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六百三十八章 长史陆逊

    吴郡。

    虽说孙坚的核心势力在荆州,而且荆州拥有一个平整广袤的江汉平原,更容易出产粮食,带来稳定的后勤。

    现在汉朝的都城,也设置在江汉平原的核心地带,江陵城。

    但是孙家毕竟是江东望族,江东一带,也是核心势力之一。在守备江东方面,孙坚做了一个很传统的决定,认命自己的三弟孙静为吴郡太守。

    孙家在孙坚这一辈,有兄弟三人。老大叫孙羌,老二就是孙坚了。

    孙静本人淡泊名利,喜欢呆在老家,四时祭祀祖宗坟墓。但是现在天下大乱,孙坚又带领孙氏宗族,投入到了这一场大风暴之中。

    孙静无奈,只得走马上任。

    一朝之兴,并非侥幸。

    历史上,孙氏政权是孙策创立,孙权稳定地盘,且一定程度上发扬光大了。但并非单纯是二人的功劳。

    就像是曹操有大批的曹氏、夏侯氏的优秀将军,光留在史书上赫赫有名的人物,就有八人一样。

    孙氏也出现了一大批的优秀族人,分别镇守江东各郡。

    别看历史上的孙吴有如甘宁等十二虎臣,但这些人都是爪牙,真正孙吴政权的核心,是那些孙氏将军。

    孙权更信任宗亲。

    孙静就是孙氏家族优秀的存在,颇有策谋,善于领兵。

    他走马上任之后,立刻聘用陆逊为长使,练兵安民,防备山越。

    有江淮在北方顶着,江东最大的问题不是外敌,而是山越嘛。

    这日上午。

    郡守府书房内。孙静坐在主位上,与坐在左边的陆逊谈话。

    孙静虽与孙坚是兄弟,二人容貌也有些相似,但气质却是迥异,他穿着一件青色的宽袖袍服,头戴峨冠,看着文质彬彬。

    陆逊模样英俊,身材修长,头上系着青布,身罩一件窄袖白袍,腰间配着一柄宝剑。

    他显得有些怪异,儒雅之中带着英气。英气之中,却又透着文质彬彬。

    “伯言啊。这些年随着张绣煽风点火,山越多背叛我们,而接受梁朝印信,为虎作伥。在你的统筹之下,吴郡一带很是太平。但南方的会稽,却是很乱。会稽郡守让我派兵支援他。”

    “就劳烦你领兵五千人,去一趟会稽。”

    孙静抬起头来,和颜悦色的对陆逊说道。

    这吴郡能这样稳定,当然不仅仅是陆逊的功劳。孙静的功劳也很大。但是优秀的老板,会把功劳全部送给属下。

    再说了。陆逊真的很优秀

    。

    孙静从小到大都很优秀,不管是领兵、读书都有过人之能。但是他觉得自己与陆逊一比,那真的是萤火比皓月,驽马比麒麟。

    现在陆逊还年轻,吴郡又太平。他琢磨着等过几年,便向二哥举荐陆逊,好让陆逊去更好的位置,发挥他的才能。

    陆逊对对付山越很有信心,且为人不避险恶,勇敢善战。闻言拱手一礼,顺从道:“明府言重了。这是我应该做的。”

    孙静笑了起来,当即写了公文,让陆逊明天领兵五千人,赶往会稽郡。

    陆逊领命之后,当即出了郡守府,回到了自己宅邸内。

    在历史上陆逊是娶了孙策的女儿。现在历史已经面目全非,陆逊的妻子姓顾氏,非常温柔贤惠。

    陆逊回来之后,顾氏便迎陆逊来到了书房坐下,并亲自去泡了一杯茶过来。

    “夫人。我明天便要领兵去会稽郡了。”陆逊抓着夫人柔嫩的小手,有些不舍道。

    虽说他勇敢,但也顾家。

    顾氏对于现在会稽郡的情况有所耳闻,对于丈夫领兵南征,也并没有太惊讶的。

    “夫君必然凯旋而归。”顾氏笑着反手握住了陆逊的手,把头靠在了陆逊的肩膀上。

    夫妻二人温存了片刻之后,顾氏忽然抬起头来,问陆逊道:“夫君。你的智力高人一等。你觉得大汉朝还有机会吗?”

    这话问的看似不靠谱。

    陆逊为孙静效命,间接为孙坚,汉朝效命。

    难道不是因为相信汉朝还能东山再起吗?

