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五十三章 四十成功力准备中

    “张五?”

    “你们听到了没有,他说他叫张五,好威风的名字哦!”

    “我们好怕呢!”

    “鹅鹅鹅鹅!”

    城门口先是一静,然后爆发出一阵惊天鹅笑。

    武林中人求的是一个威名,所以他们也最在意外号。

    名字是父母起的,除了某些武林世家,可以给自己的崽取名独孤剑、武无敌之类不要脸的名字外,普通人还得靠外号衬托。

    就比如眼前这群人,分别叫五虎断门刀、独臂求败、万臂主宰、昆仑下人、少林花蝴蝶和大漠小白龙。

    叫出来多么响当当!

    结果现在居然有人自称张五?

    “大魔神?”

    眼影和猛虎的身体,则有了瞬间的僵硬,甚至下意识地想要回头张望,但又在关键时刻止住,加快脚步。

    问题是能快到哪里去?

    他们变作了无名的父母韦耀祖和秋娘,一个是烂赌鬼,一个是普通妇人,都没有武功在身。

    这样的人遇到江湖中人械斗,匆匆避开,是完全符合常理的,可如果健步如飞,甚至身如鬼魅,那傻子都知道有问题。

    所以两人拼命提起平常人的极限速度,以一种在六星级轮回者看来慢如蜗牛的速度,向着城内挤去。

    可惜无用。

    下一刻,一阵风吹过,鲜血溅起。

    没有兵器交击声,没有惨叫呼喊声,只有一种血肉飞溅,泼洒出去的声音。

    哗啦!哗啦!

    鹅笑戛然而止,以五虎断门刀为首的人,神情凝固于一瞬,然后整个人陡然散开。

    那种散,就像是灭霸打了响指,化灰散去,偏偏血肉不是灰尘,所以画面就要残酷太多了。

    而且不仅是嘲笑张五的江湖人士,周遭看戏之人甚至离得稍近的无辜者,全部被卷了进去。

    瞬息之间,上百道生命气息消散,一道血肉龙卷,呼呼旋动。

    老农般的张五,站在血肉龙卷中,头微微扬起,双臂张开,露出酣畅淋漓的舒爽之色。

    他的身躯拔高,肌肉隆起,原先的皱纹成为了坚石般的纹路,蔓延出一股至凶至恶的血色战纹,配合上如火飘扬的赤发,整个人的气质瞬间大变,成了魔神般的人物。

    “真的是大魔神!”

    感应到那股让每个细胞都为之颤栗恐惧的压制,眼影和猛虎迈着小步子,几乎是连滚带爬的往前跑。

    这个世界,有龙、凤、龟、麒麟四大神兽,其中玄龟之血,被笑三笑饮下,成为了一位从上古时代活到现在的奇人,岁数比起徐福还要大得多。

    而这位老王八生了两个小王八,大儿子名叫笑惊天,一出生腰杆就刺破苍穹,故有此名,小儿子名为笑傲世,一出生……没啥异相,但为了配合哥哥,还是取了个牛逼轰轰的名字。

    否则弟弟叫哥哥时,口称一句惊天大哥,哥哥叫弟弟,口称一句狗蛋弟弟,那得多别扭?

    且不说名字问题,笑三笑的实力远比徐福来得强,可称半神,得到他血脉的笑氏兄弟,也是实力上最强的反派,铁板钉钉的六星级巅峰,轮回者排列的风云十大威胁榜的人物。

    能够上榜的,都是可对六星级造成致命威胁的存在,笑惊天外号大魔神,一拳可以打爆徐福,两拳可以打死现在的武无敌……

    徐福:w(?Д?)w

    武无敌:(⊙?⊙)

    没办法,藏龙卧虎的世界,就是这么可怕。

    面对笑惊天这种本世界天花板的人物,即便是轮回者中的六星级大佬,也要根据其弱点下手,在笑惊天最强大的时期直撄其锋,哪怕能胜利也是惨胜,殊为不智。

    但笑惊天作为千秋大劫爆发时期的大反派,由于忌惮其父亲笑三笑,数百年一直蛰伏在东瀛,怎么突然来到了中原。

    “天煞孤星这么邪门的吗?”

