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八十九章 请王爷吃屎

    将军府。

    后院书房。

    朱棣站在书案前,一边端详着蓝玉的字,一边笑道:“为何说本王不该来?”

    蓝玉无奈苦笑,缓缓道;“自从蓝家遭难以来,朝野上下,所有人都唯恐避之不及,就是担心跟蓝家走得太近而受到牵连。”

    “草民不想王爷来此的消息传出去,被人诟病,更不想连累王爷。”

    朱棣摇着头,认真道:“蓝公为我大明戎马半生,鞠躬尽瘁,一直是本王心中最敬重的人,既然回了京都,于情于理都该来探望一下,至于别人说什么,本王不在乎,父皇也不在乎。”

    蓝玉听完,不由得露出了满脸的感激,感动道:“承蒙王爷厚爱,草民感激不尽,事已至此,草民也不想向世人证明什么,嘴长在别人身上,随他们说去吧。”

    “但草民真的从未想过要谋逆,天地可鉴!”

    朱棣点着头,一脸认真的看向了蓝玉,肯定道:“我知道,即便天下人都不信你,但本王信你!”

    听到这话,蓝玉愣了一下,紧接着立刻躬身一礼,激动道:“有王爷这句话,足够了!”

    朱棣笑了笑,收回了目光,再次端详了一眼字帖,缓缓道:“字写的不错,跟炽儿小时候的字有异曲同工之妙。”

    蓝玉笑着拱了拱手,缓缓道:“王爷谬赞,只是随便打发打发时间而已。”

    听到蓝玉还在谦虚,站在一旁的朱能早已忍不住撇嘴露出了一丝冷笑。

    其实蓝玉早就听出朱棣是在嘲讽他,因为燕王口中的炽儿,就是长子朱高炽,当着他的面,居然将他的字与一名孩童相比,意思已经很明显了。

    不过蓝玉却装作什么都听不懂一样,从始至终每一句都对答如流,不漏丝毫破绽。

    “这是何物?”

    这时,朱棣也好奇的拿起了桌上的那支铅笔,不解的问了一句。

    蓝玉缓缓来到近前,笑道:“这是铅笔,是草民义子所造,草民喜欢,他就送了一支,用它写字比毛笔好用多了。”

    朱棣眼前一亮,饶有兴致道:“哦?蓝公门下居然还有如此心灵手巧之人?他叫什么名字?”

    蓝玉变了变脸色,缓缓道:“陆凌川,在府中排行十三。”

    朱棣佯装惊讶的看向了蓝玉,露出了一脸期待,笑问道:“就是那个被京都人称为陆小神医的陆凌川么?”

    “他在哪儿?本王早就听过他的名字,可否引见?”

    蓝玉犹豫了一下,拱手道:“是他,不过他此时并不在府中,恐怕要让王爷失望了。”

    朱棣似乎不想放弃,继续道:“哦?他现在在哪儿?”

    蓝玉迟疑道:“在回生堂,最近他一直住在那儿。”

    朱棣背负着双手,思索了一下,缓缓道:“早就听说过回生堂的大名,一直想去看看,不知蓝公可愿同行?”

    蓝玉犹豫了一下,最终只能无奈的点头答应了下来,接着便带着燕王出了将军府,上了燕王的马车,一同向回生堂而去。

    马车上,蓝玉有些拘谨的坐在朱棣的对面,心一直提在嗓子眼,他已经大概猜到朱棣今日突然出现是有所图谋。

    他怀疑,朱棣很可能已经查到了什么,所以心中已经不由得开始担忧。

    朱棣沉默了许久,再次开口:“蓝公可曾听闻本王途径天云山之时遭遇伏击一事?”

    面对这一突如其来的问题,蓝玉愣了一下,接着缓缓点了点头,道:“略闻一二。”

    朱棣笑看着蓝玉,继续道:“那蓝公觉得,究竟是什么人干的?”

    看似漫不经心,但是眼睛却直勾勾的看着蓝玉的一举一动。

    蓝玉苦笑了一下,无奈道:“草民如今已经不在朝堂,对很多事都已不再关心,朝中之事,再也不想过问,也不敢过问。”

    “遭此一劫,草民早已身心俱疲,余生只想本本分分做个闲人,也算是对陛下最大的报答。”

    “至于伏击王爷的究竟是何人,草民一个闲人怎么会知道,也不敢瞎打听,好在王爷平安无恙,真是谢天谢地。”

    面对蓝玉扯东扯西,滴水不漏的回答,蓝玉抿嘴一笑,接着道:“能过上此等无忧无虑的日子,未必不是一件坏事。”

    “击鼓闯宫的事本王在入京的路上就听说了,蓝公有一个好儿子。”

    蓝玉笑着拱手一礼,缓缓道:“王爷过誉了。”

    看着油盐不进的蓝玉,朱棣笑了笑,也不再说话,缓缓闭上了双眼。

    蓝玉也终于松了口气,心里默默期望着陆凌川一会儿可千万别说错话,别中了朱棣话中的陷阱。

    “王爷,回生堂到了。”

    许久之后,马车终于停下,车厢外传来了朱能的话音。

    “蓝公,请吧。”

    朱棣缓缓睁开了双眼,笑着示意了一下。

    “王爷先请!”

