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二百五十三章 吸取教训

    “杀!”

    没有等到周策反应过来,祈无敌就已经抄起黑夜骑兵的剑刃戟,冲向了那两头狼人,没有丝毫犹豫。

    周策一看,一阵无语,但是,他能怎么办?他也很无奈啊!

    于是,他也戴起自己的棘刺搏击手套,冲向战圈,而此时,祈无敌已经和那两头狼人交上火了!

    可是,周策却并没有插入他们的战斗,而是一个翻滚加一个突进,便越过了愈发激烈的战圈,直奔那名躲在大桥的缺口旁,拿起武器,准备偷袭祈无敌的村民。

    既然祈无敌想要享受战斗的快感,那周策只好为他营造出最好的战斗环境,至于这些打算偷袭的小怪,就由他解决好了!

    只是,投入战斗的他们,并没有发现,在这座断桥的尽头,也有一场大战正在进行,也没有想到,祈六会傻傻地闯到那个地方去!

    砰!砰砰!砰!

    一套组合拳,那个把守在楼梯顶层的村民还没明白怎么眼前突然多出一个人,就已经被周策干净利落的收拾了,而他也没有催促祈无敌,就那么靠在大桥的边缘,好整以暇地望着祈无敌陷入两头狼人的苦战。

    两头狼人看起来皮包骨,但它们的力量却出奇地大,最关键的是,它们还知道要配合!

    祈无敌刚刚挥舞着黑夜骑兵剑刃戟逼退一头狼人,另一头就已经奋不顾身地从旁边扑了过来,张开腥臭扑鼻的大嘴,咬向祈无敌毫无防备的背后,逼得他不得不收回追击的剑刃戟,努力格挡它的攻击。

    “烦死了!”

    祈无敌被两头狼人纠缠得烦闷无比,可看了看已经站在一旁的楼梯上打哈欠的周策,却一点儿求援的意思都没有,依旧在努力积累每一点胜势,好在,即便两头狼人配合默契,也无法攻破祈无敌的防线,在黑夜骑兵剑刃戟的持续攻击下,没有丝毫意外的一点点落入下风,被祈无敌解决掉,是早晚的事。

    只是,祈无敌也已经累得气喘吁吁了。

    尽管他操控的是不知道疲倦的数据身躯,可在这样高强度的搏杀中,他的精神却会受到极大的压力,疲倦的感觉,还是会体现在他的身体上,让他感觉手里的黑夜骑兵剑刃戟,都越来越沉重了。

    “死来!”

    轰!

    在祈无敌一声不甘的怒吼声中,两头狼人终于被他斩杀,可浪费的时间却足足用了十分钟,距离下次钟声响起,已经只剩下五分钟了,一想起祈九又将遭受到非人的折磨,他就有些后悔:

    “早知道,就应该听他的!”

    然而,即便已经意识到自己决策的错误,祈无敌的骄傲依旧无法让他想周策道歉,只能闷闷不乐地将困在大桥另一边的祈九和盲女接了过来,走到周策身边。

    “接下来走哪里?”

    他的语气有些生硬,周策却似乎并没有察觉到他的不满一样,伸出大拇指,指了指身后向下的阶梯,下面连通着一间黑漆漆的房间。

    祈无敌立刻明白,就要率先走向那间房,可这时的周策却突然伸手拦住了他,瞥了一眼他头顶的血条,不由问道:

    “你不补一下血吗?”

