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2507章 后劲不足

    刹那间秦小飞手中的归一剑,在灵力的催动下,幻化出数百道铺天盖地的剑影如同一朵白云一样,朝着王远的面门压了下去。

    王远攻势一滞,心中却是大骇,他的这套狂风刀法主打的就是以快打慢,好完全掌握攻击的节奏。

    虽然后劲不足,但是一般的修士根本挡不下他这么多刀。

    只是他今天遇到了秦小飞,不仅挡下了他所有的攻击,而且甚至还能找准机会发动攻击。

    “的确了不起!”王远大赞一声:“只不过你未免也太小看我了!”

    “我刀狂也不是浪的虚名!”

    “一刀纵横!”

    王远手中刀光大盛,一股纵横天下的刀势从其身上迸发而出,瞬间将秦小飞的剑影全都逼退。

    随即王远的身形更是迅速在空中连续变换,迅速幻化出百道身影,同时斩出无数道刀芒朝着秦小飞劈了过来。

    底下的修士看着王远的这一招,纷纷都是开口叫好:“好一个刀狂王远,他的刀是越来越快了!”

    “这无数道身影虽然都是幻象,但却也能打出实打实的刀芒,当真是了不起。”

    而秦小飞自然也是看出这一招的不凡之处,这些幻化出来的身影并不是由灵力凝成,而是王远的速度极快,几乎是在同一时间斩出一刀,才能达到这种效果。

    “这招不错,可惜,你的速度还不够快!”秦小飞微微一笑,单手提起归一剑瞬间消失在原地。

    “砰!”

    王远的刀芒瞬间全部扑空,没有伤到秦小飞分毫。

    而等下一秒,王远的身影全部消失,等一众修士再凝神看去,却见秦小飞凌空而立,手中归一剑却是已经指着王远的喉咙。

    王远也是忍不住咽了口唾沫,额头冷汗直冒。

    他一直以自己的速度为傲,可是却竟然在速度上败给了秦小飞。

    若是秦小飞想杀他的话,现在他已经神魂俱灭了。

    刚才秦小飞只是以灵力催动了他的鬼影步而已,其速度却是已经快到了极致。

    “你似乎心有不服?”秦小飞看出王远眼神中的不甘之色,淡笑道:“那我再给你一次机会。”

    “使出你的全力出手一次,若是我接不下你这一刀,我就算输怎么样?”

    说着秦小飞当即收回了归一剑。

    王远眼睛瞬间瞪得滚圆,当即大喝一声:“你的确很强,但是你的自负会让你吃大亏的!”

    “今天我就给你一个教训!”

    随即王远身上瞬间灵力激荡,手中柳叶长刀爆发出强大的威力,拦腰一刀朝着秦小飞劈了过去。

    这一刀极快,快得几乎破开了空间。

    “当!”

    但是却被秦小飞轻松挡下,而王远却也并不意外,居然直接一抽刀柄,一把细剑从刀身中抽出,随即如同灵蛇一般朝着秦小飞的手上攻去。

    原来王远真正的杀招底牌乃是刀中有剑,出其不意!

    王远倒也并没有杀秦小飞的意思,刚才秦小飞让了他一招,所以这一招他并没有攻向秦小飞的要害,只是想让秦小飞得到教训,也给自己找回一些面子。

    只不过秦小飞却也是早有防备,淡然地伸出两指,轻而易举的夹住了王远的剑。

    “你,你……”王远一脸不可置信:“你怎么可能会这么快!”

    他的这一招底牌从来没有失手过,但是没想到今天却栽了!

    秦小飞却没有回答他,手上灵力一振,王远的剑瞬间化为无数碎片。

    “你要练刀就练刀,为什么要贪心又练剑?”秦小飞冷声道:

    “刀中有藏剑,的确出其不意,但你将刀法与剑法混为一谈,刀也练不好,剑也平平无奇,你能活到今日,只能说你的运气真不错!”

    “耍这种小聪明,迟早会害死你!”