    蓝玉起身恭敬地站到了一旁,示意朱棣先走。

    朱棣没有坚持,笑着走出了车厢,在蓝玉的陪同下缓缓敲开了回生堂的后门,径直走了进去。

    刚入后院,朱棣和蓝玉就被眼前看到的情景惊呆了。

    只见魏安和昌平正带着两名伙计在满院子抓鸡,搞得鸡飞狗跳,灰尘四起。

    而陆凌川则正光着膀子蹲在远处的墙角,干起了泥瓦匠,正在砌墙,泥巴粘的手上、脸上,到处都是。

    看着这一幕,蓝玉一度以为自己看花了眼,无奈的摇了摇头,用力咳嗽了一声。

    听到动静,正在追鸡的魏安几人回头看见家主来了,急忙停了下来,纷纷拱手行礼。

    但他们并不认识朱棣,于是纷纷疑惑的打量着朱棣。

    蓝玉冲着魏安使了个眼色,正要大声说出朱棣的身份,可是这时朱棣却突然伸手制止,接着冲蓝玉笑了笑之后,径直来到了陆凌川的身后。

    “你居然在医馆里面养鸡?还是自己砌墙建窝?”

    朱棣看着浑然不知的陆凌川,忍俊不禁的问了一句。

    听到话音,陆凌川回头看了一眼,发现是蓝玉之后,随口道:“原来是义父来了啊,这是您的朋友?”

    “大明律例规定医馆不能养鸡了吗?要说这养鸡的用处,那多了去了,鸡可以生蛋,蛋可以炒着吃,蒸着吃,煮着吃,营养丰富!”

    “而且鸡屎还是一味良药,搭配服用,可治百病,您要不要试试?”

    其实从朱棣进门的第一步,陆凌川就已经发现了他,甚至当朱棣进了将军府不久之后,陆凌川就已经知道了。

    此时的他,是在故意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听到陆凌川这话,站在身后的蓝玉脸都绿了,不停地试图向陆凌川使眼色,可是陆凌川一门心思全在砌墙上,根本就没再回头。

    “当真?!”

    而朱棣似乎并未生气,反而一本正经的问了一句。

    “真的!”

    陆凌川笑着回头看了一眼,满脸认真。

    “放肆!怎可对燕王殿下如此无礼?!”

    蓝玉再也忍不了了,急忙大声提醒着。

    听到蓝玉的话,陆凌川惊讶的站起了身,转头打量着朱棣,露出了满脸惊异,就好像看着一只从未见过的保护动物一样。

    “还不赶紧行礼?!”

    蓝玉眉头紧锁,急忙暗中向陆凌川使着眼色。

    陆凌川回过神来,丢掉了手里的工具,立刻躬身一礼,恭敬道:“原来是燕王殿下,在下陆凌川,久闻燕王殿下威名,神交已久,今日得见真是三生有幸啊!”

    “您能来我们回生堂,真的是蓬荜生辉,激动万分,感谢你八辈…啊,啊!对吧?!”

    听着陆凌川一顿乱七八糟的开场白,朱棣忍不住露出了一丝饶有兴致的笑意。

    可蓝玉却沉着脸,不满道:“不得无礼!”

    看着此时突然变得陌生的陆凌川,他都有些不认识了,以前陆凌川在他面前都没有拍马屁拍得这么花过。

    而且最后的那句话,怎么听都好像不是什么好话。

    朱棣饶有深意地看着陆凌川,笑道:“鸡屎真的能治百病?”

    陆凌川急忙摆手,尴尬道:“没没没,开玩笑的,刚刚不知是王爷,若有冒犯,还望王爷恕罪。”

    朱棣摆了摆手,笑道:“既然是玩笑,本王又何必介意?一笑置之便是。”

    “年轻人,你很有趣,有趣的很。”

    陆凌川一脸憨笑,伸手挠着自己的脑袋,装出了一副人畜无害的模样。

    蓝玉在一旁急忙躬身一礼,歉意道:“此子顽劣,让王爷见笑了,要不王爷别在这里一直站着了,入内说话吧。”

    朱棣点着头,看了陆凌川一眼,跟着蓝玉向其中一间厢房走去。

    陆凌川甩了甩手上的泥,屁颠屁颠跟在了后面,同时示意魏安赶紧泡茶。

    魏安答应了一声,急忙冲向了前厅,而昌平则是守在了厢房外,仔细聆听着里面的动静,全神戒备。

    虽然家主不知情,但是他们两个却心里都清楚,十三哥两日前刚刚截杀了燕王,此时燕王突然出现,一定没什么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