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七百一十六章 路线

    承昀揽着虚弱的身躯,望着她许久未见的疲累眸光,依然绽放熟悉的热切,那是属于她的光彩。

    处于下风也不随意言败的韧性,困境不到无法转圜,也绝不轻易低头,身处险境仍能沉着判断该有的抉择, 冷静等待转机。

    这就是她,幼时落水前不也是如此应对刺客?

    明明眼见他飞驰而来,竟仍选择笑倩嫣然地落水,那抹笑颜至今深刻烙印于心。

    是了!她不止一次将命交在他手上,也是从那时开始认定了眼前人。

    她的嫣然一笑里永远藏着话,令他更加好奇是什么样的过往, 能让她将人心拿捏得如此透彻?

    更乐此不疲地想知道更多关于她的一切, 冷待也好,拒绝也罢, 这辈子他都只认定她一人。

    裴承两家既有天定的姻缘,他也愿意成全了得来不易的天意。

    不都说烈女怕缠郎?既然明白了她的独特,又怎可能轻易放弃追逐?

    他,庆幸,庆幸终于得了她的青睐,愿意交付她的一切。

    思及此,俩人轻闭双眼,光洁的额际此刻轻触在一起,感受难得的静谧时光,谁也没舍得打破甜蜜氛围。

    承昀抚去被冷汗沁湿的发丝,透着凤鸾令的内息不停来往期间,仅有稀少微弱的内息传回。

    明白她承受不知从何而来的不适缠身,仍在重新适应外界身子不好受也没有半句抱怨,更令他不舍的嗓音都染上了喑哑,在她耳畔低声问着:

    “我们回家可好?”

    颜娧眼中一片茫然,突然没懂得他口中的家是哪一个?

    男人原本悬心得绽不出笑意的薄唇,也因她那娇憨的迷惘而微扬,修长指节滑过粉腮, 纤白颈项,眸色深沉地过胸臆,直至不曾软化的孕肚,摆出了十分有器量的态度说道:

    “要是愿意这样同回西尧,你知道的,我求之不得。”

    颜娧被他那颇有深意的眸光给逗笑了,她出走归武山已有数年,如今搞出人命,两个远在北雍的闺蜜也尚不知情,更别说还有两双父母痴痴苦等,要真不明不白的跟他回了西尧,只怕她小命危矣……

    “这招可比直接要我命来得厉害啊!”

    “我这辈子都是你的人了,难道你不认?”承昀眼底尽是受伤,凝望着怀着他孩子的小女人,可怜兮兮地说道,“这锅不能甩,证据还揣在你肚子里。”

    颜娧:……

    话反了吧!?

    这算不算得上是一失足成千古恨?讶然无言地拧了男人的脸颊一把,失笑问道:“你这是得了便宜还要卖乖啊?”

    “不止卖乖,我整个人都卖你了。”承昀说得那叫一个真诚恳切, 扬起绽着浅浅绯红的双掌提醒, “父王说过……”

    突来的绯红迅速占领了颜娧粉颊与嫩白的颈项,知道他接下来想说些什么,纤手连忙捂上薄唇。

    凤鸾令的妙用她在戏秘盒里,已经体验得彻彻底底,真没必要这么光明正大的说出口。

    两人内息快速蕴养周身大穴的滋味,又岂是一句叹为观止能被形容?

    为何承澈愿意此生独守宁娆的心思,她也明白了。

    武学开蒙晚了几年的遗憾,似乎已渐渐没了影响,热切需索彼此的同时竟能增长功力,难怪落脚西尧的日子,宁娆总是羞涩腼腆地告诉她:

    以后就知道了……

    虽然离开戏秘盒后,尚未适应突如其来的改变,在他不断喂养内息后,恢复的速度明显增快了不少。

    但是要大大方方地讨论这样的修行方式,她还是没那个脸面的,连忙清了清嗓子,赶忙转移话题。

    “行了,我带你回归武山总可以了吧?冰碧苑全当我赏你的。”

    “我家娘子真最好了。”

    感受掌心回传的内息有逐渐增长之势,承昀也逐渐放下担忧,揽着她半坐的长臂不敢松懈。

    幼时母妃怀着惜儿那时,有床不能卧的模样,猛地窜入脑门,叫她平卧在狭小棺椁里将近一个时辰,的确是他大意了!

    “贫嘴!”

    颜娧实在没忍住地又拧了把,这次被以掌心缓缓摩挲,想抽手却被紧紧握住,胶着的眸光凝视下,轻移至薄唇烙下缱绻一吻。

    “我俩发鬓斑白闲倚厅堂,等着含饴弄孙那日,我仍旧只为你一人贫嘴。”

    听得男人直白的土味情话,颜娧清澄的眉眼里也扬起笑意,也不知是否因孕中多思,鲜少为情所扰的沉着心思,竟也萌生几分温暖感动。

    原来她也真为这男人神魂颠倒了啊!

    此时那张勾着迷人浅笑眉眼悄悄拉近了距离,略微冰凉的薄唇也伺机覆上她的,

    男人在一发不可收拾的火热来袭前,离开了泛着水嫩波光的菱唇,将头颅埋在她的肩窝里缓和满腔躁动。

    肩窝里浊重的喘息惹来难耐的麻痒,也惹笑了颜娧,原来在戏秘盒外,他还是懂得节制与分寸的!

    “乖乖别动。”他擒住胸膛里那没意识到正在放火的葇荑,听得她溢出唇瓣的轻笑,也无奈的气笑了。

    他的自制力在她身上本就是个笑话,早在八百年前就放弃了挣扎,在戏秘盒里的胃口早被喂大了,于她只有比狂热更狂热的强索,哪懂得什么叫克制?

    光是将吻落在诱人的唇瓣,脑海里就能影射,她在身下时那磨人的娇媚,理智分分钟溃败出逃。

    栽了!他早早认清的事实啊……

    颜娧虽没能忍住满腔笑意,也不敢太过造次,心里明白到最后折腾的还是自个儿,只能求得他的退让,悄然移动到舒适且不压迫孕肚的位置,等待男人缓和下腹的躁动。

    气息恢复平缓后,男人始终不舍得离开,偎在鼻尖能嗅到她独有香气的肩窝里,轻声问道:“可有想好回北雍的路线了?”

    “嗯?”她倒是没想到会被问这个问题。

    “我再不愿意承认也得认了,你的确将梁王拿捏得透彻,”察觉她含着些许错愕的应答,承昀当真气笑了。

    心里都清楚,返北的路程不管怎么走,都有不可预料的风险存在,得斗志斗勇为前提下,终究得问过她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