    王远听到这话顿时整个人精神一振,这句话他的师父也曾跟他说过,可是他一直不以为意,因为他还没遇到能挡住这一招的对手。

    可是今天他却彻底明白了这句话的意思。

    王远身子一软,“噗通”一声跪在秦小飞面前:“前辈,我认输了!”

    秦小飞没再理会这王远,而是你扭头看了一眼万剑山那边,算了算时间现在应该差不多了快到阵法启动的时间了。

    于是便扭头朝着下面一众修士朗声开口道:“你们简直全都是些废物,没有一个能入我眼的。”

    “一起上吧,让我看看这灵界的人族修士到底有几斤几两!”

    这句话瞬间将所有的修士给骂得抬不起头来,终于有人忍不了了:

    “诸位,这秦小飞本就是个卑鄙小人,我们没必要跟他讲什么道义!”

    “一拥而上,杀了他,夺回我们被他偷走的东西!”

    “没错,一起上!”

    刹那间周围修士纷纷响应,三宗六派的修士的纷纷腾空而起催动法宝一齐朝着秦小飞攻了过去!

    秦小飞嘴角却是微微勾起一抹笑意,浑身灵力迅速汇聚,使出移魂化影,刹那间数万个秦小飞瞬间出现在这些人面前。

    当初在地府习到的这功法,经由现在的秦小飞灵力催动,却是已经变成了如此强悍的神通。

    原本想仗着人数优势对付秦小飞的一众修士彻底傻眼了,现在他们这么多人反而被秦小飞一个人给包围了起来。

    “大家不用怕,这不过是秦小飞的分身而已,实力肯定没有那么强!”

    有人大声喊道:“不过是用来唬人的而已!”

    “我们一起上!”

    刹那间,这方天地间响起一阵喊杀声,刀光剑影,各种颜色的法宝跟神通四处激荡,一场大战爆发!

    这么多的修士却居然与秦小飞的这些分身斗的旗鼓相当。

    秦小飞的分身虽然实力的确不如秦小飞本尊,但是却都能使出无名剑法,一些道行不够的修士甚至连秦小飞的这些分身都不是对手。

    而就在这边众人激战正酣的时候,一股灼热而又狂暴的气息突然从万剑山上传来。

    在一边观战的独孤云眉头一皱扭头看向万剑山方向:“难道……”

    “砰!”

    一声巨大的爆炸声传来,无数狂暴的灼热气息瞬间席卷整个战场!

    众人脚下山头的花草树木瞬间被蒸发消失,

    只剩下光秃秃的山头,道行一般的修士甚至直接身受重伤,从空中坠落下去。

    “这,这是什么神通!”龙怀玉一脸不敢相信:“难道他想毁了琅琊剑阁?”

    “呼,终于结束了。”

    秦小飞也是松了一口气:“没想到这地心之火爆发的威力这么强。”

    “我都将他们引到这么远的地方了,居然还有人受伤。”

    “诸位,停手吧!”秦小飞在一瞬间收回所有的分身,随即将他们的之前丢失的东西全都扔了回去。

    “这是你们的东西,一样都没少,原物归还。”

    所有的修士都是满脸的问号,不知道秦小飞这是什么意思。

    “之前挑衅诸位,只是为了引各位来此罢了。”秦小飞解释道:

    “实属不得已而为之,请各位不要见怪。”

    “不过若是有谁觉得不爽,也可以尽管来找我,我一定奉陪!”

    话音刚落,独孤云火急火燎地冲到秦小飞面前:“秦道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请你说清楚!”

    “刚才好似是我琅琊剑阁的地心之火被引爆了,我琅琊剑阁大半都被毁了!”

