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245章 首富的致富秘诀

    邢淑仪听着姜心的话愈发恼怒。

    这样一个满眼都是玩具、连秘宝都认不出的死丫头,也不知道哪来那么好的命。

    那么会投胎,还那么好运地躲开她的献祭之术,以天水宗宗主之女的身份活到了现在。

    看着被宁曜等人众星拱月般护在中间的姜心,邢淑仪嫉妒得发疯。

    明明这一切都应该是她的!

    她不能认输!

    她必须让秘宝认主,让这些人对她刮目相看!

    必修把姜心现在拥有的一切都抢过来!

    这些本该都是她的!

    滴血认主的法子既然没用,那就换一个。

    邢淑仪分出一抹神识,钻入秘宝之中。

    她利用世界树的力量从昆仑老祖手中抢走秘宝之时,没有遭到秘宝拒绝,说明这件秘宝尚未产生器灵。

    既然如此,只要她的神识能够从内部控制这件秘宝,临时充当秘宝的器灵,就能控制秘宝。

    ——虽然这样的控制只是暂时性的,但只要能唬住宁曜几人就够了。

    她的神识很轻松地融入火钳秘宝之中,没有收到丝毫阻碍。

    邢淑仪面露喜色,试图将神识分散开,分布到秘宝的几个关键处。

    然而她失败了。

    邢淑仪忽然发现自己无法继续控制这抹神识!

    就当她以为这是火钳秘宝的自我防御机制启动之时,透过这抹神识忽然听到了姜心的声音:“啧啧啧,你真菜呀。”

    姜心印刻在她脑海中的那抹意识随着她的神识一起进入了火钳秘宝之中!

    “滚出去!这是我的!”邢淑仪怒斥,心中涌现不好的预感。

    姜心学着她的语调喊:“滚出去,这是我哒!”

    她努力做出很凶的表情,奶呼呼的声音非但没能增加杀伤力,反而显得更加可爱。

    邢淑仪快被气疯了,拼命往火钳秘宝中灌输神识,却没想到还没碰到秘宝,就被秘宝周遭的护体灵力给弹开了,并且这股力量在瞬间抹除了这些神识。

    眉心传来剧烈的疼痛,邢淑仪疼得几乎要昏死过去,赶紧服下一枚丹药稳固识海。

    她依旧能感受到自己分散出去的第一抹神识还在秘宝之中,只是无法控制。

    这本来是该最早就被抹除的。

    电光火石间,一个荒诞的想法在邢淑仪脑海一闪而过。

    ——难道是因为第一抹神识中夹杂了姜心的意识,才能顺利钻入秘宝之中?

    那岂不是说这件大乘期仙尊的秘宝要认姜心为主?

    “(o゜▽゜)o☆[BINGO!]”

    “答对啦!”

    邢淑仪的这个念头刚冒出来,就听到姜心的欢呼声。

    姜心的这道意识与邢淑仪的神识融合得很深,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感应到邢淑仪的想法。

    欢呼一出来,邢淑仪顿时脸色惨白,冲姜心怒斥:“让你的意识滚出来!”

    姜心一脸无辜:“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她跟你在一起呆那么久,变坏了,我喊不出来。”

    “对对对,我被你带得可坏了。就不出来,气死你气死你哈哈哈……”

    火钳秘宝中响起姜心那道意识的声音,气得邢淑仪差点把它丢出去。

    就在即将脱手之时,她忍住了,死死握着火钳秘宝的手柄,放下了高高举起的手。

    楚霖风好失望:“还以为有宝贝能捡。你又用不了这东西,倒是真的丢啊。”

    同样等着捡宝贝的悟心倍感意外:“楚施主身为首富之子,竟也会指望捡秘宝?”

    楚霖风觉得他这话问得很奇怪:“如果到手的宝贝都不捡,手指缝漏这么大,我们家还怎么当首富?”

    宁曜、昭世和闻子淇不是很懂。

    姜心很懂地告诉他们:“这叫越有钱越抠门,越抠门越有钱。”

    众人顿悟。

    原来这就是首富的致富秘诀。

    昭世看着包括宁曜在内的其余人都虎视眈眈地望向邢淑仪手中的宝贝,一副随时都想冲上去“捡”宝贝的模样,低声提醒他们:“那是大乘期仙尊的秘宝,并非凡物,小心为上。”

    楚霖风信心十足:“邢淑仪这么作都没死,我们肯定没问题。”

    邢淑仪翻了个白眼,握住火钳手柄的手更加用力。

    只要她牢牢控制住秘宝本体,就不算输。

    姜心的这抹意识力量有限,现在甚至表现出了脱离本体的趋势。

    只要她能想办法让秘宝认自己为主,说不定还能借助秘宝的位格把姜心的这抹意识驯养成她的奴才,去反咬姜心。

    邢淑仪想得很美好,火钳秘宝中再次响起姜心意识的声音:“哇哇哇,你长得丑倒是想得美,居然想用这么个玩具害我!”

    这下连姜心的本体都听不下去了,痛心疾首:“你怎么能用玩具做这种事!你知道这个模具有多好用吗?知道用它夹出来的雪人有多完美吗?你看看你后面的那个老雪头子,他就是用这个模具压出来的!”

    “老雪头子”是什么东西?

    应该不是指他吧?

    昆仑老祖抬起头,看到姜心的小手直直指着自己,悬着的心总算是死了。

    还真是说他。

    没了秘宝,他的状态更加糟糕。

    大片大片的冰霜出现在他身上,就好像是一个人被埋入了雪人之中,只剩下少量血肉还露在外面。

    他的两只眼睛一只还正常保持着原样,另一只已经和任远一样化作乌黑的黑曜石,点缀在化作白雪的脸上,看起来诡异又和谐。

    他的右手已经全部退化,化作干枯的树枝,耷拉在身侧。

    他腰身以下更是全部化作雪球,与天池连接在一起的部分结出凝实的冰块,供他立足。

    因为早就知道昆仑宫全员雪人,宁曜等人并未太过惊讶。

    只是瞧着昆仑老祖一张白雪组成的脸上都流露出明显的复杂神情,宁曜生怕被记仇,硬着头皮说:“前辈,我小师妹没有恶意,她……”

    他想象力匮乏,有些编不下去。

    林宴充分发挥神棍本色,接口道:“小师妹是在夸您完美呢。”

    昆仑老祖不信:“我觉得她还是先解释一下‘老雪头子’比较好。”

    姜心歪头,眼神澄澈:“上了年份的雪人,不叫这个,难道要叫‘糟老头子’吗?那是骂人的,我懂,我上过学。”

    昆仑老祖:“……”

    他信了。

    他收回目光,重新望向邢淑仪,眼神渐冷:“你不是仙尊。”

    邢淑仪钻研秘宝的动作一顿,气势十足地抬起头:“我如果不是明辰,怎么会知道你们都是我创造的雪人?”

    “如果只因此就能断言你的身份,那这位小友比你知道的更多,是不是她才是仙尊?”昆仑老祖尚未化作雪人树枝的左手高高抬起,远远托举着指向姜心。

    霎时间,邢淑仪的脸色难看到极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