    “走!快走!”

    眼影拉着猛虎,匆匆奔逃。

    他很清楚,天煞孤星不可能把一位大反派瞬移过来。

    大魔神早就在中原活动了。

    这是世界意识的影响。

    未出世的神兵功法机缘,被世界意志保护,成为了等闲情况下不能进入的副本,但隐世强者,却不在限制内,可以自由活动。

    比如徐福,比如武无敌,也比如笑三笑父子。

    世界意识恨不得借助他们的手,多杀一些轮回者。

    不过世界意志只能引导,并没有办法改变笑惊天忌惮父亲的心理,因此笑惊天的此行还是秘密前来的。

    他化名张五,出现在无双城门口,本来大家擦身而过,相安无事,谁又能晓得一位老农,是大boss正巧路过呢?

    结果由于长时间的压抑,导致的烦躁易怒,杀意四起,笑惊天突然挑事,找了个机会在无双城前大杀特杀,偏偏被眼影和猛虎撞见,这种巧合,才是天煞孤星……

    “卧槽尼玛呢!”

    想到如果自己俩人还在城主府周围,大魔神暴起也与他们无关,可才当了半个时辰无名的老母,甚至没有见面,就近距离遭遇到六星级巅峰的剧情强者,眼影心中大骂,然后突然感到后背一热。

    两道犹如超人热射线般的灼热视线,落在了上面,瞬间在他光滑的背上,拔了两个火罐。

    “我们不该跑的!”

    眼影之前一直伪装普通人,也不敢外泄力量,以免引发笑惊天的警觉。

    但他现在眼角余光一扫,心顿时一沉。

    因为就他们两个在逃跑。

    周遭数百米之内,仿佛定格成了一幅静态的画卷,有两个动态的小人落入其中,奋力逃亡。

    就是这样的感觉。

    按理来说杀戮一起,城门口应该尖叫四起,众人四散奔逃。

    可偏偏所有人都呆呆地站在那里,仿佛泥雕木塑,连恐惧的颤抖都没有。

    那是武道之意形成的全面凌驾,彻底压制。

    我让你喊,你才能喊!

    我让你动,你才能动!

    否则就得乖乖站好,无念无想!

    连恐惧的资格,都予以剥夺!

    这才是魔神!

    而经由这一对比,身怀规则之力的眼影和猛虎,下意识地抵御了这股压制,就如同黑暗中的萤火虫,是那样的鲜明,那样的出众。

    “没想到中原也有高手!只可惜胆子不大,跑什么,给老子过来!”

    笑惊天嘿然一笑,不惊反喜,五指成爪,遥遥一抓。

    真正的高手都希望击败强者,才能满足快感。

    之前笑惊天对无双城的不屑,固然是挑衅,也不作假。

    在大魔神眼中,十大门派和无双城,真的比蚂蚁强不了多少,都不用血洗,他一脚踩下去,能碾死一大片,有什么意思?

    能够抵挡他的魔威,才是值得真正出手的人。

    “趁着太阳还没落山,出手!”

    既然已经被识破,猛虎嘶啦一下,将韦耀祖的伪装撕下,恢复之前的虎身虎纹虎尾巴,长长的尾巴左右甩动了一下,很是畅快。

    强敌来得突如其来,猛虎也再无顾忌,双腿一曲,猛然跃起,两爪探出,以一种猛虎出涧的姿势,向着笑惊天直扑而下。

    “来得好!”