    此时的独孤云已经彻底急了,若是秦小飞的解释不合理的话,他绝对不会忍下去的。

    “额,此事有些复杂……”秦小飞缓缓地将所有的事情娓娓道来。

    弄明白事情的原委之后,众人纷纷都是对秦小飞感激不已,刚才那地心之火的爆发威力他们都是有目共睹。

    如果现在他们真的全都在琅琊剑阁举办论剑大会的话,恐怕能活下来的十不存一。

    “原来是妖族的阴谋!”独孤云面无表情的说道,可是他身上那凌厉的剑气却在告诉众人此时他有多么的火大。

    而且秦小飞那句如果得知这消息是一个妖族告诉他们的,谁会相信,也让他们全都感觉无可奈何。

    秦小飞说得不错,他们没有人会相信一个妖族说的话。

    “如此说来,倒是秦道友以一人之力,救下了我等啊!”长春子感慨道:“如此心胸,我等自愧不如。”

    在场的各门各派的修士无一不被秦小飞的这种为救人甘受千夫所指的气概所折服。

    一众修士纷纷向秦小飞表达感激之情。

    龙怀玉也是冲上来拍着秦小飞的肩膀笑道:“我就知道秦兄肯定不是那种人。”

    “果然不出我所料!”

    秦小飞却是微微一笑朝龙怀玉勾了勾手:“你刚才赚了不少吧,我也不贪心,我们三七开。”

    龙怀玉笑容一僵:“秦兄,你这还叫不贪,怎么才给我七成啊?”

    “七成是我的。”秦小飞毫不客气的说道:“给你三成已经是看在你刚才没有跟我作对的份上,否则你一成都别想要。”

    龙怀玉顿时满脸苦涩:“那你还斩了我半截龙角,这怎么算?”

    秦小飞看了一眼他的龙角:“那好吧,再多给你一成。”

    “没的商量了。”

    龙怀玉点点头生怕秦小飞反悔赶忙拿出一袋子上品灵石扔给秦小飞:“这是三千上品灵石,足够你天魂宗重开山门所用了。”

    他

    也知道秦小飞需要这些灵石是为了天魂宗。

    秦小飞满意的收下灵石,正准备去找独孤云说一下楚南风跟楚燕归的事情,但却无意间看到龙怀玉的那半截龙角居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长了回来。

    这让他瞬间有种被龙怀玉骗了的感觉。

    不过现在不是计较这些的时候,他找到独孤云解释道:“道友,你的二弟子也是为了万剑山,现在真相大白,差不多就……”

    独孤云却是打断道:“剑阁从来没有收回成命的前例,既然这条路是他自己选的,就没有后悔的机会。”

    “我自然不会再怪他,他也不是琅琊剑阁的叛徒,但他已经不能再重回剑阁了。”

    “这是琅琊剑阁的门规,请秦道友不要多做干涉。”

    秦小飞听到这话,也就不好开口再劝了,只能替楚南风感到惋惜。

    紧接着独孤云带领着一众剑阁弟子返回了万剑山,现在琅琊剑阁遭受重创,必须得尽快重建了。

    而且这件事他一定会找妖族报复回来。

    而就在这时忽然有修士叫住独孤云:“剑圣前辈,这次的论剑大会……”

    一边的长春子却是开口道:“你们觉得这次论剑大会还有举办的必要吗?”

    “秦道友以一人独战我灵界三宗六派,无一人是他敌手,还有谁能与其争锋?”

    此话一出,周围的修士也都是纷纷点头赞同,没有人再提论剑大会的事情。

    各门派纷纷朝秦小飞表示了感激之后,便渐渐各自散去了。

    一些跟琅琊剑阁关系较好的门派则是出力帮忙重建剑阁。

    秦小飞也借着这个机会跟各大派说了一下天魂宗重开山门的事情,届时邀请他们前来。

    面对秦小飞的邀请,自然是没有人拒绝。

    等忙活完这些事情之后,秦小飞便带着龙怀玉一起下山了。

    而来到山脚下之后,正好碰见楚南风正泪流满脸地跪在山下恭恭敬敬地朝着琅琊剑阁磕了三个头。

    楚燕归则是在一旁一言不发的看着自己的哥哥。

    等楚南风磕完头之后,秦小飞便开口问道:“你今后有什么打算?”

