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二百五十五章 才刚开始

    在那波光粼粼的活泉之畔,媚柔目睹了对岸那纷繁的人群,犹如一片汹涌的波涛,瞬间将她淹没。她的心中涌起一股难以言喻的惊惶,情不自禁地躲到了曲靖谦的背后,宛如一只受惊的小鸟,寻找着庇护的港湾。

    然而,此时的曲靖谦哪里还有闲暇顾及她。他手忙脚乱地往身上套着衣物,那慌乱的样子,与平日里那沉稳的伯爵形象大相径庭。他的眼神里充满了慌乱和尴尬,仿佛整个世界都在此刻崩塌。

    曲二夫人回过神来,心中的怒火如同被点燃的烈焰,熊熊燃烧。她望着对面的曲靖谦,眼中充满了愤怒与失望。她的声音因为激动而变得尖利,仿佛要将所有的愤怒都倾泻而出:“曲靖谦!你还要不要脸!青天白日、光天化日之下,你居然敢和这个贱人在这种地方做出这样无耻的事情!”

    她的声音在空气中回荡,仿佛一把锋利的剑,刺向了曲靖谦的心脏。曲靖谦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他无言以对,只能默默地承受着曲二夫人的怒骂。

    曲二夫人越骂越激动,她几乎要冲过活泉,冲向曲靖谦。然而,就在这时,曲老夫人的声音如同惊雷般响起:“你给我站住!”

    曲老夫人的声音中充满了威严和愤怒,她阴沉着脸,目光如刀般射向曲二夫人。曲轻舞心知不妙,她急忙上前拉住曲二夫人的手臂,用力将她拉住:“娘!”

    然而,失去理智的曲二夫人哪里还听得进曲轻舞的劝告。她用力甩开曲轻舞的手,愤怒地吼道:“娘什么娘!你放开我!今天这事你爹不给我个交待,我没完!这些年来,他看上哪个贱人我没费心费力的给他纳进房里,他现在怎么能这样对我!他让我以后怎么在别人面前抬起头来,我……”

    她的话还没说完,一声清脆的巴掌声突然响起。曲二夫人捂着脸,一脸既气又委屈地看向曲老夫人:“母亲!”

    这声“母亲”中充满了质问和愤怒,仿佛要将所有的委屈都倾泻而出。然而,曲老夫人却毫无所动,她的目光依然冷冽如冰,仿佛要将曲二夫人心中的怒火都冻结。

    活泉对面的曲靖谦和媚柔早已在曲二夫人“发疯”的时候趁机逃离了现场。他们跑得飞快,仿佛生怕被曲二夫人的怒火波及。

    围观的夫人们看着眼前的场景,纷纷小声议论起来。她们的目光中充满了惊讶和好奇,仿佛在看一出精彩的戏剧。有人低声说道:“立康伯爵府的人还在呢,曲老夫人说打就打,是真不给曲二夫人娘家一点脸面啊。”

    “可不是嘛。”另一人附和道,“曲老夫人的手段向来强硬,这次也是给曲二夫人一个教训。”

    说着,众人有意无意地看向了立康伯爵府的人。今日来给曲老夫人贺寿的只有立康王府的老大夫妇。他们见众人看向自己,下意识地躲开了视线。他们心中清楚,立康伯爵府最近的日子也不好过,哪里敢得罪曲老夫人这位候府的大长辈。

    曲二夫人虽然早已不奢望自己的娘家能为自己出头,但看到他们夫妇往人群里缩的模样,还是觉得心寒。她感觉自己像是被整个世界抛弃了一般,无助而又绝望。

    而曲轻舞则是站在一旁,默默地看着这一切。她的心中充满了复杂的情绪。她怎么都没想到,她爹会在今日做出这样的事情。这让她感到无比的羞愧和愤怒。她感觉自己的“高远志向”仿佛在这一刻被狠狠地摔在了地上,摔得粉碎。

    她再次上前紧紧抓住曲二夫人的手臂,“娘,别闹了!”她的声音中带着一丝颤抖和哀求。她知道,这样的事情已经是丢脸至极,再闹下去,她以后还要怎么出门见人。她不想让自己的才貌双全、稳重端庄、高贵美丽的形象被毁于一旦。

