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206章 怎么好像越玩越花了

    虞惜发现靳灼霄手真是挺巧的,他竟然成功的把之前那束黑魔术做成了干花。

    用干燥剂处理好之后,花朵很完整,颜色也基本保持着。

    靳灼霄用热胶枪把脱水后的黑魔术固定好造型,放在了一个软木塞防尘玻璃罩里,成品真的很好看。

    不过见他这么珍惜这束花,虞惜心里很愧疚,早知道这样,她应该在更早之前就买给他的。

    现在距离开学还有差不多十天,在家闲着也是闲着,靳灼霄突发奇想,决定在开学前带虞惜出国玩一玩。

    虞惜本来想的是去某一个国家玩几天,结果靳灼霄带她在好几个国家之间连轴转,除了玩就是坐飞机,快赶上特种兵了。

    不过有一说一,虽然累,但每一天都充实又开心,玩的特别尽兴。

    开学前两天,两人这场旅程终于要在日本的北海道结束了。

    这几天就像做了一场光怪陆离的美梦,如今要醒了,还挺让人不舍的。

    回国前一晚,靳灼霄带虞惜去泡了露天温泉。

    北海道位置偏北,这个时间户外的雪还没融化,景色很有氛围感。

    温泉水温度刚刚好,虞惜泡在池里,觉得特别放松。

    靳灼霄有些可惜道:“这次来的有点晚,没赶上下雪,不然更好看。”

    虞惜笑说:“现在也不差,我觉得很开心。”

    靳灼霄勾唇:“那就没白来。”

    虞惜突然想起来问:“你之前是不是说开学前要搬回月湖名邸?”

    靳灼霄:“嗯,回国之后就搬,住过去上学会方便点。”

    虞惜:“我开学也要住过去吗?”

    靳灼霄睨她:“不然呢?”

    虞惜表情纠结,似是有话要说。

    靳灼霄见状问:“怎么了?”

    虞惜短暂犹豫过后,才有些心虚地说:“靳灼霄,开学我想继续住校。”

    她话音未落,靳灼霄脸就拉下来了,看着虞惜的眼神有种被抛弃的感觉,生气之余,莫名又让人察觉一丝委屈。

    因为泡在温泉里,靳灼霄整个人看着比平时白嫩,他上身没有穿衣服,线条流畅的肩颈和漂亮紧实的肌肉一览无遗。

    更关键是靳灼霄的头发因为沾水都被撩起,饱满的额头裸露在外,致使他这张深邃凌厉的脸帅的非常突出。

    被他看着,虞惜心里负罪感特别重,赶忙说:“你别多想,我没有其他意思。”

    靳灼霄:“那你是什么意思?”

    虞惜抿抿唇,解释说:“我觉得住校上课会比较方便,毕竟咱们课表不一样,不可能每次都顺路,我总不能每天都让你送我上下学。”

    靳灼霄蹙眉:“我又不介意,反正路程不是很远。”

    “但我介意,”虞惜语重心长地说,“靳灼霄,我们都有自己的事情要做,我不希望你把时间都花费在我身上,这样你会很累。”

    靳灼霄:“”

    见靳灼霄不说话,虞惜以为他在认真考虑自己的话,又说:“而且我们宿舍现在只有我和伊宁在住,如果我也不住了,就只剩下伊宁一个人了,多孤单啊。”

    其实虞惜还有一个考虑,就是靳灼霄在学校里太扎眼了,如果被人知道他们现在已经同居了,怕是还会有风言风语传出来。

    虞惜倒是不怕他们知道她和靳灼霄的关系,只是在学校还要待几年,不想被人过多关注个人生活,也不想被议论。

    靳灼霄耷拉着眼睑默然许久,突然问:“你是不是嫌我烦了?”

    虞惜:“?”

    合着她说了半天,靳灼霄一句都没听进去?

    不过美色面前,虞惜耐心还是比较多的,无奈道:“没有啊,我怎么可能嫌你烦。”

    “那你说你有自己的事情要做,不就是想跟我划清界限,让我别打扰你。”

    靳灼霄看向她,语气怨念:“乔伊宁一个人住校就是孤单,我自己住就不孤单了是吧?”

    虞惜:“”

    这是在断章取义吗?好清奇的角度。

    “我没有跟你划清界限的意思,我只是希望你把不该耗费在我身上的时间用来安排自己的事,毕竟你现在都大三了,以后会越来越忙的,我也不能一直依赖你。”

    虞惜说:“而且你之前不也一直是自己住的吗,你也说了我们距离不远,我只是上课的时候留在学校,周末还是会过去陪你的,好不好?”

    靳灼霄思忖两秒,终于松了口:“可以是可以,不过我有一个条件,你要是答应我,我就让你住校。”

    “”

    以靳灼霄的调性,虞惜有种不太好的预感,带着些防备问:“什么条件?”

    靳灼霄视线落在她胸口,弯了弯唇,懒声懒调地说:“你让我给你买新内衣,我就让你住校。”

    虞惜:“?!”

    天杀的,她就知道!

    虞惜又气又窘,脸蛋被蒸的更红了,憋了半天就憋出一句:“你怎么这么不要脸,趁火打劫!”

    靳灼霄挑挑眉,坦荡地承认道:“对,我就是趁火打劫,你就说同不同意吧。”

    虞惜恨得牙痒,她现在怀疑靳灼霄刚才都是装的,就等着套路她呢。

    这人也是真有耐心,买内衣的事都是多久之前了,现在还惦记。

    虞惜知道这次不答应,下次靳灼霄还会找机会再提。

    可如果答应了,她都不敢想靳灼霄会给她买多花哨的款式,真是让人崩溃。

    虞惜焦灼的思考许久,要求道:“那你不能买乱七八糟的款式。”

    靳灼霄脱口问:“为什么?”

    好好好,他果然就是想买乱七八糟的款式。

    虞惜瞪他:“你要是买一些不堪入目的衣服,被别人看见怎么办?”

    “只让你在家穿,”靳灼霄语气确定地说,“除了我,别人不会有机会看见。”

    虞惜:“”

    她越来越觉得住校是一个正确的选择了。

    靳灼霄追问:“这次可以了吗?”

    虞惜咬紧下唇,破罐破摔一般点了点头,然后急忙补充条件:“毕业之前,我都要住校。”

    靳灼霄眼珠微转,应道:“可以。”

    看靳灼霄答应的这么利索,虞惜反倒有点忐忑了。

    她不知道靳灼霄是暴露本性了,还是中邪了,怎么好像越玩越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