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097章 豪迈鲁提辖,不羁泼韩五

    又过十余日,武松与同行的三个汉子已来到了大名府。武松口中那被称作“泼韩五”的汉子喜滋滋地骑在那匹被他驯服的野马上,当日在二郎山中那马仰蹄猛掀、狂奔乱跳,也不曾将泼韩五摔下马来,泼韩五只顾着双手揪住马鬃,重拳连捶。

    那野马发了狂性,直朝着山沟深渊冲去,哪知泼韩五更是个不要命的泼汉,他只顾制住那野马,在离悬崖一步之遥的距离前将那暴烈的野马降服住了。

    武松瞧泼韩五那副骄纵张狂的模样,不住说道:“你这泼韩五,恁地不惜命!若是那日有丝毫差池,只怕你早已坠落山崖摔个粉身碎骨,哪由得你这般狂劲!”

    泼韩五嘿嘿一乐,说道:“武都头,咱们在行伍中讨活路,做的本就是刀口上舔血的勾当!我只知人若是命硬骨头硬,便是阎王老子也不敢轻易收他!”

    鲁提辖听了哈哈大笑,说道:“你行事倒合洒家脾胃!只是咱西军出身的,虽多是不怕死的好儿郎,可也不似你泼韩五这般浑不吝的习气!”

    “我只当鲁提辖是在夸我韩五的好。”泼韩五笑道:“武都头、鲁提辖,这一路下来辛苦的紧,这好马由得两位哥哥骑着耍耍?”

    鲁提辖一摇蒲扇般的大手,说道:“罢了!你不惜命降服的宝马,洒家不占你这份便宜!这已到了大名府,你说要将这好马赠予那萧唐做贺礼,只怕到时又舍不得。”

    泼韩五轻抚着那宝马的银色鬃毛,这匹当日野性暴躁的烈马,此时被他骑在身上再没半分脾气。泼韩五爽朗一笑,说道:“值甚么?我既能治住它,哪还愁日后不再赚几匹好马来?”

    武松等人正说着,已然来到萧唐位于大名府的庄院中。武松打眼望去,正瞧见有个汉子正往府内走去,那人倒也是武松相识的,他朗声笑道:“薛永兄弟,好久不见了!”

    薛永一愣神,他回头望去,见是武松,登时大喜道:“武松兄弟!你终于回来了!我家少主正念叨着您呐!快快请随我入府,好教少主欢喜!”

    武松又向薛永引荐了随行的三个汉子,薛永的祖父也是老种经略相公帐下的军官,是以他对西军出身的将士更有股亲切感。薛永又向众人叙了几句闲话,便匆匆带武松等人进了府院。

    萧唐正在府中与燕青、许贯忠相谈着,忽然就听薛永喊道:“少主!武松兄弟到了!”

    萧唐听罢大喜,他与燕青、许贯忠奔到前院见到武松,两人俱是一愣。两年多未见,他们都感觉到彼此的气质都有了明显的变化。

    武松见萧唐较之以前,更添几分刚毅阳刚之色,这两年多来打熬身体,使得萧唐的精气神早已今非昔比。而武松经历数次战场杀伐,让他原本神威凛凛的气质更添股极具侵略性的豪迈。

    “武二哥,你终于到了!”萧唐喜悦之情溢于言表,而武松重重点了点头,笑道:“兄弟!你也教我好生想念!苏家妹子现在何处?也祝你和苏家妹子永结同心,百年好合!”

    这时就听武松身旁的军官说道:“你便是萧唐?闻名不如见面,见面胜似闻名,端的一条好汉子!”

    这几人应该就是武二哥在延安府结识的西军好汉了吧?萧唐瞧那几人:那个大胡子军官威风豪迈,气概竟不输于武松。他身后的那个麻脸汉子身子健壮,似也颇有几分力气。最后那汉子牵着匹神骏的高头大马,正斜着眼睛,直上直下打量着萧唐。

    武松向萧唐介绍道:“这位鲁达鲁提辖,也是条奢遮的好汉!本来鲁提辖在延安府老种经略相公帐前任职,这次奉调令前往渭州小种经略相公手下行走,趁空闲时便与俺同行,来喝兄弟你的喜酒。”

    鲁达一抱拳,向萧唐爽朗笑道:“你既是二郎的兄弟,洒家又多曾闻得你的好名字,今日一见,且要与你好好吃上顿酒!”

    萧唐心中剧震,鲁达鲁提辖,正是后来的花和尚鲁智深,更是水浒中气盖霄野的大豪侠,没想到武松这次充军延安府,倒使得这两个青州三山绿林的领军人物,更是梁山好汉中步战数一数二的人物提前相识!

    梁山一百零八好汉中若论扶危济困,疾恶如仇,恐怕那一百零七人都不及这鲁达。鲁达无论在渭州做官,还是出家落草,都不失刚爽豪迈的性子,水浒中让萧唐由衷佩服的英雄人物,绝对要算上这鲁达鲁智深。萧唐忙抱拳道:“久闻鲁提辖大名,在下仰慕久矣!今日一见,足慰平生!”