    祈无敌也瞥了自己的血条一眼,那里还剩下三分之一的血量,在绝对的自信支持下,他认为这点血量足够他继续下去了,更重要的是,现在负责治疗的祈六脱离队伍,一人前行,在汇合之前,他更希望把血瓶保留下来,以防万一。

    于是,他并没有理会周策的提示,而是推开他阻拦在面前的手臂,率先走下了台阶。

    这下,一脸病容的祈九有些为难了,只能走到周策身旁,歉意地说道:

    “小师叔他不是不信任你,只不过……”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台阶下方那个漆黑的房间里,就传来了打斗的声音,祈九的脸色顿时一变,他怎么也没想到,在这里居然还藏着敌人,赶忙向着下方走去。

    周策的脸色也微微一变,毕竟他通关这个游戏也有些年头了,一些游戏中的细节记不太清了,刚才他提醒祈无敌加血也只是本能反应,没想到祈无敌一点儿也不领情,这下倒好,反倒是把他自己坑了进去。

    想必,经过这次,祈无敌一定会牢牢记住,在魂类游戏里,除了强力的BOSS需要警惕,还有就是这些犄角旮旯都能藏下小怪的地方,同样需要注意。

    眼看着三人都已经冲进了小黑屋,加入到与小怪们的搏斗,也只剩下盲女一人没有走下台阶,那样子,看上去是在害怕小黑屋里的黑暗。

    可是,她埋藏在布条下的瞳孔里,却有两团橙黄色的火焰在缓缓跳动着,脸上忍不住露出了扭曲而兴奋的冷笑:

    “这就内讧了?褪色者大人……是我一个人的!”

    而此刻,在小黑屋里,周策已经将准备前后夹击祈无敌的小怪按倒在地,三两下结束了他麻木的生命,而祈无敌也来了一个横扫千军,总算把躲藏在一堆木箱后面的两只小怪消灭,如果不是他在黑暗中也能通过敏锐的五感探查敌情,恐怕他那不满的血条,已经被清空了。

    “小师叔,你……你没事吧!”

    直到这时,祈九才踉踉跄跄地冲进小黑屋,他刚才只感觉眼前一花,周策就已经抢先一步,冲进来料理了敌人,不由让他有种巨大的挫败感:

    “现在的自己,也只是个累赘而已!”

    祈无敌只是多喘了几口粗气,就已经调整好自己的状态,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周策和祈九,并没有多说什么,而是把目光再度放在小黑屋里向下的楼梯上,这次,却没有贸然冲下去,似乎已经接受了这次的教训。

    周策也没有多说什么,而是率先走向那段楼梯,双拳护在胸前,警惕的一步步走了下去,目光在昏暗的环境里,努力的搜寻着,果然,在一根柱子后面,发现了一名持着生锈弯刀的稻草人小怪。

    “在这儿等着我呢?”

    周策露出一个了然的神情,和紧紧跟在身后的祈无敌打了一个准备的手势,便运足丹田气,双拳如同一对牛角,一个冲撞,就冲向了那个还傻不愣登靠在柱子上假寐的小怪。

    砰!

    一声闷响传来,那个小怪便被周策一拳,狠狠地撞在柱子上,不能动弹,只能胡乱地挥舞着手里的弯刀,想要砍中周策,可周策早有预料,整个身体几乎已经钻进了他的怀里,双拳却是以咏春寸劲的打法,一拳一拳消磨着他的血条,那家伙只能如同不会弯曲胳膊肘的僵尸一样,被周策一点一点打爆。

    然而,就在这时,一阵令人牙酸的轮胎摩擦上声从不远处的黑暗中传来,周策忙里偷闲,越过小怪的肩头看了一眼,可这一眼,就差点儿让他质壁分离,怒骂出声:

    “这他妈的还真是防不胜防!”

    只见一个坐在轮椅上的怪老头,已经端起了手中的枪,瞄准了周策所在的方向,在他身后拾取物的特效光照耀下,显得异常恐怖。

    可就在周策打算用小怪的身体当做盾牌,碰碰运气的时候,一道同样漆黑的身影如同一道漆黑的闪电,从他的身旁穿过,一下就闪现到了那个轮椅老头的身边,还不等他调转枪口,手中的剑刃戟便已经狠狠劈下,总算在怪老头开枪之前,将他化作一团白雾,消失不见。

    “呼……好险!”

    就连周策都起了一身鸡皮疙瘩,虽然他知道这只不过是自己的错觉而已,但还是感激地看了一眼祈无敌沉默的背影,双手一错,拧断了这名小怪的脖子,结束了他的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