子紧跟着清瑶,他的鼻尖差点就贴到清瑶的后脑勺上。 这分明就是占人便宜! 若是君炎安这都能忍,那他就不是一个男人! 就在君炎安怒火中烧,拔腿就要向前教训这名男子的时候。 只见他突然头也不回地离开。 难道,他还有未卜先知的本领,知道危险降临,这就走了? “老板,这个长命锁怎么卖?”

    “这个长命锁,十两银子!”

    段清瑶打量着手里的长命锁,爱不释手。 倒不是因为它有多名贵,可是它上面刻着的平安健康甚合她意! 她的孩子,不需要多富贵,也不需要多出色,这辈子,只要平平安安,快快乐乐就够了。 “老板,能不能少一点,八两银子可以吗?”

    出门在外,纵使不差这点小银子,自然还是得低调点,省着点花。 段清瑶一本正经地讨价还价。 “八通发,老板就卖给我吧,讨个好兆头,薄利多销,今年一定发大财!”

    一听段清瑶这么说,老板立即高兴得心花怒放。 “姑娘,托你吉言!那就八两银子好了!我平时可不会卖得这么便宜!”

    “多谢老板!老板这么好说话,一定会发大财的!”

    行走江湖,嘴甜一点总没有错。 段清瑶一边回答老板,一边准备掏荷包付银子。 可是手一摸自己的腰间,原本挂着荷包的地方空空如也! 荷包不知道在什么时候不翼而飞了! “咦,我的荷包呢?”

    段清瑶头皮一凉,不会这么倒霉吧! 她的荷包居然丢了? 一米之遥,背对着段清瑶的君炎安听到了这句话,顿时恍然大悟。 原来刚才那个鬼鬼祟祟的男子并不是什么追求者,而是一个贼! 君炎安一拍脑门,自认为聪明绝顶的自己,什么时候变得那么糊涂了? 果然是关心则乱! “站住!”

    小偷以为自己做的神不知鬼不觉,却不想竟然被人发现了。 一回头,看到是一个纨绔子弟模样的生面孔,一点儿也不害怕! “这位公子,有事?”

    小偷痞里痞气地问道。 在这清河镇,谁不知道他大牛? 自幼无父无母的他,就靠着小偷小摸长大。 长大之后,更是变本加厉。 偷盗,已经成为了他安身立命的资本! “把东西交出来!”

    君炎安懒得废话,直接向大牛伸出了手。 “什么东西?”

    大牛却是故意装蒜,好不容易吃进去的东西,哪里有吐出来的道理? “刚刚你在铺子前偷了姑娘的荷包,我都看到了!”

    君炎安干脆挑明了。 眼神犀利的他冷冷地盯着大牛,让大牛莫名的有了一种压迫感。 可是转念一想,自己有什么好怕的? 俗话说得好,强龙难压地头蛇! 在这清河镇上,他大牛就没有怕的人。 眼前的人就算通身气派,那又如何? 说不定只是一个徒有其表的绣花枕头,有什么好怕的! “我劝你,别多管闲事!这里是清河镇,我,你惹不起!”

    大牛雄赳赳气昂昂地拍了拍自己的胸口。 “若是,我不答应呢?”

    君炎安只觉得可笑至极,普天之下,莫非王土。 区区一个清河镇,他还不能管了? “敬酒不吃吃罚酒,我怕你没命离开清河镇!”

    大牛冷冷一笑,无论如何,也不要怂! 气势上压倒对方,说不定,就不战而胜了! 面对这样的威胁,非但没有让君炎安退却,更是激发了他铲除恶势力的热情。 他浑身的血液就像是沸腾了一般,这是在皇位上许久没有的感觉了! 上一次,如此有热情的时候,应该还是在战场上吧! 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时候,他们每一个将士都像是打了鸡血一般,勇往直前! “那我们就试试看!”

    一般人听到大牛这么说,早就掂量掂量了。 可是没想到眼前这个贵公子,倒是一个难啃的硬骨头。 “兄弟们,都出来吧!”

    在大牛的招呼下,躲在暗处的混混们突然之间冒了出来。 不多不少,正好五个! “怕了吧?早就叫你不要多管闲事了!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大牛也只是求财罢了,不想惹麻烦。 尤其看到眼前的男子穿戴不俗,气势压人,就知道他不好惹。 “我若是怕了,就不会来这儿了!”

    君炎安只觉得可笑,千军万马都吓不到他,区区五个人还想吓退他? “你们是一起上,还是一个一个来!”

    君炎安扭了扭脖子,动了动手腕,全身各个关节咔咔作响。 这身骨头是好久没有活动过了,也不知道,还有没有当初的功力? 即便是没有,对付这几个上不了台面的混混,应该还是绰绰有余的! “怕什么?他就一个人,我们五个人!”

    大牛从同伴的眼睛里看出了怯意,其实,他自己也有一丝心虚。 可是事情已经走到了今天这一步,也只能硬着头皮撑下去了。 毕竟,那荷包沉甸甸的,分量不小。 足够他们兄弟几个逍遥一段时间了! “我们一起上!”

    五个人默契地摆好了阵型,就像过去的每一次一般! “那还等什么?”

    就在君炎安准备一次性解决眼前的小混混时,身后从天而降一行黑衣人。 “主子!属下来迟了!”

    一个,两个,三个,四个,五个,六个—— 大牛默默数着眼前突然出现的黑衣人,整整比他们多出了一倍。 而这十个黑衣人,衣着统一,训练有素,一看就是练家子! 无论从数量还是从实力来说,自己压根就不是对手。 这个时候,还等什么? “跑!”

    大牛转身撒腿就跑,可是还没等他跑出两步,一把长剑就横在了自己的脖子上,凉飕飕的。 “你要是再敢往前走一步,我就不保证,这剑会怎么样了!”

    “大侠饶命!大侠饶命!小的有眼不识泰山!还请大侠高抬贵手!荷包,荷包在这!”

    大牛手忙脚乱地把荷包交了出来,声音颤抖。 “想活命,那就给我办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