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74章 现在可不兴这个啊!

    简姝月应了一声,没再说话,那些津贴都是江昱用命换来的,她花着都不安心,心疼他付出这么多,却也不能不让他去做。

    睡意上头,她没纠结多久就睡着了,很快进入深度睡眠,甚至还打起了小呼噜。

    江昱转头看着她,眼中一片柔软。

    他知道坐火车有多难受,尤其小姑娘来了还一直在忙碌,肯定累坏了。

    他不敢吵她,闭着眼睛继续酝酿睡意,本以为自己睡了这么多天估计会有些失眠,没想到听着身边的小呼噜声,他觉得格外安心,没一会儿也睡着了。

    简姝月的睡眠一向很好,夜里江昱也没什么动静,她一觉睡到八点半,又赖了几分钟的床,结果还在伺候江昱洗漱的时候,医生就过来做检查换药了。

    “果然还是年轻啊,恢复得真好。”

    医生由衷感慨,且心中敬佩江昱,这满身的伤,换药的时候难免会刺激到伤口,他愣是一声没坑,安静的躺着配合换药。

    反倒是简姝月在旁边看得龇牙咧嘴的,那些伤口又大又深的,表面的肉都烂了,换成自己不得叫得撕心裂肺的,而江昱只是额头上冒了些冷汗,其余没什么动静。

    “可以转到普通病房去了,你们订的是单间,里面自带卫生间,你们也能方便一些。”

    医生跟简姝月说了两句还是要小心别扯到伤口之类的,然后让小护士帮着换病房。

    病床都是带轮子的,很方便,两个小护士直接推着走就行,就是简姝月带来的大包小包都要自己搬一下。

    不过这对简姝月来说不算什么,太重的就悄悄转移到空间去,等到了再从空间转移出来,神不知鬼不觉的。

    只是没想到在她搬最后一趟的时候发生了意外,昨天跟她抢鸡汤的老太太刚好也在这个楼层,看见她最后一包东西这么大,肯定没力气跟自己吵架,想着昨天没能吃上鸡肉就生气,急匆匆走过去就往简姝月身上一撞。

    简姝月远远地就看见她了,早就做了准备,原本袋子里装的都是比较轻的东西,老太太撞过来,就从空间拿出很重的东西放进去,然后简姝月顺势一倒,手上的大袋子一抛,直直朝着老太太砸过去。

    老太太原本就上了年纪,如今又被这么一砸,差点没把小命搭进去。

    眼珠子一转,当即在地上就哭喊起来:“救命啊,来人啊,杀人啦!”

    简姝月从地上爬起来,一把提起袋子,把袋子里重的东西重新装回空间,然后看着地上哭天喊地的老太太皱眉道:“这位大娘,你这也太假了吧?我这袋子是大了点,但里面装的就只有我的几件衣裳,能重到哪里去,你可不要睁着眼睛说瞎话,想碰瓷,门儿都没有!”

    这会儿时间还小,有不少病人家属带着病人出来散步的,亲眼目睹了老太太撞简姝月的一幕,听见简姝月这么说,都认同地点点头。

    没错,这老太太就是想碰瓷,大家住院有一段时间了,不了解新来的简姝月,难道还不了解这没脸没皮的老太太吗?肯定是看人小姑娘年纪小,想讹钱呢!

    “那袋子小姑娘一只手就能提起来,能有多重啊?老太太你这也太明显了,快起来吧,别给你儿子丢脸了。”

    “依我看,她就是占便宜上瘾了,哪天不去找别人占点便宜都不好过。”

    “啧啧,真给她儿子丢脸啊!”

    ……

    听着周围人议论的声音,老太太气得嘴唇都在颤抖,这要是换做平时,她是真的在碰瓷,那这些人说两句也不碍事,可今天她是真被砸得浑身疼,怎么还能被冤枉成碰瓷?

    她咬咬牙,不管周围人说什么,对着简姝月诶哟诶哟地喊着:“我的腰都要断了,你必须给我赔钱,两百块,不然今天这事没完!”

    简姝月呵了一声,看向周围的人,指着老太太说道:“瞧瞧,还真讹上了?唉,我怎么这么倒霉啊,偏偏被这样的人盯上了!不瞒各位,我知道这位老太太为什么要讹我钱,因为昨天我给我男人炖了半只从老家带来的鸡,这老太太让我分一半给她,我不愿意,她就让我做那投机倒把的事情,那可不能做啊,我就给拒绝了,没想到她就恨上了我,今天就来讹我钱了。”

    投机倒把?

    这会儿可不兴这个啊!

    一时间,大家看老太太的表情都怪异起来。

    “什么投机倒把,我可没有!你别想赖账,今天要是不给我两百块钱,我就不起来了!”

    老太太继续在地上胡搅蛮缠,简姝月翻个白眼,对着大家说道:“还请大家给我做个见证,是她自己不安好心来撞我的,我这东西并不重,不可能伤到她,大家要是不信可以来提一提试试。”

    顿时就有人站出来了,提仔手里掂量掂量,也就一两斤的重量,这老太太是真会演戏啊,碰个瓷跟杀猪似的。

    等不少人都提了袋子,确保袋子不可能伤人,简姝月就提着袋子转身走了,老太太不起就不起呗,还能耽误她去食堂打饭吃不成?

    其他人也不惯着她,转身就走,没一会儿楼道里就只剩下她一个人。

    老太太没得到好处,身上又疼的厉害,咧嘴就开始嚎,把医生护士全给招了过来。

    这段时间医生护士也被她烦得不轻,来了问都不问,直接说道:“罗大娘,您能不能不要在医院大呼小叫,医院不是你家,还有别的病人需要休养,你要是不乐意在这医院,你就回家去,你儿子那边我们会安排护士照顾。”

    老太太欲哭无泪:“真是那小贱蹄子拿东西打的我,你们怎么就是不信呢!”

    医生护士齐齐翻个白眼,信她才有鬼了,刚开始他们不知道这人的尿性,可是被占了不少便宜,现在他们可没那么好忽悠了!

    “罗大娘,请你说话注意分寸,不要随意辱骂其他军属,不然我们可以直接把你赶出去。”

    医生沉着脸,对这老太婆的忍耐已经到达了极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