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307章 将才苗子

    作为主战场的浙赣铁路沿线陷入了僵局,可是川军空飞和88军杀疯了。

    温州一场空战,飞虎队和川军空飞协同作战,击落日军飞机三十架,击沉鬼子舰艇和商船三十多艘。

    鬼子海军陆战队彻底断绝后路。

    被追上的88军官兵围杀。

    范绍增眼看着大局已定,派出一个旅追杀部分溃散日军,连忙带了一个旅的兵星夜兼程赶回到衢州。

    他非常清楚,之所以周小山目前还在衢州坚守,两个原因,第一个是为浙省地方部队和百姓,川军撤退,搞不好部分就近疏散在山区的老百姓会遭殃,鬼子也可能撤离时候散播细菌,病毒,在百姓回乡的时候,引发传染病。第二个原因,就是为了他们88军坚守后路。

    “小山,家烈,谢谢你们了,哥哥歼灭了鬼子海军陆战队,心里舒坦了,不憋屈了!”

    周小山和罗家烈笑着跟范绍增一起抱拳,行礼。

    贺国光在一边好奇的问。

    “罗军长,范军长,你们有没有考虑过,离开三战区?”

    顾墨三占着茅坑不抗日,专门当搅屎棍,偏偏军委会一点走马换将的意思都没有,三战区显然恶心到贺国光了。

    他认为这样两支精锐之师,应该放在对日作战的刀刃上。

    可是罗家烈并不想离开这里。

    “谈何容易!我66军全军四川籍兵员占比已经不到四分之一了,大部分兵员都是浙皖两省的,还有部分是苏鲁两省的,66军官兵都渴望看着中国军队收复故土的那一刻。”

    “还有,66军退入徽州,潘司令代理皖省主席的时候,就把徽州地方行政交给了66军,范明暂代专员,一代就带了好几年,这里虽然地处山区,有些贫穷,老百姓的税赋也不多,也算是养了我们好几年,我敢断定,如果川军一走,鬼子绝不会放弃报复这里!”

    其实周小山也巴不得66军可以在抗战中发挥更大的作用。

    甫系川军的情况太复杂。

    66军头上还有个集团军司令唐式遵,即便拿下一个战区司令的位置,也是唐式遵的。

    以他志大才疏的性格,说太多影响川军内部的团结。

    原本设计邓锡候领五战区司令,一路打到皖北去。

    南北互相策应,才是川军抗战最好的局面。

    这该死的国民政府,要员们只顾自身利益,鼠目寸光,要想干点实事怎么这么难。

    “小山,别看我88军还有一个旅还没回来,他们已经几乎全歼了鬼子。部分没有疏散的地方武装也在配合寻找溃散的残敌,你现在想打想撤,哥哥都陪你!”

    范绍增跑了近一百里路,回来就是跟周小山说这句话的,说完以后,他心里舒坦多了。

    “其实我也不知道是打是撤,一切看日军出招,这帮鬼子真怂,眼看东西两线都要会师了,硬是没有勇气进攻衢州!”

    “换我来,我也怂,鬼子不是傻子,66军,88军用这几场战斗,证明了还是当年冯天魁,刘湘麾下的国军头号精锐!加上你在缅甸的战绩他们肯定有所耳闻,要不是这次作战计划是因为本土被轰炸,鬼子大本营亲自下达的,恐怕早就撤兵了。”

    说来也怪,温州的战役发生了三天了。

    东线日军也得到了余杭方向的一次整补。

    可是明知道这样对峙下去,就他们很不利。

    偏偏不进攻。

    贺国光忍不住一封电报发到侍从室,请求军委会任命罗家烈做三战区副司令或者代司令,统领东西两线部队统一作战。

    可是如同他之前的几封电报一样。

    都是石沉大海。

    也许委座就根本不想打这仗。

    更别说胜利了。

    他们简直无视那些因为转移,背井离乡的父老乡亲。

    要知道,夏收快来了。

    浙赣铁路沿线都是浙西少有的平原产粮区。

    这些暂时配合转移的百姓,整望眼欲穿的看着家乡的方向。

    “周副官,这么急把我和张团长叫回来,有什么事?”

    谭望嵩和张震河收到周小山电报,急急忙忙的带兵赶回了指挥部,跟他们一起回来的,还有五十多支希望加入川军的地方武装。

    西线中央军溃败三山机场之前,周小山就像派兵入赣省。

    66军擅长打敌后游击战的军官不多,罗家烈和黄玉民给周小山推荐的几个,还曾经跟着谭望嵩和郑冲过江打过游击战的军官。

    都没有能通过周小山的面试。

    主要的问题还是出在正规军当久了,不会依靠群众。

    还有就是衢州附近的地方武装都被调到正面埋设地雷,狙击鬼子去了。

    “东线我调了一个团去增援郑冲,我想让你们去赣东!”

    中央军无能,坑苦了赣省老表们。

    鬼子一边破坏浙赣铁路,一边劫掠,屠杀我父老乡亲,甚至逮捕我赣省的精壮,拉回去做劳工。

    林霞甚至收到潜伏在日占区情报系统发来,阿南惟几专门往赣省调运了防疫给水部队的情报。

    “西线现在什么情况?我们是负责阻击还是敌后?”

    这几天行军,谭望嵩和张震河都没有收到西线详细的战报。

    “阿南惟几的第11军一群乌合之众,一直都在分兵,到处抓捕浙赣铁路眼线的百姓,然后组织车队往南昌方向回运!”

    “坚决服从军部命令,罗军座,周副官指哪里,我们打哪里!”

    “好嘞,周副官,这件事交给我们,保证完成任务!”

    看着两人拍着胸脯承接任务,黄玉民在一边详细讲述了侦查部队进入赣省之后汇报的各地情况。

    两个人掏出笔记本,对应着沙盘的情况,就开始做记录。

    贺国光指了指这两个军官,对着罗家烈竖起了大拇指。

    又压低声音说。

    “将才苗子!我觉得他能力不比郑洞国,廖耀湘这些中央军将领差。放在66军里就是龙困浅滩,你们要设法扩军,让成长起来的军官尽快独当一面!”

    郑冲,谭望嵩,在缅甸战场,在浙赣战场给贺国光印象太深刻了。

    不能好好使用人才,才是国家民族最大的损失。

    他甚至有种感觉,66军参谋长黄玉民,166师师长范明,也比不上这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