    笑惊天咧嘴,化爪为拳,一拳轰出。

    这一拳直来直往,目标正是猛虎锋锐的利爪,没有半分迂回躲闪。

    以血肉之躯硬接猛虎这堪比艾德曼合金的利爪,无疑是吃亏的,但当两者正式碰撞的一霎那,猛虎却觉得自己奋力刺中的,不是一个拳头,而是一片波涛汹涌,汪洋无际的大海。

    在看似宁静的海面下,无数猛恶海怪正在排着队,咧着嘴,就等着他的利爪刺下,一拥而上,将之撕成粉碎。

    千钧一发之际,他的心为之一悸,下意识收了三分力,然后又暗道不妙,再想加劲,拳势已然爆发。

    就是一拳,没有特别的招式,但那些潜藏在海面下的无数海怪,全部现出身形,争先恐后地撕咬过来,生怕晚了一步,就连残渣都吃不到嘴。

    猛虎发出闷哼,利爪上顿时出现了密密麻麻,犬牙交错的细碎缺口。

    这不是单纯的真气运用,而是血肉意志择人而噬。

    原本是虚化的力量,在武道之意下转为实际的杀伤,作为直接的攻击点,化作无数尖利的牙齿撕咬在上面,咔擦咔擦,拼命撕扯。

    “嗷呜!”

    所幸千钧一发之际,猛虎尾巴一压,虎踞龙盘,仰天咆哮,发出威震山林的声音。

    无形的音波,顿时扩散而出。

    这股音波作用的正是血肉层面,狂风呼啸,令牙齿一滞。

    同时外部猛虎尾巴一转,整个人疯狂旋动,化作旋风,继续朝着笑惊天深深刺下。

    笑惊天自始至终都没有改变动作,就是一记上勾拳。

    嘭!

    拳爪相交。

    笑惊天纹丝不动,猛虎居高临下,保持着一个进击的姿态,竟也纹丝不动,维持在了诡异的定格。

    只是如果将两人放大数百倍,就能发现他们每个毛孔都在收缩,天地元气化作真气和能量疯狂纳入体内,强强碰撞。

    终于,猛虎身子往下一沉,刺下去了一寸。

    就这短短的一寸,笑惊天所化的拳锋海洋内,外来的惊涛骇浪,顿时化作冲击波四散蔓延,将那些血肉意志化作的海怪统统盖下去,再朝下一劈。

    唰!

    海面被破开,海洋被撕裂,海底被凿穿,这一拳恐怖的内部爆发,才算是烟消云散。

    “普天之下,能接我张五一拳之人,不足五指之数,你可以自傲了!”

    可笑惊天仅仅是手往下一收,轻描淡写之间,再度向上挥出。

    砰!砰!砰!

    这回是接连三拳,第一拳轰出破灭崩碎,第二拳带出绝望嚎哭,第三拳则是无边毁灭。

    依旧不是什么特别的招式,只是笑惊天兴之所至,随意打出的拳法。

    如此才更可怕,他的举手投足之间,都有一种物竞天择,无从抗拒的爆炸性力量,让任何攻击的威力都无限攀升。

    面对这三拳,猛虎再也不敢接,却并不慌张。

    因为就在这时,一道身影突然窜出,绕在了笑惊天的身上。

    是同样撕下秋娘伪装的眼影。

    何意百炼刚,化为绕指柔,眼影的身体变得柔若无骨,如一卷保鲜膜,嗖嗖嗖的缠绕过去。

    “滚!”

    面对这种攻击,笑惊天就显得极为不耐了,右手出拳,保持不变,左臂一展,一股清晰如实质的力之澜流扩散,将眼影所化的保鲜膜扯得四分五裂。

    但正是这股力之澜流,把眼影撕扯开来后,却没有消散,而是如同遇到海绵的液体一样,被充分地吸收了进去。

    下一刻,恢复大波浪造型的眼影重新出现,但皮肤的色泽却产生了奇异的变化。

    冰冷、坚硬、呈半透明状,看上去不像是血肉之躯,反倒偏向于金属造物。

    那并不是真正的金属色泽,而是一股极度强横的力量流转,令汗毛根根竖起,力贯发梢,锋芒毕露,所导致的视觉变化。

    “咦?”

    笑惊天的目光从猛虎身上转了过来。

    因为他讶异地发现,这个人绽放出来的力量,酷似他的气息。

    确实如此。

    这一刻眼影体内的血肉意志,如同笑惊天一般,变作了无数择人而噬的的凶兽。

    每一个内脏,每一条经脉,每一寸血肉的力量,都疯狂地勃发。

    更为可怕的是,比起杂乱无序的凶兽,它们还有着统一的指挥。

    在神魂的所指下,成为了一支杀红了眼的军队洪流,挥舞着武器,冲击出去。

    反应到外界,眼影变作了一件人形的兵器,双臂双腿双肩双……反正是全身上下所有部位,都射出数百股、数千道、数万缕乃至无以计数的罡气,射向笑惊天!

