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212章 离恨剑主在世否?

    “好重的怨气!”

    眼前这些“骨人”,全身各处有缕缕黑气缠绕,汇聚成了一股非常阴邪的波动,伴随着一阵令人悚然的啸叫,从深坑中爬了上来。

    “死了也不让人省心……”

    苏道尘微微抬手,一掌轰击而去,径直掀翻了一大片,正前方赫然轰开了一条清晰的道路来。

    “砰!”

    足有上百个“骨人”当场被震成了齑粉,消散无踪。

    可这一切,与前仆后继、近乎没有穷尽的“骨人”相比,不亚于杯水车薪。

    不过片刻间,后方再度涌现一批,转瞬填充了中间的空白。

    数千骨人,密密麻麻,满身黑气,歪歪扭扭,摇摇晃晃,或冲、或爬、或撕、或咬,封锁了前路,向着苏道尘围拢而去。

    “既然如此,我也不浪费时间了。”

    微微蹙眉,苏道尘手掌微动,沧溟剑一闪而现,当即便是一剑横斩而去。

    “铿!”

    剑身轻颤,一道耀眼的剑光迸发而出,百丈剑气如长虹贯日,携带着恐怖的毁灭之力,转瞬即至。

    震撼性的一幕出现了。

    剑芒仅仅逼近,尚未触及,那些骨人却像是遭遇到了不可抵抗之力,全身寸寸碎裂,噼里啪啦,成了一堆废料,快速向后倒飞而去。

    便见剑气所经之处,一切都化作了虚无,没有什么能够抵挡,全部都被荡平了。

    剑芒如大日,在这阴暗潮湿的环境内极其耀眼,刺破一切黑暗、阴邪,煌煌耀眼,不可逼视。

    数息后,一切平静下来。

    入眼所及,哪里还有累累无尽、杀之不绝的白骨大军?

    有的只是铺满遍地的皑皑齑粉和残肢断骨罢了!

    “尔等......安息吧。”

    望着眼前白茫茫的一片,苏道尘轻叹一声,青衣袂动,一步步消失不见。

    这些人死后不甘生有很深的怨念,经过上千年都未能消散,反而越积越深,成了一些气候。

    可以想象,当年的那一战究竟是何等的惨烈.......

    某种程度来说,这样对他们也算是一种解脱吧。

    .......

    与此同时,剑谷之外,枫叶飘落的广场上,落红满径,娇艳翠剪。

    八九个人正站在不远处,紧紧注视着秘境的入口,或焦急,或淡然,或沉思,神色各异。

    “秘境马上就要关闭了,尘儿怎么还没出来......”

    欧阳荀面色忧愁,来回走动着,十分不安。

    “奇怪,苍羽门、金鼎教和阴风谷的人呢?他们不是走在我们前头吗,怎么不见一个人影?”

    “不知道,或许他们有事先行离开了吧。”

    有人察觉到一些异常,发现与他们一同离开的三大宗门全都没有了踪迹。

    不过,倒也没有人多想,甚至压根没有人会联想到这些人早已身死道消,尸骨无存了。

    “顶多一个时辰,秘境的通道就彻底关闭了,希望那少年能来得及,不然可就出大问题了.....”

    徐兰身躯微弓,一脸沧桑,浑浊的老眼无比复杂。

    这样的剑道天才,若是出了什么岔子,半道夭折,真是天大的损失。

    直至此刻,她的心绪依旧无法平静,脑海中不断的回荡着苏道尘的那一剑,近乎痴醉。

    云清澜静静而立,望向神色不定的欧阳荀,道:

    “欧阳宫主不必过于担忧,不妨耐心等待一会,苏公子并非鲁莽之辈,他应该是有非做不可之事,因而耽搁了。”

    少女眸光清绽,声音如涧流之水,柔和清脆,有一种独有的仙韵,袅袅渺然。

    欧阳荀点点头,有些好奇的问道:“听姑娘的意思,莫非和我那徒儿是旧相识?”

    闻言,云清澜怔了一下,长长的睫毛眨动,像是在思考什么,看起来有些呆萌。

    少顷,她轻抿朱唇,微点螓首,道:“算是吧,以前曾和苏公子见过几面。”

    此言一出,周围数人的神情顿时变得十分微妙。

    到如今,谁还不清楚,这位带着金丝面具的少女来历不凡?

    连剑宗的长老都对其恭敬有加,视为贵客般的存在,来头肯定不小。

    欧阳荀和左秋等人好一阵诧异,难以想象,觉得不可思议。

    什么时候,苏道尘那家伙和这种天之娇女扯上关系了?

    他们只觉得一阵懵逼,不明白哪里没跟上。

    而且,听少女的口音,似乎对苏道尘非常看好,颇为欣赏。

    不远处,侥幸存活的几名青年,莫不唏嘘暗叹,感慨万分,极为羡慕苏道尘。

    他们皆是周边几大王朝之人,出身不俗,家世显赫。

    可他们清楚,这些东西若是拿出去根本上不了台面,与眼前的这位神秘少女相比,更是如萤火和皓月之光,差距大到不可想象。

    这样的人物,即便给出一丝好处,也足以让他们消化良久,飞黄腾达了!

    哪怕一直不动声色的凌北天,也露出明显的挣扎复杂之色,双拳暗暗攥紧,看起来有些不服气。

    ........

    此刻,苏道尘早已穿行了数里地,绕过曲曲折折的溶洞,一路七拐八拐,最终来到一座火红的岩浆池前。

    这是一片火海笼罩的世界。

    方圆百丈,全是沸腾的岩浆,缓缓流动,血红中掺杂有淡淡的黑气。

    到处可见气泡炸裂,喷吐不停,炽烈的温度蒸发出阵阵“哧哧”声,让人直觉得燥热。

    地面非常干燥,浮现层层裂口,空气因为过热而有些模糊和扭曲,这是一种肉眼可见的高温,足以在顷刻间蒸干金石!

    而在这宽阔无边的岩浆池上,横亘有九座交叉互通的石桥。

    九座石桥各自通往一个洞口,最终自四面八方汇聚,通往岩浆深处。

    除此之外,九座石桥上,各有大腿粗细的铁链连接,足有四十九道之多,黝黑泛黄,长不可测,直插于岩浆下面,像是在封锁什么。

    刚刚抵达洞口处的石桥,苏道尘便汗如雨下,衣衫彻底浸透。

    到了此地,他不得已只能催动真元形成护体罡气来抵抗这种可怖的灼热。

    “这是......封魔结界!值得动用四十九道阵基组成封魔大阵,这下面的存在怕是不简单。”

    走上石桥,苏道尘一眼便注意到了那粗大异常的铁链,心神微惊。

    这岩浆池下面镇压的难道便是尸魔?

    怀着心中的不解,他坚定脚步向前走去。

    只是,他刚走没有几步,一道沧桑微弱的声音自他耳边响起。

    “少年人,速速离开吧,这里不是你该来的。”

    活人?

    苏道尘眼神一凝,目扫四方,问道:“阁下是谁?此处到底是何地方?”

    那一头沉寂许久,伴随着幽幽一叹,“老朽石凤兰......”

    顿了顿,声音再度响起,带着一些久违的沧桑和自豪。

    “或许,‘离恨剑主’这个称呼你更清楚.......”

    什么?!

    苏道尘眼皮猛跳,被惊到了。

    那位消失上千年的离恨剑主,竟然尚存于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