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314章 女配逆袭记

    我并不像老祖那般担心,我非常清楚,自己剑意驳杂的原因,无非就是佩戴的蕴含剑意的物品太多了。

    既然已经来到了剑宗,那一切就简单了。

    我先了解清楚了,剑宗有多少大罗剑仙,又进一步获悉了他们的脾气禀性,最后,我锁定了其中一位,君子剑。

    这位大罗剑仙出身名门,为人谦和,对待门中弟子,无论男女,无论修为,同样的彬彬有礼,深有古时君子风范。

    ……

    哎呀,原来还有个男配!

    根据袁婉莹阅文无数的经验,这什么为人谦和,彬彬有礼的形容词,十有八九是给男二准备的!

    想到这里,袁婉莹忍不住抬头看了眼旁边的白衣剑仙,“哪个,请问,君子剑是谁?”

    白衣剑仙的俊脸非常明显的僵了一下,硬梆梆地应道:“是我!”

    袁婉莹:“……”

    抱歉,真的没看出来。

    这位仁兄,您确定自己的别号不是冰山剑,冷血剑,又或者,翻脸无情剑吗?

    袁婉莹也是个小机灵,她赶紧重新埋首笔记之中,继续看了下去。

    ……

    最重要的,这位大罗剑仙,每天都会在宗内那座有名的剑瀑旁打坐,若有旁的弟子,他也不会出言驱赶,只要不要打搅到他就好。

    君子剑,可以说是宗内所有大罗剑仙中,最好接近的一位了。

    第一天,我去了剑瀑旁,和大部分弟子一样,打坐的地方,离这位老祖很远。

    大罗剑仙的剑意,果然不同凡响,我隐隐感到,身体里有什么被排出去了。

    可惜,君子剑只打坐了一个时辰。

    我试了下自己的剑意,只剩下三位元婴剑意,低于元婴的,都已不在。

    第二周,我尝试着离君子剑又近了些。

    元婴剑意也开始变淡,我的剑意,却更强了。

    第三周,我又离他近了些。

    我已经是所有弟子中距离这位老祖最近的一个了。

    元婴剑意已经很淡,我感受到了一股新的剑意。

    这剑意毁天灭地,充斥着疯狂。

    奇怪,有点不像是君子剑的剑意。

    不管那么多了,能变强就好。

    第四周,我坐到了君子剑十丈之外,他睁眼看了我一眼。

    我只做不知,为了变强,脸皮必须要厚!

    当然,我也知道,这就是他的底限,再近一步,我便会被万剑所指。

    这是我新近磨炼出的剑感,给我的直觉。

    第五周,我没忍住,还是又往前了一丈。

    已经有很多弟子不再打坐,站起来围观我,他们中甚至有人开出了赌局,赌我什么时候被祖师修理。

    所有弟子都知道,君子剑祖师看着温文尔雅,平易近人,其实最是挑剔,他是剑宗里所有大罗剑仙中,唯一一个还没有收徒的。

    也曾有弟子于他的洞府前跪拜了整整三月,他却无动于衷,一句剑意不合,就把对方打发了。

    这一天,庄家通吃,君子剑又一次睁开双眼看向了我,他只说了一句话:“你,可愿拜我为师?”

    当然愿意!

    我又不傻。

    元婴老祖知道我成了君子剑首徒后,高兴坏了,差点没给我磕头。

    君子剑师傅直接在他的洞府旁,给我开辟了一个新洞府。

    我们比邻而居,同吃同作息,我的剑道,飞一般增长着,筑基,金丹,元婴——

    五年后,我的剑道修为,已经超越了族中老祖。

    这时,如果我回到族中,定然也要被族人称上一声老祖,庶妹见了我,怕是要三跪九叩,有时候想想也挺爽的。

    当然,我现在回族中,也见不到她了,在我被君子剑收为徒弟的时候,她就被父亲嫁了出去。

    听说过的还不错。

    毕竟有一个剑修嫡姐嘛。

    我现在胡思乱想的时间多了,主要是不久之前,我的剑道,开始停滞不前了。

    我很快反应过来,这受旁人渲染得来的剑意,到底不是修炼所得,我的修为上限,受制于君子剑师傅的修为上限。

    只有君子剑师傅变得更强,我才能更强。

    看来,我要改变修炼方式了。

    我开始承包君子剑师傅的所有杂事,我为他精心准备一日三餐,但凡他爱吃的,诸如那东海嬴鱼,越山滕蛇,无论天涯海角,无论多么凶残强大,我都为他捉来。

    又特意去了几大仙国中最着名的酒楼,向酒楼的大厨学了一手庖丁之术。

    师傅修为涨没涨不知道,人看着是胖了一圈。

    要知道师傅出身名门,嘴巴不是一般的挑衅,反正在我厨艺出师之前,他是日日吃辟谷丸对付,我做的饭菜,也是不碰的。

    可见我的厨艺,有多么高超。

    我又为他布置洞府,力求温暖舒适,宗里的琐事也一力承担下来,只为他可以全心全意的修炼,早日提升修为。

    大抵是我太忙碌,所以没注意到师傅一日比一日对我冷漠。

    饭菜也开始有剩,我只当自己厨艺不精,越发挖空心思的给他做饭,剩饭却越来越多。

    直到今天,他干脆拒绝再吃我做的饭菜,重新吃起了辟谷丹。

    我终于反应过来,寻到师傅,问他可是我哪里做的不对。

    师傅冷冷的看着我,只说了一句话:“你走吧,以后不要再说是我的徒弟。”

    我震惊了,这怎么行!

    离开师傅,我的修为就保不住了啊!

    但经过这些年的相处,我已经深深了解师傅的性格:一心向道,心中唯有一剑。

    越是做出小女儿的惺忪姿态,就会越发被他厌恶。

    我一言不发,默默的收拾了自己的东西,却并未走远,只在山中河边,师傅鲜少到的地方,盖了个茅屋,暂时安顿下来。

    师傅的剑意稀薄很多,我感受到了修为的缓慢下降,却没有办法。

    我已经冥思苦想了几日,始终想不出,如何让师傅收回成命。

    我甚至已经开始考虑,要不要换一个大罗剑仙师傅,只是,这嫡传弟子改换门庭,无异于背叛师门。

    唉,早知道当初,就只作个记名弟子好了。

    贼老天!

    为什么我想变强就这么难!

    给我一个机会,让我自己努力不行吗?!

    我保证会非常非常刻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