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269章 人间少师

    许无舟走下擂台,满脸的忧郁,一副哀莫大于心死的姿态,耸着脑袋无精打采。

    有气无力的站在祭坛之下沉默了许久,而后才悲伤的叹了一口气。

    这一幕看的不少人面面相窥,心想这是什么情况?

    这模样,难道是在上面什么都没有得到,并且还吃亏受打击了?

    “许无舟,你别装。

    快告诉我们,祭坛上到底有什么,你得到了什么。”

    一个武者徒然站出来,对着许无舟喝道。

    不少人顺着声音看过去,不少人惊呼窃窃私语:“元丰!天元古教的神藏境第一人,传闻他有望成为天元古教的传人!”

    “他居然也在九宫圣域,许无舟杀了天元古教弟子,这一次是来杀许无舟的?”

    “天元古教这些年霸道,门下的天骄被杀,怕就是来报仇的。”

    “……”众人盯着站出来的元丰,都露出敬畏之色。

    许无舟扫了元丰一眼,又耸着脑袋,一脸无精打采的模样。

    “许无舟,你以为装出这副模样就有用吗?

    把祭坛上得到的东西拿出来。”

    元丰又喝道,气势直接镇压许无舟而去。

    “滚!”

    许无舟被激怒一般,怒视着元丰,身上的气势同样宣泄出来,直冲元丰而去。

    两股气势撞击在一起,如同是两座山对撞,轰的一声卷起了无穷风暴。

    “找死!”

    元丰怒斥,气势再次狂暴,镇压许无舟而去。

    “本少心情不好,别惹我!”

    许无舟怒瞪着元丰。

    “不说出在祭坛得到什么,今日想要杀你的人很多!”

    元丰冷声道,“你以为装出这样一副模样就有用吗?”

    许无舟扫了一眼元丰,而后目光扫向其他武者,不少武者蠢蠢欲动,显然都想知道许无舟得到了什么。

    “你们都想要知道得到什么?”

    许无舟嗤笑了一声,看着这些人不满的说道,“我认为你们不会想知道的!”

    “祭坛秘密由来已久,阁下还是告诉的我们为好。

    要不然我们为了解惑,只能对你出手了。”

    有人喊道。

    “你们想知道,那告诉你们又如何,只是你们听后不要后悔。”

    许无舟哼道。

    这一句话让不少人面面相窥,都不解的看着许无舟。

    “我在祭坛上得到神通!”

    许无舟回答。

    一句话,让无数的武者瞪大眼睛的看着许无舟。

    不少人眼睛都通红了,呼吸急促起来。

    神通,他居然在祭坛上得到神通。

    神通是什么啊?

    这是绝世秘术啊,有逆天改命之神威的法门啊。

    很多大教,都不一定拥有神通,这代表着一种无上的底蕴啊,许无舟居然得到这东西,谁能淡定!黛夭夭和周姒也一怔,哪里想到许无舟得到神通,并且直接说出来。

    他知道这说出来的后果是什么吗?

    无数人会眼红的!“交出神通!”

    元丰呼吸急促起来,全身都颤抖,他要是得到神通,天元古教传人的位置就稳了,无需和他的几位师兄争夺。

    “神通传承给我,我交不出来。”

    许无舟回答元丰说道,“呵呵,你们以为我想得到这神通?

    笑话,这神通并没有什么用,只是责任而已。

    能摆脱掉,我求之不得!后悔啊,道宗古籍上只记载怎么上祭坛,却没有告知祭坛上有什么东西,要早知道是这些,打死我也不上去。”

    一句话说的很多人错愕的看着许无舟,这可是神通啊?

    怎么你一副吃了大亏的模样。

    想到刚刚许无舟的表情,有人忍不住问道:“难道得到这神通,给你造成了伤害?”

    “那倒是没有,神通传承给我,很顺利。”

    许无舟回答道,“并且借此,我因此而悟道。”

    众人想到刚刚许无舟的天象虚影,心想也不知道许无舟悟的道怎么样。

    只是……没有造成伤害,你这么表情做什么?

    “是责任!”

    许无舟道,“我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上祭坛要长得好看,要有功德,并且善良了。

    因为,这是先圣们在选人族少师。”

    “人间少师是什么意思?”

    不少人迷茫的看着许无舟。

    许无舟听到众人的询问,又一脸难受和悲伤,耸着脑袋什么话都不想说。

    黛夭夭和周姒也对望一眼,心想到底是什么情况。

    两人见许无舟这模样,都有些好奇了。

    周姒询问许无舟:“人间少师是什么?”

    “是责任,是束缚。”

    许无舟苦着脸道,“我性子向来懒散,只想自己过得好,身边的人过得好,如何愿意担起责任,如何愿意被束缚。

    早知道,我打死也不上这祭坛了。”

    “什么责任,什么束缚?”

    众人越发的疑惑。

    “先圣们认为,少年强则人族强。

    所以,为了人族的传承,先圣们立下这个祭坛,就是选人间最优秀的少年,以这个少年作为榜样,并且作为领袖和师者,带领人族这一代强者强盛。

    师者,传道授业解惑也。

    先圣留下圣谕,要我帮助人族少年一辈变强,担当人间少师的位置!监察和指引人族年轻一辈的道路。”

    许无舟道。

    所有人一脸懵逼的看着许无舟,这家伙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

    这祭坛是选少年师者、少年领袖?

    他们怎么都不信呢?

    黛夭夭和周姒,更是想要一口唾沫吐许无舟脸上。

    这家伙还真是敢胡言乱语,就这样几句话,就想让人族年轻一辈认他为老师和领袖?

    你想地位想疯了吧?

    “许无舟,你认为你信口开河有什么用吗?

    真当大家是傻子?”

    元丰怒斥道。

    “信口开河?”

    许无舟嗤笑道,“这人间少师的地位,我根本就不想做。

    你以为我有兴趣?

    呵呵,要不然这样,你们所有人都开口逼我不准做人间少师。

    只要你们都这样说,我就敢再上祭坛发誓,拒绝这个位置。”

    “你发誓拒绝就拒绝,为什么要我们所有人逼你?”

    元丰讥讽道。

    “先圣们立下的法则,你以为这么好拒绝的?

    我要是敢乱来,马上法则降下天雷劈死我,我还不想死。

    但是你们群情激愤都不认可我,这样我就能裹你们的意来说服先圣们。”

    许无舟道。

    “呵呵,人间少师,许无舟,你不觉得好笑吗?”

    又有人道,“你胡言乱语几声,就以为能骗过我们,进而不问你从祭坛上得到什么?”

    许无舟冷笑了起来,看了对方一眼道:“要不是刚被先圣逼着成为人间少师,立下赏善罚恶的誓言,我此刻就一巴掌打死你,一个神藏境二重,也敢在我面前叫嚣!哼,你要证明,那我就给你证明好了。

    万冲,你过来!”

    万冲站在那看戏,他自认实力不够,杀许无舟的事他做不了。

    可是那里想到,他躲在一处还是被许无舟盯上。

    他要用自己证明什么?

    证明自己是人间少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