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42章 公款没花完,那不算挪用

    “我已经写了,有没有办法可以救我?”

    “快!快救救我啊!”

    奢华的宅院中,萧祁年恐惧的望着常白山等人。

    刚才常白山灌进去的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但他说自己会染上天花。

    这句话萧祁年可是听的清清楚楚。

    萧祁年是最怕死的。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不管如何,自己都能不能死!

    常白山想了想道:

    “这还要看殿下的意思。”

    说话间,他已经拿着按上手印的一页页罪证出门了。

    萧祁年的面色灰暗,颓然的坐在青石板上。

    此刻他只觉得自己浑身哪哪都不舒服。

    好像是天花发作了……

    其实这只是他的心理作用,就算是毒性最强的疫苗打下去,也没这么快就奇效。

    “殿下,事办完了。”

    常白山走出门,拿着认罪书来到秦明身边。

    秦明刚把这边的军队安排好。

    让他们带着自己的人,去将山里的病患全都接出来,放到一个地方统一照顾。

    接下来就是秦明用自己的技术专利,做出疫苗,帮他们控制瘟疫。

    顺势照顾患病者痊愈。

    花不到半个月时间,这里的情况就能得到遏制。

    “留个副本,然后开始照顾病患。”

    “咱们要把疫苗的做法告诉他们吗?”

    这时候,刘闯从远处跑过来好奇的问道。

    刚才他们拿出了一批疫苗,给本地的百姓用。

    这都是秦明准备的,毒性降到最低的疫苗,非常安全。

    在准备疫苗时,刘闯觉得很麻烦。

    原先秦明都是将这个技术,直接交给军队和临江城本地的医者。

    来到这里后,却一直都用他们自己带来的疫苗。

    并未教给李有忠。

    这样后面他们的大夫还需要费很大力气,自己继续制作。

    “教他们干什么?又落不到什么好处。”

    秦明自认不是圣母。

    这群人明显都是萧淑妃的走狗。

    给他们那么多好处,就是给自己培养敌人。

    他只用管着相关的军队,还有下沙城附近的百姓就行。

    “那行。”

    刘闯点点头,立刻朝着后面赶去。

    在常白山回到府中留下认罪书副本时,秦明听到了一阵杀猪般的嚎叫声。

    皱着眉头走进被砸烂的大门。

    秦明看到院子里的地面上,萧祁年正躺在地上,两腿乱蹬。

    嘴里还不断哀嚎。

    “疫苗没给他弄进去吗,怎么还这么有劲?”

    秦明愣了一下,随后转头看向刚走出来的常白山。

    常白山挠挠头道:

    “药劲还没上来吧,这狗日的也不知道在闹什么,我去瞧瞧。”

    “安静点!”

    靠近萧祁年,常白山踹了两脚。

    萧祁年却满脸悲愤的道:

    “老子要死了!老子要被你们害死了!”

    “天花又不是必死的病,鬼叫什么?”

    常白山有点不耐烦了。

    萧祁年现在已经明白过味儿了,他大叫道:

    “老子认罪书都写了,你们救了我也没用,到时候把事情捅到朝廷,我一样是死。”

    “你们就是一群天杀的土匪!老子下地狱也不会放过你们!”

    瞄了一眼远处石桌上放着的破布,常白山走过去,想拿起来塞进萧祁年嘴里。

    却被后面走来的秦明拦住。

    “谁说我要把你的那点破事捅到朝廷了?”

    秦明拿着认罪书,缓缓蹲下身子。

    “你不揭发我?”

    “起码现在不会。”

    “那我得了天花还能活吗?”

    “可以。”

    秦明认真的开口。

    旁边的常白山脸上写满疑惑。

    “殿下,您这是什么意思……?”

    花了这么大的功夫,专门跑到了下沙城。

    不是为了解决萧祁年,那他们跑过有有什么意义啊?

    “这样啊。”

    萧祁年身子僵了僵,虽然搞不懂情况。

    可知道自己不用死,他便脸上一喜,擦擦眼泪就从地上爬了起来。

    秦明这一趟过来,肯定不只是花力气将萧祁年拿下的。

    那样太浪费。

    “我问你,朝廷的赈灾拨款有多少?”

    “……十万两吧。”

    说出这个数字后。

    萧祁年被打肿的眼眶中,小眼睛立刻瞄了瞄秦明的脸色,似乎有些心虚。

    “十万两吧?你是湖广总督,不知道朝廷一共给了多少钱?”

    “我告诉你,天花可以活命,但也需要人照看,你看看现在这府上,除了我的人,谁还敢来照看你?”

    秦明的话,让萧祁年的心中顿时生出了一股恐惧。

    “你不怕被我的天花传染?”

    “我有不被传染的办法,但现在还不会给你。”

    秦明淡淡开口。

    疫苗这东西,他只会自己多花点力气,把受到影响的百姓救治好。

    并不会外传。

    不传出去,那朝廷就做不出来。

    做不出来,就没人敢扛着感染天花的风险,来追究自己私自占据了三千亩土地的事。

    “说话,到底多少!”

    萧祁年低着头,跟闷葫芦一样半天都不吭声。

    就是不说出具体数字。

    秦明嘴角抽了抽,似乎想到了一种可能性,顿时怒吼道:

    “你他妈的,不会刚到手就挪用自己花了吧!”

    萧祁年的脑袋埋的更低了。

    但还是小声辩解道:

    “没……没花完,不算挪用。”

    他是想跟秦明说具体数字的。

    可到时候拿出来的钱对不上,两方都会很尴尬。

    所以他就一直都不吭声。

    问就是十万两。

    多了也没有。

    “我干死你!”

    秦明怒不可遏,一脚踹在了萧祁年的肚子上。

    对方一个趔趄没站稳,在地上滚了好几圈。

    “殿下,殿下……别冲动!”

    常白山吓了一跳,赶紧拦住秦明。

    他也听懂了,殿下这次来不只是想威慑萧祁年,还想把他手中赈灾的钱拿来。

    “一共多少,你花了多少!”

    秦明平息了一番情绪,对萧祁年冷声问道。

    萧祁年看秦明是真想杀自己,这才有点害怕,小声说道:

    “一共三十万两,有部分真花在安置病患上了,还有点,我……”

    说到这里,他又支支吾吾的不想开口。

    “殿下,你看那个。”

    常白山这时候指了指远处的长廊。

    秦明转头,看到了远处长廊中,还残留着没揭干净的红纸。

    大乾境内,只有婚嫁时才会有这玩意儿贴在家里。

    “你又娶了一房?”

    “嗯。”

    萧祁年小声应了一句。

    看着秦明的神色,他有些恐惧的向后退了半步,保持了一定的安全距离。

    “畜生!我宰了你!”

    秦明再也忍不住。

    砰砰砰!

    整个院子里立刻传来了一阵沉闷的撞击声,其中还夹杂着萧祁年的惨叫。

    常白山也觉得离谱。

    于是只站在了一遍,等待秦明输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