    “嗷呜!”

    与此同时,猛虎继续咆哮,声波激荡,硬生生将笑惊天的三拳停滞了一瞬,整个身躯一转,尾巴抽向了笑惊天的后脑。

    仅仅是照面后的第二轮,两人就拿出了真本事,面对这无坚不摧,绞杀一切罡气罗网,笑惊天眼中绽放出真正的战意,右拳不收,借着那股力量离地纵起,避过猛虎的扫击,人在半空如陀螺旋转,然后出拳。

    哒!哒!哒!哒!哒!

    面对穿金裂石,来去穿梭旋绞的罡气,他的拳头依旧是那么直来直往,却在区区十数拳下,就结出一堵堵巨墙,从各个角度,向着四面八方平推。

    眼影和猛虎唯有暴退,再躲闪。

    一退再退。

    一闪再闪。

    他们避得过,无双城却避不过,就听惊天动地的声响中,无双城的北城门四分五裂,直接破碎。

    无数砖石尘土飞扬出去,城墙轰隆隆倒塌,并且以无可遏制的趋势蔓延出去。

    笑惊天的武道之意用以对敌,人群终于如梦初醒,尖叫着开始四散奔逃,犹如天灾降临。

    这就是高武世界绝顶强者的威势,一个人就是一支军队,破坏力甚至比起军队更加恐怖,覆灭一城,毫无难度。

    “好肆无忌惮的生命波纹!”

    与此同时,刚刚到了城中的黄尚,立刻望向城北城门口。

    他感到一股无比强大的生命光辉,哪怕远隔数千米,也如火炬般清晰可见。

    而伴随着这股生命光辉的勃发,是众多弱小的生命火苗的熄灭。

    黄尚身形一起,往那边掠去。

    电射星驰,须臾之间,就逼近了北门。

    远远就见劲气四溢,狂风呼啸,三道身影上天入地,斗得激烈绝伦,房屋一片接着一片倒塌,里面的百姓正在求救。

    “大魔神?”

    紧随其后的凤舞和文隆扑出,开始救人,黄尚握住英雄剑,看向那道魔神般的身影。

    玉石内的秀才,和绝世好胡内的云雀,同时看了上去。

    实际上无论是老实巴交的剧情人物,还是熟知剧情的轮回者,在真正看到笑惊天之前,都已经有了猜测。

    因为越是接近战场,他们越感受到一股恐怖的武道之意压制。

    武道之意是这个世界的特色,绝顶强者将自身武道凝聚成的意念,虽然没有规则之力划分得那么细致,但也具备着核心的特点。

    比如无坚不摧、无往不克、无坚不摧、无微不至、无孔不入、无所不在……

    无x不x的四字成语,基本上都可以往里面套。

    侧重各种不同,却都代表着武道在某一领域的最高成就。

    比如武无敌的武道之意,是无所不包。

    十强武道,志在囊括所有武道,穷尽一切变化,正是无所不包。

    而现在这股武道之意,是无所不为。

    善恶观念完全抹去,吾之意志就是绝对,没有不干的事情。

    黄尚的感受更为清晰。

    眼前这位魔神般的强者,在血肉意志的驾驭上,是进入这个世界后所见的第一人。

    以原剧情的破军举个例子,神魂屈服于血肉意志,血肉意志想要做什么,破军就做什么,这种与其称为入魔,更不如说是野兽。

    受到血肉欲望所支配的兽!

    而这人,则是硬生生将血肉意志为之扭转,成为了极具攻击性的魔。

    随我所欲,为我欲为的魔!

    大魔神!

    黄尚深深吸了一口气,面对这样的强敌,正是突破的最好时机。

    同时也是让轮回者充分发挥作用的最好时机。

    “不要啊!”

    意识到了什么,秀才脸色大变。

    但他什么都阻止不了,只有眼睁睁地看着无名英雄剑出鞘,旋转一百八十度,笔直地位于身前,剑身一横,直刺苍穹:

    “神龙招来!”