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四二四章 改编动漫的要点

    夏恪是没有阻止在场的大学生们用手机录视频的,刚开始有人掏出手机的时候,副导演想要拦着的,因为跟戏不一样嘛,但是夏恪反对了。

    有人举着手机录大学老师上的课,说明这位大学老师教学很厉害,不光要上课听一遍,之后还要继续听,更显得真实嘛。

    同时,为了突出真实感,夏恪还跟大家说,别光专注着听,带了笔和本的同学,可以趴在桌子上写写画画,像是记课堂笔记那样。

    演别的角色他们可能会因为紧张演不好,可能会因为兴奋导致表演痕迹太重,但是本色出演学生身份,还是演的相当到位的,这也增加了拍摄效率。

    视频也被放在了网络上,让网友们对这所大学的学生,纷纷投去了羡慕的目光,怎么我们就没有这个运气呢,让夏恪的剧组来我们学校取景?

    还有人假装不认识夏恪,也忽略了文桉,直接把夏恪当成了脱口秀演员,来了个不懂就问,这位脱口秀演员什么时候巡演,或者下一站是哪里,他们要开始抢座了。

    这点讨论度,夏恪没有参与,他只是整理了一下演讲时候的文稿,然后又填了点内容,找了点电视剧片段的作证,然后发到了社交平台上,当成一篇吐槽文章发了。

    作为他的影评迷,带声音的“脱口秀”肯定看过啊,这时候再看文桉就是味同嚼蜡了,纷纷吐槽夏恪不够努力,怎么就搬运之前说过的呢?

    强烈要求加更,而且要说点不一样的。

    催加更这种事啊,大多数情况下是没有收获的,但是大家依然乐此不疲,万一有了呢,不是血赚?

    显然,这次不是万一,因为夏恪还有别的事情要忙,所以没空去找什么素材。

    《虹猫蓝兔七侠传》,或者说夏恪改名为《七剑合璧》的武侠片剧本正在积极创作中,在改编动漫的过程中,夏恪发现有这么几个需要注意的地方。

    首先,这部作品的受众向当时的定位是儿童和青少年,所以为了让他们能看懂,鲜少有什么藏秘密于身,会把自己的计划直接和盘托出,而且是通过自言自语的形式。

    在现实生活中,谁没事儿自言自语啊?这玩意就跟写日记一样,能说出来的那还能叫心里话吗?

    原片当中,潜伏在七侠当中的卧底马三娘,就是自言自语说自己称霸武林的计划,结果被聪明的跳跳在远处听到了,继而根据她的计划想到了应对方案。

    那么在影视剧改变中,这要是来个因为反派一个人在那自言自语暴露了计划,那也太不合理且太降智了吧?

    所以要改,改成通过对方行动线的蛛丝马迹发现这个破绽。

    而第二点,还是为了让小朋友们能看懂,在动画片里,反派和正派的脸谱化其实是比较严重的。

    像是同为魔教堂主的猪无戒和牛旋风,前者一直是一个眉宇间阴险狡诈的形象,后者则是喜笑颜开的表情,即便同为反派,观众也会天然更喜欢第二个角色。

    很多时候,观众一眼就能分清楚,谁是好的,谁是坏的。

    但是在影视剧里,你就不能这样设定了,成年之后,哪有那么多非黑即白?都要写出人物的复杂性和立体感,才能更真实,更引得观众进入剧情当中。

    所以卧底不会一眼就让你看出来是卧底,无论是七侠卧底马三娘还是魔教卧底跳跳,夏恪都打算让他们藏一段时间。

    在马三娘和哑女莎丽共同出现的时候,不像动画片那样,直接给出观众“马三娘用阴险手段控制莎丽,夺走紫云剑”的信息,而是让观众们跟着主角团的视角一点点发现。

    甚至都不直接让你发现,夏恪打算像《神探狄仁杰》那样,有的时候给出信息也只是给了个表面信息,等到最后由主角团将其串联起来,继而发现马三娘的阴谋。

    这样处理,会让整个剧情更加跌宕起伏一点,吸引人继续追剧追下去。

    该改的地方的地方改,但是优秀的地方,夏恪也是会保留的,像是动画片中表现很立体的一歇人设,夏恪是碰都不会碰。

    主角虹猫少侠,就是仍有着孩子的稚气但是却不得不扛起大任,努力做好七剑新领袖完成七剑合璧的使命;女主蓝兔则是大女主剧本,敢作敢当且有自己坚持的底线,数次以生命拯救七侠。

    而这里要说的就是一个叫熊猫达达的角色,他是七剑传人,但是已有妻儿,在妻子被魔教抓走,虹猫武功尽失,七侠败事已显的情况下,他选择了和魔教合作。

    小时候看的时候,这个角色应该是七侠当中,最不讨喜的一个角色了。

    但是长大后,尤其是结婚之后,你就会完全理解他的人设,结了婚且疼爱老婆的男人,绝对会为了老婆不顾一切的。

    就像最近新闻上爆火的那件事一样,骑行千里一挑五那样,唉,不谈梗不笑人,那哥们儿是个真男人!

    在改编剧本之前,夏恪没想到有这么多地方要进行处理,原以为这已经是一个非常好的剧本了,没想到为了拉高受众,要修改的地方还不少。

    他也很庆幸,自己是这时候才开始着手改编的,如果是刚穿越过来,空有“夏恪”在校园的专业知识,怕是也只能纸上谈兵。

    正是因为多了很多照办和简单修改本土化的经历,才让他把理论落到实处,不至于纸上谈兵。

    这段时间的他,每天除了盯《忠犬八公的故事》就是在改剧本,但是生活却很规律,早睡早起的,那是因为,他和妻子要备孕了。

    老丈人张华青说了,趁着他身子骨还硬朗,俩公司合并后他还可以照看照看公司,未来全靠女儿了,你们可就没空要孩子了啊。

    夏恪一想也对,便把这件事提上了日程,他要改的不良嗜好倒是不多,主要就是熬夜搬剧本这一点,每天按时上床就是了。

    当夏恪走进卧室时,张亚菲就已经躺在被子里眼睛一眨一眨的看着他:“讲故事!”

    “好。”夏恪宠溺的看着她,这个姑娘在家里总是跟个小孩子一样,大晚上的还要讲故事才能睡觉,没办法,谁让他宠着呢?

    “上回咱们说到,青光剑剑主准备借着雷区,单刷黑心虎...”

    在夏恪轻柔的语气下,张亚菲缓缓的闭上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