    相较于眼前这场突如其来的风波,曲轻舞心中所虑,却是其可能为自己带来的深远影响。她静静地站在曲二夫人身旁,那双清澈的眼眸中,透露出几分深沉的忧虑。

    曲二夫人听到曲轻舞的劝阻,脸色瞬间变得铁青,她咬牙切齿地说道:“轻舞,你怎能说我是在无理取闹?若非你爹他……”话未说完,她的声音已带上了几分哽咽。

    “娘,够了。”站在曲贺允身旁的曲林翌终于按捺不住,出声打断了曲二夫人的话。他的眉头紧锁,脸上满是不悦,“您别再吵了,大家都在看着呢。”

    曲林翌心中不满至极。他觉得,这件事情虽小,却足以引起轩然大波。父亲的做法确实有失妥当,他不该让这样的丑事曝光在众人面前,尤其还是在这般庄重的场合。然而,事已至此,母亲作为正妻,理应展现出应有的气度,先将眼前的局面稳住,其他的等日后再慢慢解决。

    可是,眼前的母亲却像个泼妇般大吵大闹,这让他觉得无比丢脸。虽然他没有将这些话说出口,但眼中的不屑和不赞同却是显而易见的。

    曲二夫人看着儿子眼中的冷漠和嫌恶,心中一阵刺痛。夫君的背叛、婆母的责备、儿女的不解以及娘家人的不作为,仿佛一座座大山压在她的心头,让她喘不过气来。她瞪大眼睛看着眼前的儿女和婆母,想要说些什么,却突然感到一阵剧烈的绞痛袭来,她抬手捂住胸口,一句话还没说完便晕了过去。

    曲轻舞见状,连忙扶住曲二夫人倒下的身子,一同蹲坐在了地上,“娘!娘!”她焦急地呼唤着,心中充满了担忧。

    曲老夫人见状,也是惊慌失措,她连忙对身边的高嬷嬷吩咐道:“快去叫人拿担架来,再叫个大夫来!”高嬷嬷应声而去,忙碌的身影在人群中穿梭。

    这场荒唐的闹剧以曲二夫人的晕倒而告终。下人们迅速将曲二夫人抬走,曲老夫人也强忍着心中的怒火和不快,领着诸位女眷前往南院的戏园观看早已准备好的戏曲。

    曲靖晖也只能当作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一样,领着男眷们一同前往。然而,此刻的戏园里,却已经没有了往日的欢声笑语。男女眷分席而坐,但他们的心思却早已不在那台上的戏曲之上。毕竟,刚才的那出戏太过惊心动魄,又怎能让人轻易忘怀?

    曲老夫人坐在席上,看着那些交头接耳的夫人们,心中一阵烦躁。她总觉得她们不是在讨论台上的戏曲,而是在议论着刚才发生的事情。那种被众人议论纷纷的感觉让她感到无比压抑和愤怒。

    最后,她终于再也坐不住了,起身对身旁的厉王妃说道:“王妃您先看着,我这会觉得有些凉,去换身衣服。”厉王妃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什么。

    曲轻歌坐在厉王妃身后,静静地观察着这一切。她看着曲老夫人匆匆离去的背影,嘴角勾起一抹冷笑。这才刚刚开始呢,怎么就这么沉不住气了?

    前世,她为一己私欲,竟狠心陷害父亲,夺走爵位,赠予亲子。初入府中,仅因对父亲的一丝温情,她便得到涌泉之恩,父亲视她如己出,孝顺之至,胜过对二叔。然而,最终回报她的却是何物?

    是背叛之箭,陷害之阱,贪婪无厌,嗜血如命。

    至于曲二夫人和曲老夫人,她们只是她复仇计划中的一部分。她要让她们亲眼看着自己的儿子和孙子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让她们尝一尝被人背叛和陷害的滋味。

    想到这里,曲轻歌轻轻地放下手中的茶盅。前世媚柔带着那般婉约的姿态,终是以良妾之名踏入了这府邸。然而,她入府后的行为却令人咋舌。为谋取平妻之位,她竟与二婶联手,诬陷年幼的小弟,妄称小弟对她心生不轨,甚至企图对她用强。这般行径,实在令人不齿。她昔日所作所为,如今落得这般下场,也不过是咎由自取,怨不得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