    鲁达笑道:“洒家不过是在延安府老种经略相公帐前听令的粗卤汉子,有甚大名叫你来仰慕?洒家是爽利人,你既是武二郎的兄弟,又何必与洒家这般客套?”

    这时武松又向萧唐介绍那麻脸汉子,说道:“此人唤作汤隆,江湖人称金钱豹子,祖辈皆以打造军器为生,其父本是我延安府的知寨官,叵耐这厮好赌成性,败光了家财没了去处。俺想兄弟你家大业大,这汤隆于炉冶钳锤之道又有几分造诣,便将他引荐过来,叫兄弟你多个帮手。”

    汤隆可不似鲁达那般豪爽托大,他忙唱喏施礼,向萧唐说道:“久闻大名府萧任侠大名,也幸得武都头引荐有幸拜识。若蒙萧任侠提携,小人愿随鞭镫,以报恩德。”

    金钱豹子汤隆,按照他在水浒里的轨迹,本来这汤隆因好赌成性离了延安府,流落到河1北武岗镇上靠卖艺打铁为生,后来被去请入云龙公孙胜的李逵撞见,便也将其带上了梁山。

    而现在这个水浒世界早已起了变化,武松充军至延安府,没想到却结识了他,现在更是将这个金钱豹子引荐到自己府上来。

    这个汤隆不但好赌,上了梁山后更是为立功劳,将其表兄金枪手徐宁给诳上了梁山。徐宁身为禁军金枪班教师,并不是林冲那般遭高俅构陷,被逼上梁山,也不似杨志那般在花石纲、生辰纲上连番栽跟头,不得已与鲁智深、武松做了二龙山三大头领之一。皇帝身前好好的御林军官,却被自己这功利心重的表弟骗得落草为寇。

    从水浒中也能看出汤隆与徐宁的关系并不怎么亲近,汤隆的父亲汤知寨病逝了,徐宁以“官身羁绊,路途遥远”为由并未前去吊唁,当汤隆拿出二十两蒜条金相赠时,徐宁只推脱一番,便也笑纳了。

    饶是如此,在梁山上的汤隆为了多些人脉关系,毫不犹豫地便把这个钩镰枪法极为了得的表兄给拉下水,只能说这金钱豹子是薄情之人。

    可看在武松的面子上,汤隆这个世代军器制造家的传人手艺也是过硬的,眼下他又正是落魄的时候,萧唐也不惧汤隆又能如何算计到他头上来,便对汤隆说道:“既是武二哥引荐之人,以后府中打造一应器械之事,还要仰仗汤兄的本事。”

    汤隆大喜,又没口子的向萧唐称谢。武松正要向萧唐介绍泼韩五的时候,石秀、时迁、段景住等也来到前院,善于相马识马的金毛犬段景住一见泼韩五牵着的那匹白鬃骏马,他眼睛一亮,赞道:“好一匹白雷飞骓,便是在辽国也不常得见,想不到却在这里见到这匹宝马!”

    泼韩五斜眼望向段景住,笑道:“你这汉子倒是识货!”他说罢又对萧唐说道:“萧任侠,我乃延安府西军武都头麾下副都头韩世忠,时常听武二哥提及你的名头,特来拜会。此马是我在路上所擒,权当新婚贺礼送与你了!”

    韩世忠!

    萧唐心里的震撼,丝毫不亚于方才武松向他介绍鲁达,这可是靖康之变后与岳飞岳武穆齐名的中兴四将之一,于赵州城、黄天荡、大仪镇屡次挫败如日中天的金国铁骑,武功赫赫的忠武蕲王!

    萧唐又想到这韩世忠确实是延安府人氏,眼下见他二十出头的年纪,萧唐知道他十七八岁从军之前,也是延安府内一个颇有名气的泼皮,嗜酒豪纵,不拘绳检。却没有想到他竟与武松同袍为伍,还是步军一正一副两个都头的身份。

    韩世忠见萧唐面露诧异,他心里也在盘算着萧唐的底细。韩世忠放荡不羁惯了,在军中也是个有名刺头。若论本事武松当年劈手夺刃连杀西夏数十人,那事韩世忠是看在眼里的,当即他便欲和武松讨教些拳脚刀术的手段,两人关系日渐紧密起来。

    而鲁达行侠仗义好打不平,在延安府也是被人交口称赞的提辖官,韩世忠便也只对他两人心悦诚服,后来常听武松提及自己在大名府的结拜兄弟萧唐,如今亲眼所见,韩世忠心里也很好奇这个面涅郎君,又被称作任侠的萧唐又是何等人物?

    韩世忠心里暗暗想道:瞧他这宅院富丽堂皇,手下众人也都似有几分本事,不过他是个含着金汤匙长大的富家少爷,养得几个闲人又有甚么稀罕的?你不过是当年救了个小娘子、杀了个恶霸而教世人称赞,那事换我又如何做不得?

    武都头将你夸出个花来,可你到底有何本事,也须让我过过眼才做得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