    但其实他们之间,没有绝对的关联。

    陆逊生长在江东,想要出人头地,除了做孙静的帮手之外,没有别的选择。陆逊与顾氏夫妻恩爱,顾氏其实有些察觉到陆逊的心思。

    但是顾氏一直没开口,这一次是明晃晃的问了。

    “汉室没有任何机会。孙坚、曹操、刘备这些人虽然勇气可嘉,但不过是螳臂当车罢了。这天下梁代汉,已是事实。”

    陆逊面对爱妻,也是直言不讳,断然说道。

    “等哪天梁军渡江,我不主动投效梁主,便是对得起孙太守(孙静)了。”陆逊随即又说道。

    顾氏松了一口气,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随即,没有半分羞赧的倒在了陆逊的怀中。

    她虽是一介妇人,但也觉得梁朝如日中天,汉室日薄西山。

    她担心丈夫,会死脑筋呢。却原来,自己丈夫也是这么看的。这样一来,她就放心了。

    当夜

    无话,次日一早。陆逊便引兵去了会稽。

    为了抵抗梁军庞大的军力,汉庭已经把大部分的兵力,都调动前往江淮、江陵等地方镇守了。

    留在吴郡的兵马已经不多,而且多半是老弱病残。

    陆逊所领的五千精兵,已经是大部分战力了。

    吴郡空虚。

    但这并非是意外,而是法正的计谋产生了作用。就是梁朝煽动了山越,前仆后继的反抗孙坚。

    ...............

    波涛汹涌的大海之上,有一支规模大的可怕的舰队,正在往南而去。

    正是张绣的海军。

    由眭固率领的三万精锐海军,以及无数的辎重、粮草,甚至是战马。

    其中一艘大船上,“梁”字旌旗挂在高处,“眭”字旌旗,矮了一节。

    眭固身上穿着沉重的甲胄,按剑而立。他目视前方,但前方什么也没有,只有海,仿佛无穷无尽的大海。

    现在的造船技术,还不完善。乘船出海的风险很大,商业往来也少。在海上航行的,一般都是渔船。

    而渔民的渔船,只在近海上航行,这里是不可能出现的。

    “这一次是一锤定音的战争,我一定要获胜。以报陛下大恩。”眭固的左手,握紧着腰间的剑柄,自言自语到。

    不久后,舰船调转了方向,往西南方向而去。随着渐渐靠近海岸,海面上出现了许多渔民的小渔船。

    渔民们站在船上,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支庞大的舰队。但可惜,他们没有一个认识字的。

    不认识【梁】。

    当然,也没有人去禀报吴郡太守孙静,梁军出现在了海岸上。眭固的海军,很快就在港口靠岸。

    他当即下了战船,对自己招募的长使王基道:“王长史。你引兵五千人,在这里看守舰船。须得小心戒备。否则我们就没有退路了。”

    虽说眭固下定了决心,但是这一次的战争未必会成功。如果失败,只有船才能载着他们回去北方。

    “诺。”王基严肃应诺了一声。

    眭固随即又调兵遣将。对左右将军们说道:“王定。你引兵一千人去取嘉兴。李云,你引兵一千人去取钱塘。”

    随着眭固的一声声令下,他又分出了一万人,分别去取吴郡的各座县城。对于这个事情,眭固是很有信心的。

    现在江东空虚,普通县城是没有多少兵丁把守的,就像是纸糊一样,一捅既破了。

    说到最后,眭固深呼吸了

    一口气,大声下令道:“余下一万五千精兵,随我去攻吴郡治所,吴县。”

    “诺。”

    众将轰然应诺了一声,当即散走。

    兵贵神速嘛。

    眭固率领一万五千精兵,往吴县方向而去。虽说他兵强马壮,而且现在吴郡应该是空虚。但他还是派遣了大量的探子,顺便招募到当地的向导,探听四周的动静。

    江东多山,很容易在山路上遇到埋伏。须得小心谨慎。

    在海上的时候,没人传递消息。等眭固上了岸,这目击者就多了。孙静在吴郡经营的不错,因而无数快马,往吴县禀报消息。

    郡守府,书房内。

    孙静接待了三波人之后,才确定了吴郡的东方,出现了一支庞大舰队的事情,旗号都很清楚。

    “眭”、“梁”。

    孙静不由得目瞪口呆。

    “怎么会这样?”

