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2106章 坦达瓦重现

    帝释天像是咿咿呀呀学步的孩子,很快就适应了身体上那因果大循环之力。

    不再被奥丁的永恒之枪所牵引,而是站直了身体,好像他一次一次的穿刺,不是扎在他的身上一样。

    双眼迷惑的看着自身的身体,不知道自己到底发生了什么。

    可能是很远古的记忆,并没有被唤醒, 也可能是被蔡根儿彻底的抹除掉了。

    不过帝释天并没有在意,他觉得无论发生什么事,都没有吃那半碗面条重要。

    抬抬胳膊,抬抬腿,扭了扭脖子,一股原始的冲动爬上了帝释天的心头。

    然后,在所有人震惊的目光中,帝释天跳起了舞。

    随着帝释天身体的摆动。天空中竟然响起了bgm。

    淡淡的金色的不明意义的符文, 从天而降, 印入他的身体,在他的身体表面留下了一道道痕迹。

    蔡根,看着看着觉得有点眼熟。

    身体不由自主的想跟着节拍一起舞动,但是克制住了。

    “小孙,你来看看。我咋看着这么眼熟呢?”

    小孙赞同的点了点头。

    “三舅,我也觉得很眼熟啊,咱们好像在哪里看过。”

    玩具熊此时紧张的不得了,看着那特效满天飞的帝释天,不知道咋说话了。

    “蔡老板,大事不好啊。”

    “什么大事不好,阿熊你说话就说明白,要不就别说。”

    玩具熊冷静了一下,用手搓了搓脸,整理了一下语言。

    “蔡老板,帝释天这是重启了属性点儿啊。

    他正在跳的,不就是湿婆的灭世之舞吗?

    官方说法,叫做坦达瓦之舞。

    那是湿婆在毁灭世界的时候所跳的舞蹈。

    上次咱们在八大豪。看半支迦也跳过这支舞。

    不过半支迦的动作好像没他这么复杂。

    我怀疑, 这坦达瓦之舞也分等级。

    半支迦掌握的可能是初级。

    而帝释天掌握的应该是中级或者是高级。

    按道理来说, 西边已经把他们阿三世界的气息都删除了。

    为什么帝释天?还能够跳这只舞呢。”

    石火珠突然大叫一声,好像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秘密。

    “蔡老板我知道了。

    西边并没有删除,帝释天源自阿三世界的原始属性。

    而是依靠某种方法,屏蔽了帝释天与阿三世界的联系,就像是在身体里建立了一个封印,切断了与阿三世界的联系。

    这些原本属于阿三世界的属性一直在帝释天的身体里,但是因为封印的存在,他完全感觉不到,就好像不存在一样。

    刚才夏皇的天歌九冥抹杀了帝释天的情绪,以及与情绪相关的记忆,好死不死也抹杀了西边下的封印。

    帝释天他自己不知道,但是他身体与阿三世界的联系已经建立起来,原本属于他的属性又回来了。

    你们看看他那呆滞的眼神,完全是出于本能,他自己可能比咱们还蒙圈。

    蔡根听着石火珠的假设,不住的点头,八成就是这个原因。

    如果把石火珠的意思翻译成人话,也没有什么复杂的。

    比如在游戏中,帝释天这个人物角色, 属性点被西边屏蔽了一部分,能力大为削减。

    阴差阳错之下,蔡根给帝释天重洗了属性点。

    现在的帝释天,才是原本应该有的样子。

    除了记忆没有恢复,要重新培养情感之外,一切能力都大为提高。

    尤其,还与母世界阿三世界建立了联系。

    蔡根也不知道这是好事还是坏事。

    通过生物学角度分析,帝释天现在的情况可能比较像刚破壳的雏鸟。

    是不是第一眼见到谁,就把谁看作是母亲呢?

    是不是可以通过培养和训练,完全掌握帝释天呢。

    如果手下有一个帝释天这样实力的帮手,蔡根做梦都会笑醒的吧。

    尤其帝释天手上还有诸天会的各种资源,人家毕竟是副会长。

    那今后的日子可就是,蔡根想着想着就笑了出来,口水都止不住。

    小孙担心的拍了拍蔡根的肩膀,关切的问。

    “三舅你没事吧?这帝释天即使被恢复了。

    也没啥了不起的。你不至于被吓得精神失常吧。”

    蔡根朝着小孙摆了摆手,心里话就不要说出来了。有点毁人设。

    “小孙,你看问题呀,还是有点片面的。

    了起还是了不起,不是你说的,也不是我说的,咱们还是得看疗效啊。”

    帝释天的舞蹈,从一开始的生疏慢慢到熟练,最后有一种浑然天成的感觉。

    此时他的身体上已经印满了各种各样不明意义的符文,突然所有符文高亮起来。

    原本晴朗的天,瞬间就暗了下来。

    周围的气氛也发生了巨大的改变,好像一种无形的压力禁锢了这个世界的每一个人。

    蔡根感觉呼吸都有点困难了,心里面莫名的紧张,好像有什么大事情要发生。

    终于,就在蔡根感觉无法呼吸的临界点。

    一颗陨石从天而降,不是很精准,并没有砸中奥丁,而是砸在他旁边的一个丧尸身上。

    然后那个丧尸就不见了,地面上只留下了一个烧着火焰的坑。

    这是因为高温被气化了吗?

    帝释天的灭世之舞好像还不如半支迦呢。

    蔡根恍惚记得,半之家的灭世之舞,召唤了一颗非常巨大的陨石。

    帝释天的舞蹈,明显有点小儿科了。

    可是就在蔡根儿刚作出判断之后,立马就被打脸了。

    刚才的那颗陨石,可能只是先锋,大部队在后边。

    噼里啪啦像是下雹子一样,陨石的大部队全都下来了。

    现场的效果有点像什么呢?像很多导弹部队的很多次齐射。

    整个战场都是无差别攻击,范围非常广。

    除了帝释天背后蔡根儿这一边。所有有丧尸的地方都包含在内。

    立马烟尘和火光就屏蔽了视线。

    蔡根也不知道,效果怎么样?

    不过按照这攻击密度,应该不会还有完整的东西。

    这一番灭世的天火,直接刷新了蔡根的认知,特效相当感人。

    比王苟胜的天雷大礼包还吓人,还持久。

    帝释天的舞蹈停止了,灭世之火也停止了。

    烟尘散去,火光渐小,原本布满丧尸的战场,像是被耕地的牛,犁过了一遍一样。

    再没有任何站着的尸体,全都放躺了,也算是实现了蔡根儿的战略目标。

    蔡根很是高兴,只是他高兴的太早了。

    奥丁仍然矗立在战场上,骑着马,拿着胜利之枪。

    还在孜孜不倦的秀着他的十字绣,不断的攻击帝释天。

    好像刚才的陨石攻击,并没有对他造成什么伤害。

    蔡根反过来一想,觉得也没啥好奇怪的。

    人家那是神王,神王的身体,当然有些特别之处,怎么会那么轻易就被消灭呢?

    同时,蔡根也比较出,帝释天的灭世之舞与半支迦的灭世之舞,走的完全是不同的方向。

    半支迦走的是单体攻击,消灭主要目标,威力更强。

    帝释天走的是范围攻击,覆盖面广,攻击力稍差。

    唉,此事古难全哪,哪有那么多完美呀。

    就看看帝释天还有什么惊喜,能够彻底把奥丁放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