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53章 王爷比侯爷好多了

    云锦时睡的迷迷糊糊的,只能隐约听到一阵响动,撑着头做起来,刚回头就见到了放浪不羁,坐在边上的宴景行。

    刚上完药的云锦时没有整理好衣裙,雪白的肩膀还有一半露在外头,吓得她连忙将肩膀的衣服拉上,用愤恨的眼神等着宴景行。

    “王爷的兴趣还真是叫人不敢苟同,为什么王爷每次都……”

    “哦?本王每次都怎么?”宴景行挑眉,丝毫不把云锦时的话放在自己眼里,反倒是笑了的十分痞气,“难不成你是想说,本王每次都故意挑你衣衫不整的时候进来?”

    话虽然这么说,可是美人卧榻,宴景行不由得有些心虚。

    若是真的可以掐好时间进来,他倒也并非不乐意……

    只不过这话却不能叫面前的人听到就是了。

    “你!”

    云锦时有些恼怒了,羞恼着整理好衣裙,闷声不说话,也不看宴景行。

    再怎么样,她如今也是侯府的少夫人。

    宴景行这样的举动若是被别人知道了,到时候受苦的可是她!

    “好了,今日本王可不是来逗你玩的,万贵妃动手了,本王查到了一点蛛丝马迹,祭天大典的前十日有灯会,她打算在那个时候对你下手。”

    祭天大典之前会办灯会,这也是京城之中的老传统了,年年都是如此,算是与民同乐。

    灯会热闹非凡,不管是平头百姓,还是那些小姐夫人,都会去街上看各种民间艺人做出来的花灯。

    若是有相熟的伙伴,也会邀约一起游玩。

    云锦时待字闺中的时候,年年都去。

    来了侯府之后,因着宋景谦不在家中,老夫人和乔氏旁敲侧击,竟也不让她出门去等会了。

    说起来,当初她和宋景谦,也是在灯会上第一次见面,那个时候的宋景谦还算得上是少年英气,帮着云锦时拿了个喜欢的花灯下来。

    只可惜,现如今看来哪有那样巧合的事情?

    不过是侯府暗中操作,偏偏她这个没见过几个好男儿的小姑娘罢了。

    想到这里,云锦时不自觉的叹气一声。

    这反倒是惹得宴景行有些不快,皱了皱眉头:“怎么,难不成你不打算去灯会?”

    如今的云锦时不同往日,不说别的,就说刘尚书家的沈明月和即将成婚的刘玉珠肯定会邀请云锦时。

    她总不能为了躲着万贵妃驳了刘尚书家的好意。

    况且灯会若是她不去的话,丈夫还远在边关的沈氏自然也不能出去,她也不忍心让宋悦心一个人待在家中。

    小姑娘总要多出去走走才能多些朋友。

    她当初就是傻,被侯府给束缚在府上,甚至那些幼年时候的手帕交都已经没怎么联系了。

    只可惜重生的时间太晚了,这些错事已经没法挽回了。

    “我自然是会去的,既然王爷已经提醒我了,那我也会多加注意,万贵妃若是想要动手倒也正好,王爷难道不愁祭天大典的时候没有理由先发难吗?”

    云锦时浅浅一笑,一下就问到了最关键的地方。

    若只是提醒一下云锦时小心万贵妃动手,在这种节骨眼上宴景行自然是不必亲自来一趟的。

    既然亲自来了而不是让人传话的话,就代表里面肯定还有问题。

    思来想去,云锦时只能想到一个理由。

    万贵妃不是寻常妃子,乃是皇帝最宠爱的女人,就算是不爱打探宫里消息,云锦时也知道皇帝有多么痴迷万贵妃。

    就算是宴景行……或者说,更因为宴景行和皇帝之间的水火不容,他贸然站出来指认万贵妃和侍卫通奸的话,那是不会有人相信的。

    皇帝更会觉得是宴景行故意设局陷害,到时候若是不能扳倒贵妃,日后就再也没有她的把柄在手里了。

    所以宴景行需要一个理由,一个能光明正大调查贵妃,而后假装不经意发现这件事情的理由。

    “动手的是那个侍卫?”

    云锦时问道。

    宴景行眼中闪过几分光亮,他很少见到过像是云锦时一样聪慧的女子,一时间对她那种莫名的感觉更多了几分。

    “嗯,万贵妃想必信不过别人。”

    “那王爷到时候也可以看看,酷刑之下这两个人是否还是如同平日一样信任彼此。”

    这话,就代表云锦时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

    “好,具体的情况,到时候我会让黎洛送消息给你,皇帝这段时间对我有些防备,我不好再出宫了……”

    宴景行交代完了一切,正要转身离开,却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

    “三皇子是个好孩子,虽说叶嫔如今不得势,可你的养子给三皇子做伴读倒也不会被为难。”

    身为皇子,大皇子的脾气就大得很,听说身边的丫鬟太监们都时常受罪。

    而三皇子稚子心性,倒是比大皇子好相处的多。

    他这是在安慰自己?

    云锦时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心中难免有些疑惑。

    两个人不过是合作关系,为何她总觉得这位让人闻风丧胆的摄政王……对她好像有些过于关照了。

    云锦时摇了摇脑袋,不让自己再想这些有的没的。

    当务之急还是安排好灯会的事情。

    正巧听到屋子里声音的碧桐小心翼翼的走进,她是知道宴景行时常来找自家小姐的,可是之前小姐明明衣服都没穿好,王爷也太……

    她红着脸,像是鼓足了胆子对云锦时说道:“小姐,奴婢觉得虽然王爷……王爷有些……但是比少侯爷好多了,至少,至少奴婢打听过了,王爷院子里一个姑娘都没有……”

    她越说声音越小,生怕云锦时听到自己私底下打听摄政王的事情心里不高兴。

    碧桐居然打听过这件事?

    云锦时有些讶异,宴景行可以说是在京城之中手眼通天的存在,碧桐这样一个小丫鬟在外头打听这些私事,他应该不至于不知道才对,可是为什么由着碧桐这样打听……

    她想不明白,不过也知道碧桐是关心自己,所以并没有过度的苛责,只是让她日后不必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