    楚南风摇了摇头:“我不知道。”

    “若是没处去的话,就先到天魂宗呆着吧。”秦小飞邀请道:“等你若是找到了去处,随后可以走。”

    楚南风顿时有些不知所措了,他不知道该怎么办。

    秦小飞则是扭头看向楚燕归:“之前你说的那两个消息,现在可以告诉我了吧!”

    楚燕归点点头:“所谓天河,就在灵界最东方的尽头,那里有一条河是灵界所有河流的发源地,也是妖族起源的地方。”

    “栖息在那里的上古大妖数不胜数,你要是去的话,还请小心。”

    “而另一个关于苗月月的消息,她现在就被关在妖族的分支虫族那里。”

    “她似乎非常擅长培育强力的虫族后代,所以现在被虫族奉为上宾,成了虫族非常尊敬的大祭司,你倒也不用担心她的安危。”

    秦小飞顿时放下心来,其实他也早就有所料,如实苗月月现在深陷危险的

    话,楚燕归绝对不敢拿这个消息跟他谈条件。

    否则苗月月有个三长两短,秦小飞岂会放过她?

    “那你呢?”秦小飞接着问道:“你有妖族的身份,今后打算何去何从?”

    “我当然是跟着我哥了。”

    楚燕归想也没想就回答道:“他去哪里我就去哪里。”

    秦小飞微微点头,却是有些好奇的问道:“你是妖族,你哥哥却是人族,你们两个到底是怎么成为兄妹的?”

    “这跟你有什么关系。”楚燕归一扭头冷哼道:

    “不要多管闲事。”

    楚南风却是起身呵斥道:“妹妹,不准对秦前辈无礼!”

    “无妨。”秦小飞却是摆了摆手:“你们若不想说我也不勉强。”

    “这次你们也算是帮了我一个大忙,以后若是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可以尽管找我。”

    “刚才我的话不论什么时候都有效,我还有事,就此别过吧!”

    说完便直接回了临安城,而龙怀玉也因为没有其他的事情,被秦小飞直接赶走了。

    他有事没事总是死皮赖脸的想赖在临安城,秦小飞怎么可能会惯着他。

    秦小飞也是跟江婉月交代了一声,让她全力寻找璇玑仙子的下落就行。

    而九霄商会却是自从有了秦小飞的庇佑之后,迅速地发展壮大,不少宗门势力都会卖给秦小飞一个面子。

    因为之前秦小飞独战灵界三宗六门的事情已经彻底传开了,秦小飞的名声在灵界一时间风头无两。

    所以九霄商会的生意越做越广,而寻找璇玑仙子的事情也渐渐地有了一些眉目。

    与此同时,秦小飞的名声也传到了妖族这边,楚燕归背叛的事情妖族也已经知晓。

    南荒之地,妖族的大本营的议事大帐里。

    一头长发,皮肤黝黑,闪着一双猩红色眸子的妖族之主皇霸天一脸慵懒的坐在上位缓缓的开口道:

    “谁能出来跟我解释一下,这次计划为什么会失败?”

    “如此大好的机会被你们白白浪费,难道你们就没有想解释的吗?”

    一个浑身长满树皮的老头站出来说道:“此事都是兽妖一族识人不明,派出去的内应居然背叛,这才导致我妖族坐失良机!”

    “此举直接导致我妖族进攻人族计划落空,此后三百年我妖族怕是要逐渐凋零,我认为兽妖一族的族长应当承担这次责任!”

    “应该让其受铸诛魂灭尸之刑!”

    “树妖,你少在哪里血口喷人!”一个长着牛角,满脸横肉脾气暴躁的汉子一拍桌子站了起来:

    “我们起码出力了!你们呢,你们干什么了?就知道在一旁坐享其成!”

    “行了,青木,牛蛮你们两位也是一族之长,如此吵闹成何体统。”这时候边上一个身上穿着七彩羽毛织成的女子开口了:“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要弄清楚是谁破坏了我们的计划。”

    “大祭司,我们已经弄清楚了。”牛蛮恭敬的一拱手说道:

    “是一个叫秦小飞的人族修士,那猫妖楚燕归跟秦小飞串通一气,及时将人引走,这才导致我们计划落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