    这南北打仗,又不是没有打过。从北方南下,先打江淮,再打长江,一步步推进来的。

    怎么可能会派遣一支舰队,从海上过来?

    这是孤军深入啊。没有连续的后勤,大军的士气不会低迷吗?梁主就不怕,这数万军队,全军覆没吗?

    随即,孙静醒悟了过来,不由得发出了一声苦笑。

    “梁主怎么会怕呢?他是早有预谋啊。”

    这汉朝在荆州、扬州的统治,并不稳固。正所谓基非是善基。汉朝已经灭亡了啊,汉天子刘协禅让皇帝位给梁主。

    程序已经完成了,汉代梁已经势不可挡了。

    现在只是孙坚、曹操、刘备的军事力量强大,才把荆州、扬州绑在了汉朝的战船上,与梁主对抗。

    这梁军渡海之后,在江东境内,恐怕有很多大族会帮助梁军,甚至是投效梁军。

    有人民基础,这就不是孤军深入了。

    再加上,在战争之前,梁主就给山越印信,诱惑山越背叛汉朝。现在整个吴郡的防御力量,都是空虚啊。

    这一切都是梁主提前做的布局啊。

    为什么眭固的三万精锐水军消失了,原来水军变成了海军了。

    而且汉朝的探子竟然没有探听到任何动静。难道在此之前,眭固的海军一支在燕州的辽东驻扎吗?

    孙静的猜测,已经是真相了。

    更可怕的是,他五天前才刚刚派遣了陆逊,引精兵五千人去了会稽,目前吴县城内的守军,不满三千,而且多半是老弱病残啊。

    他也不愧是孙坚的三弟,优秀的将领。在短时间的目瞪口呆之

    后,孙静迅速的调整了心态,找来了两名小吏,吩咐道:“你们一北一南。马上快马去把陆逊调遣回来。”

    “去北方丹徒,向周泰将军求援。”

    “告诉周泰将军,事情紧急,生死存亡了。绝不能让眭固在吴郡站稳脚跟。”

    “诺。”

    两名小吏也是一头冷汗,匆匆应诺了一声之后,朝着孙静一拱手,匆匆离开了郡守府。

    孙静本人则是叫来了一队亲兵,为自己披上了甲胄。传令集结士卒,关闭城门。

    虽然下达了正确的命令,但是孙静的心中却是一点底也没有。眭固大队人马一二万人直扑吴县而来。

    他的兵马,老弱不满三千人。

    能守住才怪了。

    但是再难,也得试试。总不能把城池,拱手让人吧?

    兵贵神速。

    眭固虽然小心派遣了许多探子,但是行军速度还是很快。在这日上午,眭固顺利的到达了吴县城外。

    吴县富饶。现在又开春了。城外的农田,都被农民开垦好了。但是眭固没有任何怜惜,命人平整了农田,安营扎寨。

    安营扎寨的同时,眭固没有下令攻城。

    中军大帐内。眭固坐在帅座上,身披甲胄,手按剑柄。下方是立着五个人,但并非是眭固麾下的部将。

    他们一个个都是衣袖锦布,颇有气势。却是吴郡境内的一些豪强。听闻梁军已经尽如吴郡,便率领一些家兵,前来助阵。

    正如孙静所料。梁军虽然是孤军深入,但并非是到达敌国,在吴郡有一定的人民基础的。

    眭固虽然是大将,但却也是态度诚恳。拱手对五人说道:“诸位忠心可嘉,我会把事情如实禀报给陛下知晓的。陛下慷慨,必然赏赐诸位。”

    “多谢将军。”五人都是露出喜色,拱手拜谢道。

    他们图的就是这个啊。

    眭固点了点头,但话锋一转,说道:“不过恕我直言。你们带来的人马,实在是乌合之众。让你们进攻城池,实在是为难你们。现在我没有重型的攻城器械,工匠也少。你们就帮我建造攻城器械吧。”

    “连夜赶工。最迟后天,我必须攻城。五天内,一定要攻破吴县。”

    眭固不是神,也是在到达吴郡之后,才知道陆逊引兵五千去了南方。周泰在北方丹徒城。

    在这二人援兵到达吴县之前,攻破城池才是上策。

    “诺。”

    五个豪强露出尴尬之色,然后应诺了一声,立刻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